alexa
置頂

中國近代史的漏網之俞-俞大維傳作者的一封公開信

文 / 李元平    
1992-02-15
瀏覽數 13,100+
中國近代史的漏網之俞-俞大維傳作者的一封公開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部長,我一直是這樣的稱呼您,已經稱呼了十四年。

您知道嗎!近來,您常發脾氣,和從前「遵循和平的原則,從來沒有發過脾氣,不交個性暴躁的朋友,也不聘用大吼大叫才能做好事情的人」的您,幾乎判若兩人。

我們這少數幾位和您相處、追隨了十幾、二十年的人,每當想到您性情的突然改變,一如您的夫人陳新午女士,妹妹俞大綵女士,在快要走到人生終點的時候,也是同樣情形,就不禁眼淚奪眶而出。

儘管兩、三個月前您沒來由的發過脾氣之後,還會握著侍從參謀羅順傳的手說:「對不起,我錯怪你啦!」,再不然,也會握著護士褚小虹的手說:「妳是我的好女兒,別難過;我老了,和從前老總統一樣;自己做錯了事,總是錯怪底下的人。」然而,您現在發過了脾氣,頂多是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什麼話也不說。

您兩年前就告訴過我:「我近來視力漸差,看書格外吃力;我這個讀書人要收攤了。」

這幾天,您不只是「收攤」,而是進一步交代:把書架上近萬冊的書,分門別類,綑紮打包。二十年前您就預立了中、英文的遺囑:「軍事方面的書,送給三軍大學,非軍事方面的書,送給台灣大學。」您一邊監督綑紮打包,還一邊自言自語:「我答應過的事,我必須照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