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一次教物理之前-獨家披露方勵之美使館手稿

文 / 方勵之    
1991-12-15
瀏覽數 7,600+
第一次教物理之前-獨家披露方勵之美使館手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八0年代初,我在歐洲。有一次,同行之間閒談起個人的經歷。我說:「我曾多次在田地(field)上工作過,」

一個同行不明白我為什麼多加一個形容詞「多次」,追問道:「你的意思是不是,你曾一直研究場論(theory of field)?」我不禁覺得英文大有缺點,怎麼竟把物理中的場和農村的田野,如此不同的兩個概念用同一個字來表示。

也許,對說英文的朋友來說,這不會引起混淆,因為,他們極不可能同時在這兩個領域工作。可是,對說中文的我們來說,在這兩個領域工作過的,卻大有人在。五0年代、六0年代、七0年代間,我前後就有四次從物理的「田野」,被驅趕到農村的田野。

第一次,是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到一九五八年八月。那是一段既沈重而又輕鬆的生活。

反右派運動的後期,毛澤東提出「幹部要下放勞改」,就像我是中國的第一批青年團員一樣,我也是中國第一批的下放幹部;就像我入團時並不嚴格符合團章一樣,我的下放也不嚴格符合「幹部下放」的原意。

光榮的下放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2 / 01 月號

第06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