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 的虛擬組織

策略思惟
文 / 許士軍    
2016-07-28
瀏覽數 40,350+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 的虛擬組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本文中所要討論者,聚焦於此種典範轉移對於管理中之組織的影響,按管理所要達成之任務十分多樣化,可由謀取利潤以至於非營利目的之增進社會福祉,但其基本作用,在於「群策群力,以竟事功」,此一基本作用使管理有別於人類其他活動和學問,因而含有高度實務與藝術之性質,以整合有形之實體成份和無形之創意與意志成份。在這整合過程中,組織無疑是扮演一種最主要之角色,提供整合之架構,因而隨網絡世界中之典範轉移,所受衝擊最為直接而根本。

環境變化快速,需要組合的彈性

問題在於沒有互聯網之前,由於「連接」一環缺乏彈性和隨意性,使得人類的各種組織一般只能根據某一種構面進行分類,例如大學根據學科之分類基礎設置所系;企業根據產業分類標準規劃經營活動,建立績效經營及評估制度。

即使政府也要採取某種政務區分標準,分別設置主管機關並訂定相關政策之內部組織,訂定法規和監理制度。

像這樣根據一定分類原則設置組織並據以規範各種機構活動,建立系統化管理之責任歸屬,有其事實上不得不然的理由,也有發展知識和累積經驗之優點。

但是這些組織基本上乃受限於設置時之外界狀態和活動需要,一旦這些基本條件發生變化,反而使組織之作用和當時真正的需求脫節;例如依照傳統所系培育出來的學生,以及依照特定產業分類所提供的產品,由於未能隨社會變遷及需求改變動態調整,造成供需失調。

事實上,不管企業生存或學生出路都是由需求所決定──前者稱為市場,後者稱為職場。由於今後無論市場或職場的一個特徵,就是變化快速,使得依特定分類下所培育的產品服務和學生一般趕不上需求改變;更為嚴重者,在變化莫測的環境下,系統性產品、服務和跨領域跨業別的人才都是難以事先界定的,這時所需要的,乃是組合的彈性,而不是事前設定的組合,可是傳統上的組織就做不到這種彈性。更根本者,依照特定分類所發展的知識和經驗,到日後,反而變為阻礙跨域整合的障礙。

網路,超越分類上的僵化組織

尤其在未來的組織中,最重要的資源──也是價值創造的來源──就是人才,這時有賴能配合需要聯結不同的人才,決定了一個組織是否擁有與時俱進的競爭力。

傳統的組織之所以不能適應這個新的環境,就在於所需人才受限於一機構當時所任用的,無法靈活整合。

解決這一基本問題的過渡方法之一──恐怕也是目前最可行的一條途徑──也可以從組織下手,在專精的領域之上設置一層虛擬單位,在大學教育方面為學程,在企業方面為所謂策略性經營單位(SBU),在軍隊方面為在營級與師級之間設置一層虛擬的「旅」。

這一組織的奧妙,即在於它的「虛擬性」(virtualization)不受原有「實體性」組織的限制和負擔,這種組織形態乃發展於20世紀,代表組織形態上之一大創新,以解決組織彈性上之需求問題。

然而這種解決辦法,只能說是過渡之道,真正解決還是要等到互聯網發展,才有辦法以支持一種更徹底的多元虛擬組織。

由於互聯網所形成的網路世界本身,表現有「聯結性」(connectivity)「移動性」(mobility)以及「遍在性」(ubiquity)的特性,提供人們一種自由而遼闊的天地,建構各種平台,例如資訊網、交易網、社群綱、物聯網、能源網、製造網等,以靈活聯結各種需求和供給,超越過去那種建立在特定分類上的僵化組織。

人們更可以在這些網絡上建構雲端和大數據分析,締造一種智慧世界,因而有智慧都市、智慧生活、智慧交通運輸之類更高層次之人類活動形態。這樣一來,不但減少了硬體產業的重要性,而且模糊了傳統上傳統產業和科技產業之間的界限。

開發「連接」,是創新主要來源

這種網路所提供的基礎設施,可以成長和延伸,而且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提供了人類一種生態環境,人們將之比喻為森林而不是宮殿。在這種生態環境中,價值之創造在相當大部份乃來自於創新「連接」之建立。由於在連接有無限可能的前提下,使得如何開發「連接」,成為創新的主要來源。

此時組織就是支持這種「連接」的平台,他和本文開始所描述的傳統組織型態代表兩個不同世界下的機制。

具體而言,傳統的組織,既有層次分明的結構和指揮路線,又有一定疆界,不管是如早期費堯(Henri Fayol)所提出的「管理十四原則」所描述的狀態,或者是,到了近年來,被認為是支持既有的「持續性競爭優勢」(sustainable competitive advantage)所必須。這種組織觀念,都已經被證明,使企業失落於鋪天蓋地而來的新潮流之外。

真正說來,在管理上所需要的組織,用英文來說不是靜態的「organization」而是動態的「organizing」。

這種組織,在精神上,有如做到《孫子兵法》中所描述的「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不過在這文句中所稱的「兵」和「水」,可更一般化為各種知識能力和人才這些資源,不拘於一種特定形態和組合。

同樣地,原句中所稱之「敵」,可更改為「需求」或「市場」,也許更能妥切地適應本文所稱之改變。

當前,這一趨勢方興未艾,在虛實世界之間如何結合,存在有無限可能,代表一個值得我們在組織上的重要探索方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經濟科技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