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專攻數據新聞,菜鳥記者擠進《紐時》實習

我們都在寫程式3〉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新聞所研究生 林辰峰
文 / 陳芳毓    
2016-03-29
瀏覽數 65,600+
專攻數據新聞,菜鳥記者擠進《紐時》實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誰想到,兩年後他擊敗1400位申請者,成為第一位獲Google新聞獎學金的台灣人;隔年,他又跟其他3000人競爭,成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之一《紐約時報》實習生。

什麼是寫程式,是助他伸手搆到夢想的那把梯子。

大學成績差 出國旁聽才驚醒

其實,林辰峰並非典型熱血新聞青年。

他讀文化大學新聞系時成績並不出色,新聞英文被當,班排30名後,還差一點轉系到國際關係。

大三時,老師建議他去美國的大學旁聽,尋找人生目標。個性大膽的他,只寫了幾封email,就意外獲得暑期去史丹佛和柏克萊大學新聞所的暑期旁聽機會。渾渾噩噩的大學生活在這次旅程後,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六年前的美國,結合程式、設計與報導的視覺化新聞,開始竄起,標榜將複雜的數據,化為圖表與地圖,使讀者不必閱讀長串文字,就能一眼洞悉新聞關鍵。

但是,要找到、整理分散在網路世界數以萬計的數據,再做出美觀的圖表,必須靠寫程式。因此,早從六年前,他旁聽的這兩間新聞所,每一個學生都被訓練要自己寫程式。

新型態記者 正是夢想的工作

「自己真像笨蛋一樣!」林辰峰眼界大開,隨即確定這種新型態的記者,就是他的夢幻工作。

「做視覺化新聞,需要會什麼?」回來台灣後,他寫了一張表單,一項項把核心能力盤點出來,開始認真讀英文、學設計。在平面媒體當了一年記者後,他申請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新聞研究所。

跳修碩二程式課 專攻圖像新聞

原本,碩一上學期是新聞採訪寫作基礎課,每個學生每週都要交一篇採訪寫作作業。但目標明確的林辰峰,上課第一天就大膽敲教授的門,「我要做視覺化新聞,可以跳修碩二的程式設計課嗎?」

一陣拉鋸後,老師終於同意他以新聞視覺化作品,代替採訪寫作。「我英文不是很好,只是比較『帶種』!」林辰峰笑著。他盤算用碩二程式課的技術,強迫自己用一個一個作業,磨出能力。

他猶記得,第一個學的語言是D3.JS,可用來繪製絢麗的動態圖表。第一堂課後,他迫不急待衝回家開始動手做,第一個作品,是舊金山區的天然氣加工廠的地點和產值地圖。但看到成品時,他的第一個念頭竟是,「啊,這種東西,《紐約時報》不可能收我當實習生的!」

回顧所來徑,林辰峰語氣輕鬆;實話是,他沒有留給自己「學不會」的退路。

對一個台灣土生土長的年輕人來說,不會寫程式,就進不了美國新聞業;而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學通數據新聞,才能回台灣。

林辰峰用不斷練習,來縮短理想和實際的距離。碩一暑假,靠累積一年的視覺化作品,成為第一位獲得Google新聞獎學金的台灣人,到以數據新聞見長的《德州先鋒報》(Texas Tribune)實習。

擊敗3000對手 踏入美國新聞殿堂

不久,林辰峰再度擊敗了來自全美3000多位競爭者,順利地踏入美國新聞殿堂,成為《紐約時報》實習生。2016年暑假,他也即將到《華盛頓郵報》實習。

他加入《紐約時報》的視覺新聞團隊,過去兩年《紐約時報》別的部門一直遇缺不補,甚至裁員,只有這個團隊不斷壯大,目前已有40多人。

雖然有人認為,記者可以請工程師寫程式,「但你不能把報導核心資料丟給工程師,然後自稱『記者』,」林辰峰觀察,在視覺新聞團隊中,記者主業仍是採訪寫作,但都同時具備基礎設計與程式能力。

有次,林辰峰採訪密西根小鎮水管鉛中毒事件,和同事花一週採訪、蒐集資料,做出七、八種數據呈現方式,最後一天才選定最終版本,用程式設計出數位視覺化圖表,以紅色圓點,在街廓地圖上,密密麻麻指出可能受到汙染的家戶。

原本只是則小新聞,因為事件愈滾愈大,這則報導最後上了頭版。許多美國記者做不到的事,一個台灣學生卻參與完成了。

「感覺很奇怪,」人在美國的他,接受《遠見》電話訪問時表示,尚未到美國前,他在台灣投各大媒體履歷,只取得少數面試機會;如今,卻從美國紅回台灣媒體圈,「我原本不被看好,在台灣課業也不突出,現在卻有達成夢想的感覺。」

爬到了程式夢的頂端,林辰峰正要挑戰他的數據記者夢。

本文出自 2016 / 04 月號

生技股是炒作,還是下一個明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傳產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