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村民卑微祈求: 拜託,癌症別找上我!

彰化大城台西村 450人有31位罹癌
文 / 彭杏珠    
2016-01-27
瀏覽數 42,350+
村民卑微祈求: 拜託,癌症別找上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元月11日,台北市立圖書館展出最後一天的「南風」攝影展。

120坪大的地下一樓,懸掛著一幅幅寬60公分、高50公分,令人觸目驚心的黑白照,主角是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居民。仔細瀏覽底下的簡介,全是罹癌過世。隨著一幀幀照片往下看,一個、兩個、三個、四個、沉悶空氣中夾雜令人窒息的黑白抑鬱,讓人不忍繼續數下去。

為期近二個月的展出冷冷清清,參觀人數約1400人,就如同外界對台西村的關注一樣。展期結束,台西村依舊吹奏著「南風」悲歌。

婦人有異狀已癌末 兩個月後就辭世

位於彰化縣西南角、濁水溪出海口的台西村,常被誤為是雲林縣的台西鄉。這裡距離雲林麥寮六輕不到五公里,常住人口450人。即便大白天,許久也看不到個人影,直到狗吠聲劃破寂靜,才帶來些許生命氣息。

元月初的晌午過後,就在台西村順應巷一個三合院的東廂房,62歲的洪順蓮獨自看著電視,落成兩年的新房,潔白牆上掛著全家福照片,相片中的女主人就是他的太太曾麗玉。

這對結褵36年的夫妻出雙入對,曾經是村民最羨慕的賢伉儷。

身體硬朗的曾麗玉一輩子用不到五次健保卡,兩年前有點咳嗽症狀,家人建議看醫師。這一檢查不得了,隨即轉診至台中榮總,但醫師發現癌細胞已擴散全身,根本無法手術,兩個月後,因肺腺癌辭世。

說起這段往事,洪順蓮忍不住哭濕雙眼。「我至今還不願意相信她已離開人間,」他指著照片說,「我的生活起居都是她一手照料,你看她身體多強壯,不菸、不酒,怎麼可能就這樣走了?」

自從妻子離世後,他不想造成孩子負擔,單獨留在老家,自己學洗衣、煮飯,茶几上還留著剛吃剩的麵湯,門口則掛著早上才洗好、吊得有點歪斜的衣褲。

他天天以電視為伴,看到睡著也無妨,至少電視的聲音可趕走孤寂。

偌大的東廂房,有兩間大通鋪,最大一間的床上鋪著簇新的棉被,六個枕頭一個緊捱一個排列著。他奮鬥一輩子,就等這一天,有個讓三代同堂的房子,現在卻獨留一人孤枕難眠。

身上五項重金屬超標 「早死很不甘願」

面對突如其來的訪客,洪順蓮雙眼布滿血絲,哀戚地說:「我能跑去哪裡?過一天算一天吧,住到人走了就算了!」

傍晚時分,他會到村長家旁邊的棚子,忙完農事的村民也會慢慢聚集在此,天南地北聊天。這三年來,他們聊最多的竟然是空汙議題。

村民許文良激動地說,以前根本不知道什麼是PM2.5,生老病死很正常,沒人怨嘆。但自從有了空汙知識後,現在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五項重金屬超標,哪天真因空汙而早死,真的很不甘願。

如果不是國光石化投資案,台西村民根本不知道空汙會影響健康。

2010年,當國光石化決定落腳彰化時,許立儀是少數留在村子的年輕人,她單純地想,台西村南邊有六輕,北邊再來個國光石化,南北夾擊不是會很慘?「我當時哪知道什麼是空汙?更不知道什麼是PM2.5?」她回憶道。

沒想到一場「反國光石化」活動,意外掀開空汙內幕。許立儀參與活動之後,才知道台西村竟然是彰化縣的「癌症村」。

彰化縣醫療界聯盟常務監事李武波醫師以大城鄉為起點做扇形分布,將彰化劃成四個區域,發現大城鄉30年前癌症死亡率最低,十幾年來逐漸超越其他三區,現在是最高的。

也屬於大城鄉的台西村人口450位,就有31位罹癌,多數已過世,還有村民正在跟病魔搏鬥。

她開始循線追查原因,回想十幾年來的變化,察覺每到夏天吹南風,就會聞到一股酸酸的味道。

村長許讓出也說,夏天時,清早5點起床,打開三合院大門,就會聞到類似農藥的氣味。

連洪順蓮3歲、5歲的孫子,夏天回村子時,都會說,「阿公,怎麼臭臭的?」臭到連晚上都睡不好,只好緊閉門窗、吹冷氣。

許立儀抽絲剝繭,以務農為生的台西村附近沒有工廠,為何只要吹南風,就會聞到酸酸的味道。

她開始有了懷疑。站在濁水溪出海口的堤防往南邊望,六輕398根煙囪高高矗立著,天空多數都是灰濛濛一片、隱約僅見一點煙囪殘影,只要颳起南風,就會聞到臭味,而南邊不就是占地2603公頃的六輕嗎?

但是沒證據,就沒真相。近幾年,許立儀帶著老邁村民到台北陳情,訴求政府在台西村設立空氣監測站,用科學數據來了解空氣品質,並希望透過流行病學調查,釐清村民的健康與空汙的關係。

2014年,國家衛生研究院終於委託台大公衛學院針對大城鄉台西村、頂庄村,進行兩次大規模成人世代的健康檢查。結果於2015年4月公布,讓台西村民心驚膽顫。

父兄都癌逝 家中倖存壯丁又罹癌

專案負責人、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詹長權指出,35歲以上大城鄉民與雲林六輕附近的麥寮八鄉鎮民眾相比,尿中石化汙染物濃度高出好幾倍,例如釩是2.4倍、鎳1.9倍等。

380位大城鄉民有六成受空汙影響。73位尿液中有5項以上重金屬或多環芳香烴的代謝物(1-羥基芘)濃度偏高,另外有155位至少有一種致癌重金屬偏高。

「六輕對彰化大城鄉的汙染比雲林鄰近六輕的鄉鎮還要嚴重,」詹長權說,調查汙染源都會考量多重原因,只要到台西村看一看,就知道只有單一汙染源,清清楚楚擺在眼前。

儘管台大的調查報告給了台西村民一個交代,但又能如何?

天色漸暗的棚子下,聚集著六位村民,每位至少都有五項超標,抽著香菸的王武昌說:「我身上就有六項。」剛剛才忙完工作的村民許春財就是空汙受害者。六年前他吃不下飯,因為大城鄉只有一家小診所,跑到14公里遠的二林鎮看病,再轉診至大醫院才檢查出罹患肝癌,緊急手術。

在家休養兩年,都靠太太打零工維持家計,儘管知道夏天空氣不好,對術後有影響,但又能怎樣?「她一人養五口,哪來的錢吹冷氣?空氣再髒也是要呼吸,」許春財眼眶泛紅地說。

今年45歲的他是許家唯一男人,父親、大哥都罹癌過世,太太跟三個女兒還必須仰賴他,「這條命是跟老天爺搶回來的,」他根本不敢想未來,只能不斷催眠自己:一定會好起來。

居民六成是老人 村長:再下去就滅村了

獨居老人洪順蓮,每當心情不好時,就藉助酒精麻痺自己,讓日子好過一點。少了女主人的洪家,4分農地廢了、房子也空了。

走不動、沒能力的,繼續住在村子;走得動、有能力的,早就遷移。就算下一代想留下來,也會被大人趕走。王武昌就急著趕兒孫到外面住,「搬到離六輕比較遠的地方,看壽命會不會長一點?」

今年快60歲的村長許讓出喃喃自語:村子六成都是老人,再這樣下去,台西村很快就要滅村了。

其實,這也正是村民最不願意面對的真相。他們知道398根大煙囪不可能消失,他們也走不了,只能卑微地祈求:癌症不要找上身。

「空汙已經變成階級問題,這群人跑都跑不掉,」許立儀無助地說。

長期受工業汙染的社區,何止台西村,彰化縣已委託台大擴大調查南彰化,以釐清六輕影響範圍。

但是詹長權悲觀地說,調查結果出來又如何?雲林縣委託他調查長達七年,已證實空氣品質受到六輕汙染,且愈靠近六輕受汙程度愈明顯,居民的肺、肝與腎功能及心血管系統都受影響,全癌症發生率也顯著上升,但也不能改變什麼。

只要空汙不改善,台西村絕不是最後的受害者,隱藏版的「癌症村」還會逐一浮現。

【癌症村都是六輕惹的禍?台塑:歡迎大家隨時參觀六輕】

只要談到空汙,六輕一定被點名。針對外界認為六輕影響民眾健康的說法,台塑企業麥寮管理部副總經理陳文仰說,台塑實在無法承受各種曲解。他歡迎民眾隨時到六輕參觀,用眼睛看、用鼻子聞。

他進一步說,六輕草地綠油油,聞不到味道,國內已有百萬民眾參觀,連日本參訪團都說管理比日本嚴格。如果真有問題,兩萬名員工還敢在六輕上班?空氣真的很髒,麥寮鄉興華村露天栽種的美生菜可以銷日本嗎?還從47公頃擴編至400多公頃。

他也指出,六輕自定的排放標準比政府規定嚴格,例如硫氧化物是200ppm,六輕已降到15ppm以下,氮氧化物是250ppm,六輕只有35ppm。

至於彰化縣台西村吹南風時,聞到酸臭味道,陳文仰指出,六輕排出量已經很少,也沒有確切證據證明是六輕排放所致,且癌症生成原因很多,如食安、抽菸、老化、生活習慣,不能全推給六輕。

他說,六輕已24小時受政府監控,在大城鄉頂庄國小裝設光化測站跟空氣監測站,數據連線彰化環保局網站,民眾可隨時查詢,或是上雲林環保局網站,查詢六輕各站即時資訊,這樣民眾還不相信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