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別驚訝, 這些工作她們都能做!

檢察官、國軍、機師 顛覆性別分工印象
文 / 林珮萱    
2015-11-30
瀏覽數 31,150+
別驚訝, 這些工作她們都能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6年的台灣,除了眾所關注的總統大選,另一件不容忽視的現象也正悄悄發生。今年是台灣人口紅利的最後一年,2016年將是台灣勞動力逐步緊縮的關鍵轉捩點!

根據行政院國發會「中華民國2012至2060年人口推計」評估,受到少子化及高齡化影響,台灣工作人口將由2016年開始,每年減少達18萬人。

這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也發生在少子化與高齡化嚴重的中國大陸、美、英、德、日、韓等世界大多數已開發國家。此刻各國突然發現,長久在勞動市場被埋沒的「女性力量」,很可能是抒緩當前困境的新解藥。

日相推女性經濟學 提升勞參力

2014年高盛(Goldman Sachs)研究報告《女性經濟力4.0》認為,因應減縮且老化的勞動力人口,促進女性參與經濟不再只是一個選項,而是必須履行的責任。

拿邁入超高齡社會的日本為例。首相安倍晉三推動的女性經濟學,六大政策的目標包含,2020年前,女性占企業管理層比例提升至30%;2017年前,新增40萬個托兒照護所、新增1萬名學童的課後照顧所等,建立支持女性投入職場的配套措施,希望藉此提高女性就業,增加整體勞動力。

高盛研究認為,日本若能提升女性勞動參與率至男性相同的水準,便可增加800萬的工作人口、提升15%的GDP。

反觀台灣,行政院性別平等處處長黃碧霞透露,與其說女性是勞動力的救援部隊,應該更強調善用女性經濟力,發揮女力資本。

2014年、103學年度國內大專院校女性入學比率,已首度超越男性,女性受高教機會大幅提升,若阻礙女性參與經濟,將是莫大損失。

以往勞動市場隔離(segregation)導致女性不容易和男性擁有相同的職涯選擇權,一種是縱向隔離,一種是橫向隔離。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勞委會前主委王如玄舉例,像男生當醫生、女生當護士,男生當總經理、女生當祕書。

渣打國際商業銀行公共事務處執行總監王秀芬,學電腦資訊專長,早年身旁共事的工程師都是男人,後來當上主管,偶然和男部屬拜訪客戶,「大家常認為我是祕書,隔壁的男同事才是主管,」王秀芬分享。

所幸隨著性別意識提倡,行業和職務類型亦走向多元。愈來愈多女人可以自信地說,「以前只有男人能做的,現在我也能做到!」

檢察官〉男女占比約2:1

例如,說到台灣檢察官,你認為男女比例如何?

檢察官要負責刑事訴訟案件之偵查,內容從金融犯罪到重大刑案都有,工作性質在多數人心中是陽剛性較重的職務。但根據法務部統計,總計各檢察署的檢察官們,如今男女比大約已是2:1。

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蔡碧玉,是全台唯「四」的女檢察長之一。踏入檢察工作生涯恰好30年。當年通過司法特考,蔡碧玉原本心想法官較靜態、負責審案,檢察官要出勤在外偵查,因此打定主意要選擇當法官,卻陰錯陽差被分派至檢察官。

1985年從司法官訓練所結業,「兩班共108人結業,僅22個女生,比我更早期的女生還更少,」但蔡碧玉比較,近期新近司法官,男女已近1:1。

最早被分派到高雄地檢署時,身為女性的她,沒有任何優待,女性也要外出相驗(檢視屍體)。就任不久她就接到任務,要偵辦鄉村產業道路的火燒車案件,司機坐在車裡被燒死已經多日。到現場一下車就有濃濃屍臭味,「其他人大概看我年輕、又是女的,好意叫我不用過去看,但我當然要去啊,不然怎麼當檢察官,」蔡碧玉認為,外界常誤解女生容易膽怯、需要被保護,事實上當這類情況發生,女生能靠專業克服障礙。

後期,蔡碧玉在司法官訓練所擔任導師就觀察到,帶學生看解剖時,擠到第一排的都是女生,反倒男生站得遠遠的,有些男生看到一半受不了、臉色發白跑出去了。這讓她愈來愈相信,能否勝任檢察官工作,性別因素的重要度已降低。

國軍〉9年內增加1萬名女性

大家常說「國軍弟兄」,軍人,是另一個典型的陽剛職務,同樣開始有更多「她們」的身影。

自從1991年起,國軍開始擴大招收女性專業軍官、士官,1994年各軍事院校全面招收女學生,培育擔任基層領導職務幹部。國防部統計2006年為近7000位女性,2015年已增加至1萬7000多名。

按照國防部計畫,將以五年為期,從2014年逐年提高女性人力,預計在2018年底讓女性人力提升至軍職現員12%。未來面對女性官兵,民眾也要學著習慣改口稱呼「國軍姐妹」。

當許多長久以「他」為主力的行業,感受到日益增多的「她們」加入,而且工作表現絲毫不遜色,讓男性的危機感跟著出現,直呼未來恐怕需要的是「男性保障」!

華航〉高階主管未來女多於男

在華航服務30多年,華航資深副總經理楊辰對此趨勢體會頗深。今日華航整體員工,女性占比約45%,性別算是平衡。女性主管占比約21%,女性高階主管則是18%。

看到這裡,愈往高階還是男性多,為何楊辰會認為男人有危機?

2008年華航內部推動管理培訓人才班,22個一級單位主管推薦人選,最終篩選出20位進入管培班接受兩年訓練,「這20人就是華航未來的接班大將,」楊辰形容。

近兩期的管培班,一屆是12女8男、下一屆是14女6男,顯然女性表現愈顯亮眼。

「再過10、15年,華航高階主管很可能就是女多於男,長久下去男性再不加油,以後女主管會是常態,」楊辰表示。就連需要派駐海外的華航外站主管,早年普遍是派男主管去,「女性要考量很多家庭因素,可能不願意、也沒辦法去。」但2015年的最新數據,華航女性外站主管比例已有17.8%。

受訪的這天上午,楊辰剛和來自大陸航空公司的主管交流,「對方一共來6位,2男4女,」讓他更肯定將來的女力趨勢只會多,不會少。

在航空產業裡,女性除了空服員,還能在許多崗位發揮。機師陳鳳儀和維護技術員劉姿宜,兩人分別在2010年、2013年進入華航服務,都是突破「女生在航空業等於當空姐」的例子。

不當空姐 女人也能開飛機

陳鳳儀熱愛旅遊,以前常搭飛機出國,看過以機師為主角的日劇《Good Luck》,沒想到有一天自己會像劇中主角一樣開飛機。她畢業於成大土木所,待過日商營造廠。2010年先考取華航維護技術員,之後再考上機師。赴美受訓一年,回台再受訓一年,2013年12月正式上線。

儘管在華航跟她一樣的女性機師只有62位,占比還是偏少,只有6%,但後勢可期。

身為女性,要如何掌控一大架飛機?陳鳳儀分享她如何做到的。她說,每個環節都有一定操控步驟,起飛前中後的各種項目檢查、儀器確認、數值判定,「很多程序還有口訣要背下來。」

出發前的飛行計畫也是必要功課,先研究好航程、飛時、天候、風速,甚至是當天機場有無特殊環境限制等。不過,當在天空隨時遇上突發情況,飛鳥撞上引擎、乘客身體不適,機師也要能隨機應變,「很短時間內,腦袋裡要有ABCD好幾個因應計畫,」情急之下的冷靜思考和抗壓性就很重要。

不同性別當機師是否有優劣勢?唯一一次讓陳鳳儀有感覺的是在美國受訓,第一堂飛行課結束,手就痠到不行,「訓練時是用小飛機,風吹的機身搖晃,會覺得自己控制不了飛機,」當下她以為是女生天生力氣不夠,經老師提點才知道,其實是她還有另一個技巧沒學會。證明專業技術可以後天養成,女性不用畫地自限。

正式成為機師後,常遇到空服員來請教她女性會不會有障礙,陳鳳儀總是鼓勵她們「沒有不可能」,女性絕對能勝任。

比起女機師,華航的女性飛機維護技術員,已有80位,占比雖只有3.5%,但證明女性也可以做這個過去被認為只有男性可以做的工作。

冬冷夏熱修飛機 一圓黑手夢想

最簡單描述這群人的工作,就是修理飛機,整天在金屬機械、大型工具間穿梭,脫離不了「黑手」印象。但這就是劉姿宜夢寐以求的職業。

2013年10月考進華航場站維修工作之前,劉姿宜當過補習班英語老師、大學行政助理。家住高雄,從小就喜歡飛機,常跑到小港機場看飛機起降。收集不少飛機模型,未來退休夢想是成立小型飛機博物館。

偶然得知近年有女性擔任飛機維修師,她馬上蒐集資料,到航發協會上三個月維修班、考丙級飛機修護證照,再到加拿大溫哥華進修1.5年的飛機維修系課程,當時整班18人,只有她一個女的。

維護人員的工作環境屬於半戶外空間,機棚沒有空調,冬冷夏熱。有時飛機爆滿,只能停在沒有屋頂的地方維修,他們就得在大太陽底下作業,下大雨就穿雨衣。因為鄰近機場,整天航班起降的聲音、工廠內維修器材的聲音,都得戴耳機隔絕噪音,相當辛苦。修護工作是團體合作,維修飛機的團隊通常會分工為四部分,機身、機翼、引擎和起落架。劉姿宜被編派至引擎組。

旁人觀察,修護工作需要極度耐心和細心,有時女生來做反而有優勢。尤其對飛機這種精密機械來說,特別是引擎內的構造,很多時候的維修需要的是技術和巧勁,並非是力氣大小的問題,僅靠蠻力會適得其反、還可能讓飛機受傷。

劉姿宜體會到,只要真心熱愛,認真投入,旁人也會只看專業,不問性別。

今日台灣每個角落,皆有女性憑藉專業和努力,在雄性稱霸的行業闖出一片天。

《遠見》找出警察、消防員、捷運司機、森林護管員(巡山員),四大領域的女性從業者,由她們現身說法,如何在以「他們」為主的環境裡,耕耘出盡情發揮的舞台。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經濟高等教育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