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長照2.0版 財源、保障對象大不同

衛福部Vs.民進黨版本比一比
文 / 滕淑芬    
2015-11-19
瀏覽數 60,200+
長照2.0版 財源、保障對象大不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任衛福部次長李玉春,在2015年9月入閣前,是陽明大學衛生福利所教授,也是政府版長照保險規劃總諮詢顧問,一直是以學者身分致力推動制度改革。

而蔡英文版本的長照2.0,最重要的社福幕僚則是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外界普遍認為,未來若是由民進黨執政,他極可能會入閣,執行蔡英文的社福理念。

兩位影響台灣長照政策的學者,有截然不同的福利思惟,且聽他們說清楚講明白。

衛福部次長 李玉春:

比照健保方式收費 全民納保

我們和蔡英文主席長照2.0版的最大不同在於財源和財務規模,總計330億。而政府規劃的長保險,則跟健保一樣收保費,由政府、雇主與個人三方分擔,第一年初估保費1100億,其中政府負擔約400億,財政部已經敲定由財政健全方案與房地合一稅支應。民眾每月平均自付117元,雇主平均補助每位員工156元。

衛福部的長照險將是全民納保。因為一人失能幾乎是全家受苦,受影響者約有350萬人,人數並不少。

雖然有人說,長照不是所有人都用得到,尤其是年輕人,如果讓長照收費比照全民健保由雇主部分負擔的話,雇主負擔的比例會不會太高?此外,年輕人距離老年仍然很遙遠,強制納保公平嗎?

但像八仙塵爆意外,就可知年輕人也可能失能。2011年衛福部統計,約有1∕3失能者「非老人」,如先天疾病、後天意外或生病導致失能的中壯年人口達39%,比例並不低。

我們了解雇主的疑慮,所以雇主部分負擔已從六成降到四成。但從過去健保經驗來看,雇主雖然哀哀叫,最後都會轉嫁給員工,可能調薪時少調一點。

過去十年來政府試辦長照,因預算少,一年僅有50億,只能優先照顧失能老人與50歲以上的身障者。但若長照保險通過,經費充足後,家庭照顧者也會受惠,可以得到照顧訓練、喘息服務等。

著重自我照顧、復健訓練

以往長照思惟是「我幫你做」,如送餐、餵食、接送等;將來會更著重在「自我照顧能力與復健訓練」,透過無障礙環境改造,讓坐輪椅者可以自己煮飯;腦麻、帕金森氏症等無法自己拿湯匙吃飯者,透過訓練,也可以慢慢恢復基本的生活能力。

居家服務也會有很大改變。目前一天一次,一次最多3小時的服務模式,是不夠的,因為個案需要餵食、換尿布,弘道基金會已推出all-in-one的全包式服務,照服員就像「照顧祕書」,一天多次,時間彈性,甚至可以隨call隨到。

長保將依照失能者的等級,給一個固定給付額度,服務單位可透過「照顧祕書」與個案討論,滿足案主的個別需求。我們鼓勵照顧單位將居家服務、職能治療、護理整合起來,不要像現在都是分別去。長保會透過加乘給付,鼓勵團隊合作、也會鼓勵專職聘雇照服員的服務單位。

衛福部三年前的調查顯示,九成照服員都是時薪,其實受過培訓的照服員不少,超過10萬人,但只有2萬多人留任。大專院校老服系畢業者也有10萬人,人力是有的,問題是留任率低。

將來要推動薪資合理外,若個案的照顧難度高,也應有加乘給付。照服員也會有進階制,可升遷至督導,或以社企模式小型創業,像日本可發展到幾千人的連鎖企業,有職涯發展。長保法若通過,過去的問題,會慢慢看到曙光。

台大社工系教授 林萬億:

採稅收制 保障失能老人

衛福部目前推動的「長期照顧服務法」是盲腸法,只是整合老人福利法、身障法、護理人員法等相關法條,沒有新意。

長照保險法是馬總統的競選政見,劉兆玄院長希望能在2010年制定完成。當時我去見劉院長擋下來,於是行政院就想拿長照法來墊檔。

如抽人頭稅 對大企業不公平

以全球經驗來看,OECD都有老化問題,但只有德、日、韓、法、荷等五國有長保法。其他國家沒有長保法,也可以做長照。

部分醫界人士對長保法很期待,以為可以多一筆1000億收入挹注健保,甚至想在醫院旁蓋長照中心。醫界想像的長照是老人醫療,但老人醫療是老人醫療,長照是長照,不能混為一談。長照適用於失能者,躺在床上不能動,需要有人幫忙上廁所;身障老人手變形扭曲,用科技輔具協助出門,獨立生活,這些都不是醫療能幫上忙的。

最不能接受的是財源。長保的財務規劃幾乎都是抄健保,雇主分擔比例本來達六成,因為雇主反對、協商後才降低。

但長照是高齡失能才需要,雇主為何要負擔?這等於是「人頭稅」,對鴻海這樣的大企業很不利,五名員工的控股公司,和兩萬人的製造業,同樣賺1000億;但大企業繳的長保費可能高出十幾倍,不公平。

有學者說,這是風險分攤。但只有3%的人需要,為何要97%的人繳保費?就像不騎摩托車的人,你卻要他繳強制責任險。全民健保全民繳,因為大家都會生病,長保的風險不對等。除了有些人可能沒有失能的風險外,經濟弱勢如原住民,平均壽命少十年,等於白繳,成為長照孤兒,這是逆分配。

德國1883年就有健康保險,1996年推長保,這是他們思考100年後的決定。而且為了讓民眾願意繳保費,制定照顧者津貼,又把部分保費回饋給家庭照顧者。但也帶來後遺症,不少婦女被綁在家裡;德國政府想,既然已經給照顧者錢了,就不用提供長照服務,服務長不出來。

日本學德國,但只學了一半。日本的介護保險是40歲開始繳,但不夠用;於是又想把年齡降到20歲,但年輕人反彈,只能再編預算補足。

視失能等級 調整居家服務

我在乎的是服務怎麼出來?台灣老人願意住進機構的比例最高20%,低於國際。瑞典、丹麥、德國也不會超過30%。全球共同現象是,多數老人都不喜歡住在機構,老人也不適合住在機構,尤其很多失能者不覺得自己是病人,他們需要更多元的活動空間。

小英版長照2.0,主要是進階到財源穩定,以前沒有指定稅,現在會把遺產稅、房地合一稅納入,不夠可再討論。

第二是服務擴大,以前服務次數有限制,未來會視失能等級調整服務。也會引進新科技,結合遠距、居家安全和生活輔具。長照要扎根社區,地方政府才知道失能老人在哪?有多少人需要居家服務?可提供日托、居家服務、共食、交通接送等,都是政府預算才做得到的,財政差的縣市,再請非營利組織進駐幫忙。

2.0版也沒有天外飛來一筆,長照十年原本是參考日本經驗,在地老化、社區化、多元整合服務,照顧模式沒有變。2007年我規劃長照十年時,當時外護16萬人,原本預期長照開辦後,一年減少1萬人。當民眾愈來愈熟悉多元的服務,量增加、質提高,有親近性,對外籍看護的依賴就會減少。

各國長照都是以失能老人為優先,身障衰老後才放進來。只要政府編出來330億,我保證把長照做出來。

2015年11月

儲備你的長照存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職場生涯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