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憑潛水攝影本事,吳至軒從打工仔變主管

日拍300個潛水客磨技巧 把澳洲夢做大
文 / 李建興    
2015-07-01
瀏覽數 95,500+
憑潛水攝影本事,吳至軒從打工仔變主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的夢到底值多少?」這是在澳洲擔任潛水攝影師的吳至軒,不斷被追問的問題。

畢竟,認識他的人都難以想像,一個人居然可以為了逐夢,承受體能耗盡的煎熬、散盡積蓄的風險,以及信心崩潰的衝擊。

吳至軒的故事,顛覆了你我對七年級生草莓族的印象。

為籌旅費 解約保單又賣股票

今年30歲的他,兩年前和時下許多年輕人一樣,前往澳洲打工度假,但幾乎沒人能像他,只用兩年時間,就從一個打工仔,變成當地企業的主管,坐領新台幣150萬元的高薪,甚至還在今年5月拿到了永久居留證。

6月份,吳至軒趁著空檔回國,受邀向多位同樣懷著澳洲夢的學弟妹分享經驗,當他秀出一張張榮獲澳洲凱恩斯水下攝影賽(Cairns underwater film festival)首獎的照片時,黝黑的膚色根本掩不住他發亮的眼神。只是,當底下的聽眾流瀉出對未來的憧憬時,殊不知,這可是極盡耐力和心力換來的果實。

每年成功輔導上百位潛水教練前往國外工作,同時也是吳至軒潛水啟蒙教練的台灣潛水企業負責人陳琦恩表示,台灣人到海外打工,幾乎只能待在基層,但吳至軒硬是破除了打工仔的宿命。

也難怪,談到吳至軒,陳琦恩總有個不變的註解:「他(指吳)什麼都敢做、什麼都肯做,唯一沒做過的就是『放棄』。」

事實上,去澳洲前,吳至軒原本也只是個單純的上班族,當過四年的程式設計師,月薪5萬,穩定的工作和收入,讓他從沒動過出國工作的念頭。

直到2010年,他和女友葉艾琳一起到帛琉浮潛,當成千上萬稀有的橘色水母從眼底流過、一隻隻凶猛的鯊魚在身旁共舞,以及第一次在靜謐海平面下清楚耹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吳至軒便愛上這截然不同的大千世界,想法開始起了變化。

由於女友葉艾琳十分憧憬到澳洲打工度假,碰巧當時得知墾丁有專門輔導台灣人到澳洲大堡礁擔任潛水教練的機構,他心想,「這不但可以圓了自己和艾琳的夢,學得一技之長後,回國後還能成為謀生的本事!」於是開啟了築夢之路。

狂練一年 拿到潛水教練執照

但這場澳洲夢,說來簡單,卻得之不易。

一開始,光估算經費,就狠狠澆了他們一盆冷水。由於潛水教練的考照、裝備費用,再加上前往澳洲要辦的簽證、機票以及生活預備金,兩個人就得80多萬。他們只好忍痛變賣各自的股票、解掉所有的儲蓄保單,將工作四年的積蓄全數作為準備金。

但錢並不是最大難題,由於要考上潛水教練執照,得通過一系列證照,包括開放水域潛水員、進階潛水員、救援潛水員及潛水長執照等,耐力是最大挑戰。

首先,潛水最大煎熬是,得潛入深達10米的深海,在暗無天日的世界中,不但容易迷航、遇到狀況,也只能靠自己,壓力可想而知。此外,由於深海水溫硬是比海面低了4、5度,體感溫度差距更大,還得承受兩倍的耳壓。

因此好幾次,葉艾琳不堪體能和心理的負荷,幾度想放棄,紅著雙眼:「別人的打工度假,都輕輕鬆鬆的,我們這是何苦?」但吳至軒卻總是堅定回應:「正因為得來不易,才可貴啊!」

就在吳至軒的堅持與鼓勵下,歷經了將近一年、上百次的潛水練習,兩人都克服了心理和肢體的障礙,順利取得了潛水教練執照,2012年11月終於踏上了澳洲。但,真正的挑戰才開始。

剛到澳洲第一週,工作還沒著落,吳至軒和葉艾琳每天得穿梭在大堡礁一帶的碼頭,挨家挨戶投履歷,第二個星期才被當地知名海洋娛樂集團——Quiksilver Group錄取。

然而在以白人為尊的場域中工作,東方面孔的打工仔原本就容易受歧視,加上英文不流利,和同事溝通更是一大障礙,常做錯事的他們,一開始可說天天都在咆哮、謾罵聲中度過。

只是,和一般打工度假者不同,每晚下工後,吳至軒和葉艾琳並沒有抱頭痛哭,反而靜下心來彼此交換挨罵的心得,找出錯誤修正,一個月過後,他們積極的工作態度也著實讓同事們改觀,工作也迅速上手。

而做事認真的吳至軒不但在同事和遊客間漸漸吃得開,四個月後,當地一家海底攝影公司——Indepth Video and photography更前來挖角。愛好海底拍攝的他,看好這又是個累積專長的好機會,立刻答應跳槽。

但擔任海底攝影師,得快速捕捉每個潛水客的身影,手腳要快,還得拍得清楚,面對一天300多個客人,不能重覆更不能漏拍,在上岸時還要腦筋清楚地記住每個客人摘下面罩的樣貌,才能順利向遊客兜售照片,深深考驗著體力、技術、腦力。

剛開始,吳至軒拍的照片盡是黑茫茫一片,總被笑:「明明是白天,怎麼拍成夜潛?」為此,在上工後的前兩個月,他犧牲所有例假日,主動下水練拍,「別人一雙蛙鞋可穿兩年,我三個月就用壞了兩雙。」

果然,攝影技術進步神速,到第四個月,在公司16位攝影師中,原本業績敬陪末座的吳至軒,搖身成為最賣座的天王。

更值得一提的是,作品總讓遊客眼睛為之一亮的吳至軒,在同事的推薦下,參加了大堡礁一年一度的水下攝影比賽,沒想到,他所拍攝的小丑魚和海龜,居然在400多件專業攝影的作品中脫穎而出,分別得到一般相機微聚類和廣角類首獎,成了當屆唯一獲獎的台灣攝影師。

拚11個月 考6次才通過英檢

卓越的表現,讓澳洲老闆決定留才。不但延攬吳至軒成為長期固定員工,還允諾發給永久居留證。但這得先通過IELTS(雅思國際英語測驗系統)六級分以上,讓英文不好的他受盡煎熬。

為達到目標,儘管白天上班已耗盡體力,晚上還到補習班補英文,甚至休假也都埋首書堆,履戰履敗三次後,眼看著第一年打工渡假簽證即將到期,吳至軒只好申請學生簽證繼續奮戰。

但問題來了,由於持學生簽證,一週只能工作三天,而補習費、考試報名費,讓荷包加速失血,很快地,吳至軒就把第一年打工度假賺到的80萬元花光了。

面對未來,吳至軒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我忽然想家了,不斷地問自己,『我來對了嗎?做對了嗎?』」跟台灣的家人視訊時,自己總是強顏歡笑,一關機,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掉下來。

看在媽媽郁小芳的眼裡,更難掩心疼:「我們都知道他在硬撐,因此逢年過節時,都刻意不跟他視訊,免得他更想家。」

最後,歷經11個月的奮戰,終於在第六次通過了英文檢定,並在今年5月份正式拿到永久居留證,還被公司升為營運督導,成為全公司唯一華人籍主管,亦是第一個,年資不到一年就破格升級的個案。

回首過往,吳至軒的父親吳謄芳,從一開始的不看好,甚至幾度想叫他回國,但現在逢人總是驕傲地說:「我兒子真的很不一樣喔!」

問吳至軒,這趟澳洲圓夢路,到底值多少?他更是堅定地說:「無價!」

本文出自 2015 / 07 月號

一部勞基法 搞慘360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全球焦點經濟生活旅遊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