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商業資源友善環境, 串起最後一里路

四大產業典範 CSR進行式
文 / 高宜凡    
2015-03-30
瀏覽數 8,050+
用商業資源友善環境, 串起最後一里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建材業楷模 金隅集團

APEC藍下,唯一可照常開工

離開繁華的北京市區,車子上了高速公路直往北走,沿途景象從高樓大廈,慢慢變成平房與田野,很有「老北京」的復古味道。

約莫一小時來到位於昌平區的北京水泥廠(簡稱「北水」),舉凡首都機場、鳥巢、國家大劇院等重大建設,都用這裡生產的水泥打造而成。

儘管隸屬成立一甲子的國營事業「金隅集團」(前身為北京市建材工業局),但北水的誕生過程十分曲折,歷經18年、換了九位領導,才審批通過,直到1995年才正式投產。

不過,無論2008年的奧運、去年底召開的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或剛落幕的兩會,北京周遭工廠幾乎全面停工,避免工業汙染影響外賓、壞了國家面子,唯有北水照常開工。

為什麼他們可以?

帶著《遠見》記者漫步在廠區的嚮導,是在這一行打滾30年的北水總經理趙雍。他感嘆,以前沒做好清潔生產,一般人走進工廠沒多久,眼前就開始灰矇矇的,「年輕人若說自己在水泥廠上班,恐怕討不到老婆。」多年來除提供建材,金隅累計在河北一帶投資逾200億人民幣,帶動上萬人就業。但早在柴靜的《穹頂之下》問世前,類似水泥這樣的「三高」(高耗能、高汙染、高排碳)行業,社會觀感已經不好。

藉廢氣與餘熱 自產1/4電力

長年來,北京周遭只有一座琉璃河水泥廠,隨著都市化建設需求孔急,產能不敷使用,促使金隅申請擴建第二座工廠,也就是北水。

金隅集團黨委宣傳部副部長李文英回想,當時環保意識逐漸高漲,審核過程一波三折,迫使公司苦思解決之道。

不久契機出現,當時北京火力發電廠的殘渣被亂倒、棄置,整條永定河都成了垃圾場,市政府找上金隅,構思如何解決這個棘手問題。

四處取經與借鏡後,金隅在北水建立了中國首套自主研發、以水泥窯為基礎的廢棄物處理線。目前政府管制的49類危險廢棄物,這裡可處理43類,從民生垃圾,到工業廢料、汙水、汙泥、醫療廢棄物、甚至飛灰粉塵,高達九成的市內危險廢棄物都靠北水,每年替首都消化逾30萬噸廢棄物。

「做CSR必須結合自身特色!」趙雍解釋,水泥產品屬於燃燒製程,過程中高達1400度的高溫,足以分解大部分廢棄物與微生物,才能轉型為資源化事業,「一樣是燃燒,但鋼鐵要求的產品純度很高,就做不了這事!」

此外,處理過程產生的廢氣與餘熱,也能發電。至今,北水每年可自產1/4電力,減少許多能源支出。有趣的是,因為看不到煙囪冒煙,附近村民常以為工廠沒有開工。

由於比鄰全國領導中樞,變成督促金隅推動CSR的額外動力。「沒辦法,我們這裡上風上水,一有風吹草動,領導們馬上知道!」趙雍苦笑,北水位於首都西北方,如果有汙染發生,順著西北風一吹,中南海跟天安門立刻有感覺。

目前,北水還是唯一以水泥廠為背景而通過的環境教育示範基地。每次北京要對外展示環保產業實力,北水絕對名列其中,至今已接待超過30國的來賓。三月中兩會一結束,就有許多其他省市的領導上門參觀。

事實上,北水不但是金隅的CSR實踐,更啟發集團的轉型思考。春節前,由中國建材集團召開的「建材業轉變發展方式」論壇,同業對「金隅模式」掀起討論。而長年積累的資源化技術,金隅也嘗試輸出,有望成為集團另一項綠色事業。

既然無法擺脫汙染原罪,金隅便讓自己化身為「城市淨化器」,解決麻煩的廢棄物問題。同樣被視為霧霾元兇的其他製造業,如何回應社會期待與環保壓力?北水的故事值得參考。

保健食品標竿 湯臣倍健

開設透明工廠,完整揭露產品製程

來到中國最南端、緊鄰深圳、港澳的珠海,前往今天的目的地,號稱中國第一間「透明工廠」。

這家工廠於2012年正式啟用,由20歲的民營保健食品公司「湯臣倍健」打造,已在深圳創業板股票上市,更請到籃球巨星姚明擔任代言人。

當許多大陸同業都傾向砸錢捐贈,大搞救苦救難的公益專案時,湯臣倍健卻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CSR道路。為什麼?

即時轉播製程 每個角落都看得見

和此刻台灣情況類似,大陸的食安問題同樣高居民怨排行榜之首。當問及食品業最重要的CSR議題,湯臣倍健公共事務中心總監陳特軍不假思索地說:「就是安全!」

成立以來,湯臣倍健唯一的生產基地就在珠海,2012年啟用的三期透明廠房,每年可產片劑50億片、軟膠囊30億粒、罐裝粉劑1500萬罐,旁邊趕工中的四期工程,將來也是座透明工廠。

走進接待大廳,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由數十片螢幕組合而成的超大視頻,即時轉播工廠每個角落的生產畫面。訪客可看見從各國進口的原料,按照品名整齊地擺放在倉庫,每個工作車間、每間實驗室、每條生產線,一旁都有透明玻璃與參觀步道。

留著俐落小平頭的蔡良平,2009年從揚子江藥業轉戰湯臣倍健,擔任珠海工廠的總經理。他透露,透明工廠不是把門打開這麼簡單,設計團隊花了一年,研究每道工序、機器擺設、溫濕度控制、參觀動線與空間規劃等,才能一方面無礙生產效率,同時讓外人對流程一覽無遺。開放至今,透明工廠累積吸引上萬人參觀,《遠見》來訪這天,就同時有四批團體考察,讓接待員忙得不亦樂乎。

這兩年,透明工廠不但獲得ISO22000國際食安管理認證,更在2013年被北京清華大學列為MBA研究案例。未來,湯臣倍健還打算到專賣店、超市、藥店等通路現場,即時播放透明工廠的動態,讓消費者眼見為憑,清楚自己買的東西從何而來。

為什麼要做到這麼徹底?

開放同業參觀 齊建立信任感

蔡良平分析,中國經濟發展飛快,人民健康意識不斷提高,加上人口逐漸老化,按理說,保健品應有爆發性成長。可是,目前全行業年產值僅約1000億人民幣,連民生食品行業的一成都不到。「表示這一行缺乏社會信任,就像一串數字最前面少了個1,後面的規模都是假的!」他急切地說。

「但信任要破壞很容易;要建立卻很困難,」陳特軍認為,在資訊爆炸、眾說紛紜時代,企業唯有不斷提高透明度,開誠布公溝通,才能維繫聲譽。

特別的是,除開放消費者跟一般民眾參觀,湯臣倍健也對同業敞開大門,不怕偷學或模仿,甚至樂見同業跟進,開出更多的透明工廠。

陳特軍直說,「光憑我們一家,無力改變現狀!」唯有整個行業一起透明化,才能提高社會的信任感。他的說法已有證據,最新出爐的《2014年中國保健品口碑報告》,即由湯臣倍健獲得榜首。

回頭看看台灣的食品業,是否也該做些什麼,回應民眾最焦慮的食安問題?

半導體龍頭 英特爾

跨界合作,打造「社會創新」生態系

長年盤踞全球半導體產業龍頭地位的美商英特爾,在中國大陸大膽跨出本身經營範疇,希望成為當地的創新引擎。

2007年,楊鐘仁開始擔任英特爾中國首席企業責任官,是中國最早的一位CRO(Chief Responsibility Officer)。他解釋,英特爾擅長從供應鏈帶動創新,現在把這套思惟應用到CSR,打造「社會創新」平台。

「中國企業不斷壯大,但社會問題還是很嚴重,政府控制力也在下降,因為沒有足夠的第三部門和社會生態系,」這種狀況跟英特爾30年前剛進入中國,電子業供應鏈百廢待舉,幾乎如出一轍。

2010年,英特爾在中國提出「芯世界」公益創新計畫,獎勵各種服務社會的中小型NGO組織,並在每年五月舉辦「社會創新週」,邀請各國社會創業家與NGO分享經驗。

CSR3.0時代=商業模式+公益

事實上,英特爾常受邀擔任政策顧問,協助政府提前因應人口老化、城鎮化、醫療、教育等挑戰。做了這麼多跨越經營層面的事,難免有人問:「英特爾做的,似乎超越企業責任的範疇了?」

楊鐘仁回應,企業尋求創新,本來就該跨界合作,過程中找到將商業模式與社會公益結合的方法。這即是「CSR3.0」概念,不僅要遵守法規,更是企業重新與社會發展連動的新思惟。

多年來,楊鐘仁一路見證中國經濟起飛,到如今CSR如火如荼延燒,他有感而發地說,企業不該移植外來的CSR想法,卻與當地社會脫節。或許,這就是CSR在中國要成為普世價值的關鍵。

本文出自 2015 / 04 月號

東協為何贏中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環保科技傳產企業社會責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