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還原二二八, 白先勇給父親最後的禮物

不讓白崇禧在歷史中消失
文 / 王美珍    
2014-07-01
瀏覽數 20,400+
還原二二八, 白先勇給父親最後的禮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些年來,白先勇一直掛在心頭上的事,是父親白崇禧在中華民國的歷史缺席。

白崇禧的一生,與中華民國密不可分。他生平第一個戰役,就是18歲時參加武昌起義,推翻滿清,創建民國。之後,他曾指揮北伐與對日抗戰成功,保住大片中國江山。然而,戰功彪炳的白崇禧,一方面為蔣中正倚重,卻也同時被蔣中正猜忌。在台灣歷史教育與研究中,白崇禧始終是一個被抹除的角色。

南山中學歷史科教師邱美娟表示,國中不論是課綱或教材,皆沒提到白崇禧。高中課綱也沒提,僅有部分版本的課本在228事件時提到,「白崇禧來台善後」,僅此一句。「講到戰後的文學一定會說到白先勇,有時反而是因為兒子,才講到爸爸,」邱美娟說。

不過,許多人不知道,如何撫平台灣族群分裂傷痕的228事件,白崇禧到底扮演什麼關鍵的角色?在事件不幸的起點發生後,到底白崇禧如何劃下句點?

今年,白先勇便與歷史學者廖彥博共同出版《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將政府檔案、電報、公文、當事人的訪談、回憶錄、日記等資料一一整理,還親自訪問受難者做口述歷史,還原歷史真相。

白崇禧下令禁殺 多人獲救

1947年,228事件發生後,政府採暴力鎮壓的態度,不少台籍精英分子與百姓喪命。當時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曾說:「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這讓白崇禧完全無法認同。他在事件發生兩週後,來台進行16天的宣慰工作,立即下令「禁止濫殺,公開審判」。許多已判死刑的人因此獲救。

現年89歲的民眾蕭錦文,就是一個案例。在228時,他擔任《大明報》記者,由於該報對陳儀政府時有批評,軍警本來要逮捕社長。沒想到,刑警就把當時在報社值班的蕭錦文也帶走,囚禁並嚴刑拷打。某天,他被拉出去,眼睛蒙布,準備到刑場槍決。沒想到,卡車開到一半又折返警局,逃過一劫。蕭錦文出獄後,才得知是白崇禧「禁止濫殺」的命令及時趕到,救了他一命。

去年,白先勇曾親自訪問蕭錦文先生,他抓著白先勇的手,顫聲地說:「是你父親的那道命令,讓我多活了66年!」說完,就掉下眼淚。

白先勇說,像蕭錦文這樣被白崇禧所救的案例,不計其數。根據《二二八事件文獻輯錄》,一位經歷228的基隆雜貨店東廖文英說:「228事件錯的是陳儀,救人的是白崇禧。」

在白先勇眼中,父親是一位對於濫用權力十分敏感的將軍。小時候就規定不能指手畫腳罵傭人,連父親的座車,子女都不能坐。「我念台大時,都是騎腳踏車去上課!」

因為228的處理,使白崇禧在台灣民望甚高。白先勇回憶,童年時就有許多台灣本省的好友到家裡送花、送戲院的票。這也使得蔣中正對他父親更猜忌,白崇禧生前在台灣最後17年,被特務24小時3班制監控,直至離世。

了解歷史 族群才能和解

白先勇認為,白崇禧對台灣的「止痛療傷」,代表了當時國民黨並沒有一直讓悲劇持續擴大,而是想辦法補救,有正面意義。此外,許多台灣人民也與白家有深厚友誼,省籍並不衝突。因此,當白崇禧老照片在高雄展出時,連綠營市長陳菊都說:「我們台灣人,都應該謝謝白部長的恩德。」

不過,白先勇觀察,當前年輕人缺乏歷史感。前陣子他到政大演講,發現許多學生對228事件,竟然都一頭霧水,「反倒是陸生,起勁的不得了!不斷發問!」「這不能怪他們,歷史都沒有教嘛!」白先勇說,他願意持續努力,補足這段重要歷史中的空白,讓人民從了解、理解、諒解後,進一步和解。

趨勢教育基金會董事長陳怡蓁觀察,白先勇是一個被「使命感」催促的人。他做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單單為了自己,而是背後一個更大目標。

例如為了推廣崑曲,身為文人的他四處募款,甚至還為了和香港銀行家募款,登船喝酒。白先勇笑說,「哎,真是托缽化緣啊!」 這些年來,他募得上億台幣,支持《青春版牡丹亭》演出,目前全球演出已經超過200場,台灣、香港、美國、澳門等地都有企業捐款。

陳怡蓁說,日前她去看一場崑曲表演,台下觀眾已2/3是年輕人!可見崑曲年輕化看到成效。「他的父親是參與創建民國的人,做的都是大事,白先勇也受到影響,」陳怡蓁觀察。

白先勇說,其實他喜歡的生活是在家看書、寫作,而不是拋頭露面。因此,過去創作出書,從不接受媒體採訪。

然而,這次為了父親的故事,他卻幾乎一反常態,演講、展覽、媒體採訪都接受,為的就是在這個對歷史逐漸淡忘的社會,努力還原228的真相,看見史實中被遺落的拼圖,他笑著說,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知其不可而為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