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魏德聖:買下一本書,要下很大的決心……

為了讀人而讀書
文 / 王思涵    
2012-11-02
瀏覽數 20,800+
魏德聖:買下一本書,要下很大的決心……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我不是天生喜歡閱讀,我是出社會才開始看書,因為寫劇本找資料,漸進開始的,好像……不是你們要找的對象?」

10月初邀約魏德聖談閱讀,得到的回應反而引起我們更大的興趣。這不是一個「典型讀書人」的閱讀故事,而是因為喜歡這塊土地,希望跟更多人分享,開始學習閱讀的故事。

當兵時,第一次體會書的美好

魏德聖是台南人,成長過程中,父母不曾逼他讀書,家裡也沒有書房。小學的他顧著跟同伴玩樂,中學的他有念不完的教科書,「我不懂,在學校看書已經這麼辛苦,為什麼回家還要看書?那些愛看小說的人,我都覺得莫名其妙,可以玩為什麼要看書?」

魏德聖第一回體會書的美好,已是入伍當兵。遠東工專畢業後,魏德聖在淡水服兵役。某次,他與另兩位夥伴輪流站崗。一夜,他不知從誰的手中接過《棋王、樹王、孩子王》,原來只是無聊翻看,未料作家阿城描繪大時代小人物的故事讓他看得入迷,長官找他說話簽字又離開,他都絲毫未覺,「第一次我全心投入在故事環境裡面。」

退伍後,魏德聖一腳踏入電影圈的世界,四處打工之餘,開始習寫劇本,每每冒出新的想法,他就到書店查閱背景資料。然而,看書經驗不多,魏德聖閱讀的速度很慢。他印象很深,有次找資料找得煩,他在書局站一整天把《魯冰花》全部看完。聽起來好像是很了不起的工程,問他書很厚嗎?其實薄薄一本,「對大家來講可能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功勞。」

《霧社事件》讓魏德聖沉浸台灣歷史

魏德聖的電影創作大多跟發生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歷史脫不了干係,最早開啟他興趣的就是《賽德克.巴萊》中的莫那魯道。

原來,魏德聖在電視轉播看到原住民抗議的新聞,對方堅毅的神情讓他想多了解原住民,他在書店看到歷史漫畫家邱若龍所繪的《霧社事件》,對事件人物的好奇心一發不可收拾。從那時開始,魏德聖便沉浸於閱讀台灣歷史小說,像是吳濁流、東方白與賴和等,以台灣土地歷史為主軸的劇本也愈寫愈豐厚。

《霧社事件》之後,他最先開發的作家是以自然寫作聞名的王家祥,「這個人太厲害了,我開始鑽他的小說,他的書有一種陌生又熟悉的氣味。」魏德聖舉例,王家祥有部短篇開場寫道:「沒有一個地方的女人,像這個地方的女人一樣這麼愛洗澡。」講的是台灣古老的西拉雅族,天氣熱就跳到溪水,泡一泡再起來工作。他一翻到,立刻著迷於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魏德聖未來的「台灣三部曲」,題材也來自王家祥所寫的《倒風內海》。由於他前陣子開始修劇本,辦公室離他最近的書櫃,都擺滿《熱蘭遮城日誌》《西拉雅的故事:麻豆獵鹿人》《卡巴浪的調色盤》等。凡跟台灣歷史相關的書,就算看得慢,他也抱著無比耐心與熱情,就連作家東方白的台灣文學巨作《浪淘沙》也不例外。

買《浪淘沙》 關鍵全看口袋許不許

《浪淘沙》是魏德聖買過份量最驚人的小說,厚厚三大冊,描述日據前後一百年間,三大家族的故事,也討論客家人、閩南人與日本人在大時代交替的認同焦慮,非常精采。而這部長達150萬字,有台灣《戰爭與和平》之譽的書,魏德聖一頁一頁全讀完了。因為買書之於他,不是挑作者,或挑主題,而是「看口袋」,「那時候吃飯的錢都沒有,把錢拿去買一本書,還要確定有時間可以把書看完,要下很大的決心。」

對魏德聖來說,除非寫劇本做功課,否則閱讀是他人生必須慎重且珍視的奢侈享受,「隨時拿一本書來讀,沒那麼輕易,沒有那個環境。」

因此,他一定要確定沒有後顧之憂,才買一本想看很久的書,到外面找間咖啡廳,點一杯35元的咖啡,在人來人往中,讀一陣,休息一陣,而借取一段痛快閱讀的時光,在他不斷努力衝刺的人生中,無疑非常重要。

「最近兩年沒辦法好好看書……沒看書不會怎樣,但心很慌,也不知道怎麼形容。有時候,閱讀是吸收別人生命的能量,現在一直釋放,卻沒有補充……不過,《海角七号》之前沒工作,每天閒到沒事幹,也是看得心很慌,」魏德聖矛盾笑說。

讀《河童》 寫下懸念未拍的劇本

魏德聖認為,閱讀不是為了找題材,沒那麼大的功課,但閱讀卻能輕鬆轉換作者的體驗,幫自己加值。他第一個想到好故事、下筆寫完的劇本就是如此,「但後來也沒辦法再發展,因為被好萊塢拍走了,你可能不相信,但我到現在都還很氣!」

故事是這樣:一對青梅竹馬,有次在河邊,男生在幫女生畫畫,女生不小心掉入河裡,男生來不及救她,她一路往下流,碰到一塊石頭後,她突然往上回流,當男生找到她,她已經變成一位老太太,他們倆在3、40歲的交叉點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之後又交叉而過,最後相見,男生是老先生,女生變小女孩,劇本題為《時光之鏡》,「知道我在講哪部了吧!《班傑明的奇幻旅程》!好萊塢只是把男女換掉了!」

但魏德聖那時才25歲,怎麼有這個想法?原來,他曾在水牛出版社的倉庫打工,閒時閱讀到芥川龍之介的《河童》,描述一個人掉到河童的世界出不來,有人指示他,順著河往上游走,一個一百多歲的河童知道答案。可是,人到上游只看到一個小河童在釣魚,「請問這邊有一個一百多歲的老河童嗎?」「我啊!」「可是你看起來很小!」「我的年齡是倒著長回來的」,魏德聖一讀覺得有趣,「如果是一個愛情故事,多屌!」便放在心上,發展成他至今都懸念沒拍成的劇本。

不過,魏德聖也不是什麼書都看,他不盲目追讀經典,也不喜歡哲學,「生活就是哲學,為什麼還要從哲學裡面講哲學?」魏德聖對於要正襟危坐的在書房或裝潢得太別緻藝文的咖啡廳看書,也很反感,「那我在家看就好啦!咖啡廳的重點是『人』,我要在人群中自在的看人、看書。」

魏德聖說這話的時候,好像小時候倔強的他問:「生活有人,一點也不無聊,為什麼要看書?」或許,魏德聖是因為創作求知,才開啟閱讀的學習旅程,也從中得到無法取代的樂趣,但他始終沒忘記,他是為了讀人而讀書,而不是為了閱讀而閱讀。

魏德聖的另類推薦

劇本創作的關係,要說鑽研許多書籍研究的魏德聖是台灣歷史書迷一點也不為過,但他不只埋首於原住民文化考察,張貴興與簡媜的作品,也是他很喜歡的歷史書寫。

1.張貴興,來自大馬婆羅洲,著有《賽蓮之歌》《猴杯》等書。「他講述東南亞那種氛圍,好像吸了大麻的氣氛,在一個又熱又濕的地方,產生一種迷幻的感覺,所有東西都在漂浮。離台灣很近,卻是獨特、好美的異邦。」

2.簡媜,台灣散文作家。《紅嬰仔:一個女人與她的育嬰史》之後的書,魏德聖都很推薦:「她用現代文人很細的散文手法寫土地反思,跟一般歷史學家的氣質又不一樣,反而很有趣。」

魏德聖

●1969年生,台南永康人

●2008年,首部劇情長片《海角七号》創下台灣影史票房第二高的紀錄

●2011年,《賽德克.巴萊》在台票房破8.8億,並拿下第48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等六項大獎

●現任《KANO》(2013)監製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