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侯孝賢:我做的事下輩子的劾

文 / 李慧菊    
1989-10-15
瀏覽數 15,650+
侯孝賢:我做的事下輩子的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聽說你原先的夢想是當男主角,後來進入電影圈,當過場記、副導演,然後做導演,漸漸深入而有今天的成就。是不是可以談談你的成長歷程?

跟生活打成一片

答:其實明確的關鍵點也有,但最重要的,還是跟生活打成一片。

我剛開始拍片的時候,可以說是拍自己經驗比較多,都是不自覺的,我每天都在思考鏡頭的銜接、演員的情緒對不對,怎麼補救而已,並沒有說一定要用什麼東西來象徵,所以預留的創作空間非常大。

到「兒子的大玩偶」拍完以後,我突然不會拍電影了,因為國外回來的人跟我講,電影是怎樣怎樣的、你這個鏡頭其實就是怎樣怎樣……。我聽了有點迷糊,想是不是該把它弄清楚,但我太忙了,就算了,不理了。

後來跟朱天文聊起,覺得自己也不知道在幹什麼,好像應該從頭開始,想想電影該怎麼拍,她叫我看沈從文的書,我看了「沈從文自傳」,他是站在整個非常大的觀點,對人的生生死死,沒有那麼大的悲傷、侷限,我非常喜歡,我感覺太過癮了。事實上,到現在我心裡還是這個東西。我就用這種感覺拍「風櫃來的人」,但也不是很清楚,似懂非懂。

問:「悲情城市」的完成、得獎,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你證明了什麼?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89 / 11 月號

第04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