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永續漁業和監督造紙業 前進台灣

綠色和平組織來台設點周年
文 / 呂愛麗    
2011-03-03
瀏覽數 16,350+
為永續漁業和監督造紙業 前進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1年1月23日深夜,國際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行動成員,向一艘停靠在高雄港的冷凍搬運漁船「隆運號」的船身,投射「漁業署:權宜船管理要透明」標語。

隔天,抗議成員冒著生命危險,將自己鎖在「隆運號」的船錨上,企圖阻止船隻離開,拉開布條展示「The Last Tuna?」,要求漁業署公開調查疑似違法的搬運船「隆運號」。

這是國際綠色和平組織自去年3月正式在台北設立辦公室以來,首次以如此激進的方式在台灣進行海上行動。

被綠色和平指為疑似非法的「隆運號」,於2月1日發表聲明,表示「隆運號」非權宜船,屬一般商船,更不具非法漁業行為。台灣漁業署已表示將進行調查。

「我們的確是激進的,尤其當我們發現一切的溝通與協商無法取得良好的成效時,不得不採取如此激烈的行為,」趁著國際綠色和平組織邁入40個年頭,台北辦公室剛滿一歲之際,到東亞巡察業務的國際總部專案總監莎拉.伯頓(Sarah Burton)接受《遠見》雜誌專訪,毫不掩飾組織的激進作風。

來台設點,搶救永續漁業

過去不來台灣設分部的綠色和平,為何選擇來台灣設點呢?

伯頓解釋,海洋保育一直是綠色和平的首要任務之一,因為過去綠色和平在進行海洋漁業監視工作中發現,不少台灣人的船隻參與了非法「洗魚」活動,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與當地漁民和政府組織對話,因此決定在台灣設立辦公室。

從綠色和平的觀點,台灣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遠洋漁業船隊,2008年時,台灣船隊就捕撈了約82萬公噸的鮪魚,價值新台幣430億元,無止盡的捕撈已經耗盡太平洋鮪魚群,也嚴重威脅永續漁業的發展。

參與了「隆運號」行動的海洋專案、主任高于棻解釋,所謂「洗魚」,就是向非國際漁業組織會員國的國家申請船籍,非法跨海捕魚,並將漁獲轉運其他合法漁船。再掛上其他國家船旗的船,則稱為「權宜船」。

根據漁業署估算,台灣人投資的權宜船數量,目前一共有108艘。可是,綠色和平組織卻堅稱這個數字達384艘。

綠色和平從去年開始的新策略是聯合區域力量,更有規模打擊非法捕撈。已展開「亞洲海洋保育運動」,希望集合台灣、中國大陸、日本、南韓、東南亞諸國,一起阻止猖獗的盜魚行為。

「現在全世界正面臨兩大危機:氣候變遷和海洋保育。氣候變遷,近年受到大家極大的關注,民眾的意識也愈來愈強烈,可是,海洋保育議題卻仍然受到忽視,」原本語氣和緩的伯頓這時難免提高了聲調說,人們預期海洋提供無止盡的營養糧食,這是不切實際的。

她指出,在美國,綠色和平也對一家生產罐裝鮪魚的食品業展開積極的對抗行動,最近成功說服超級市場,將有關商品下架。伯頓表示,只要有關企業不改變他們的作用方式,危害鮪魚生存,他們將不遺餘力地採取更多行動。

綠色和平不接受政企資源

數十年來綠色和平以行動激進聞名,但「你所看到的畫面,都是我們經過嚴謹的訓練,做好一切防護措施後才展開的行動,」她解釋,身為綠色和平行動成員,最危險的不是將自己鎖在船錨上,而是被執法單位逮捕入獄。

伯頓是英國人,在加入綠色和平之前是人權律師,每當有成員遭捕,她就須挺身而出,例如2009年在丹麥哥本哈根舉辦的氣候變遷會議,綠色和平成員盛裝打扮,躲過嚴密的安全防禦網,直闖丹麥女王為歡迎出席哥本哈根氣候峰會各國領袖舉行的晚宴,結果被捕。被逮捕的11人已經獲釋,目前正在等候審訊。

儘管如此,綠色和平在爭取環境議題依然毫不退縮。去年甫爭取來台設立辦公室,國內不少環保團體立即出面抗議,認為綠色和平接受來自中國大陸的金援,矮化台灣主權,甚至將「Greenpeace」改為「Greenplease China」,嘲諷意味十足。

針對質疑,伯頓澄清,綠色和平絕對不接受來自政府和企業的資源,所有經費皆透過民間籌措。綠色和平台灣辦公室更不允許在大陸籌措經費,因此沒有取悅大陸、矮化台灣的疑慮。

造紙毀雨林 監督森林保護

除了海洋的保育,綠色和平在台灣還鎖定一項任務,監督森林保護,重點主要聚焦在台灣的造紙業。

據她瞭解,台灣不少紙漿來源由印尼亞洲漿紙業金光集團(APP)提供,他們認為這家企業破壞了當地的原始熱帶雨林,威脅老虎、紅毛猩猩等瀕危物種及原住民的生存。綠色和平於去年要求台灣多家大型通路停止銷售這家企業的產品,已獲家樂福、頂好及屈臣氏通路商允諾配合。

在台灣只有短短一年,伯頓認為,還在幼兒階段的綠色和平算小有進展。她表示,綠色和平在世界各地推動的環境保護議題都是經過總部嚴謹的研究和反覆討論後決定的,「我們擁有非常明確的目標,也從不偏離這些目標。」

在台灣,一般民眾或許對海洋保育和森林保護議題,遠比不上像去年在國內鬧得沸沸揚揚的國光石化、白海豚、六輕大火等事件,但伯頓認為,只要人們開始意識到海洋保育和森林保護的重要,就會主動關懷。過去經常在世界各地創造衝突性話題的綠色和平,看來今後也將逐漸給台灣社會與企業更大的壓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