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西溪溼地 非誠勿擾

杭州 詩意之地
文 / 邱莉燕    
2010-09-01
瀏覽數 35,550+
西溪溼地 非誠勿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若從人造衛星上,給東經120度4秒北緯30度16秒一個大特寫,將會發現這裡正位於中國的杭州,在繁華市中心不遠處,有一片低窪的水網平原,宛若綠色的綢帶縱橫交錯。

它,名叫西溪濕地。

提到杭州,很多人會聯想到西湖,但自從2009年大陸賀歲片《非誠勿擾》這部愛情電影在大陸賣出高票房後,片中男主角看屋場景、宛如人間仙境的杭州西溪溼地,也跟著一夕暴紅。

西溪有多美?

經過幾個朝代精心建造的西湖,就像一個超大的江南園林,美輪美奐。西溪卻截然不同,未經開發的原始生態,擁有渾然天成的美,冷野淡雅。

西溪溼地的命運開麥拉,始於2003年。在此之前,這裡原先是杭州一處養豬養魚、污染嚴重的地方,但經過前任書記王國平的大力整治,花費近500億人民幣(約新台幣2366.7億元),極力恢復成千百年前的原始模樣,終於蛻變成水質乾淨的風景區。

但杭州市政府的格局更大,他們要的不只是增加一個足以和西湖媲美的新景點,還希望替杭州創造新的人文藝術高地。

總面積8.5平方公里、約相當於31.5個大安森林公園的西溪溼地,分為三大區域:一是國家溼地公園,一是「西溪天堂」五星級酒店群,另一個則是創意產業園。 這三區各自有不同的角色扮演,不同的功能定位,最特別的是,前兩者張開雙臂歡迎的是中外遊客到此一遊,但創意產業園擁抱的對象,卻僅限於藝術家和文化界名人,以及少數影視公司。

「因為錯位發展,能讓這個地方有不同的帶動力量,」杭州西溪濕地公園管委會主任張俊良說。

這樣的安排,讓西溪濕地迥異於中國其他的風景區及創意園區,既有豐富的自然景觀,也有優異的人才資源。 0溼地國家公園 就像是杭州的腎

其實西溪濕地,早在1800多年前就已出名,與濃妝淡抹兩相宜的西湖,和人文薈萃的西泠印社,並稱杭州「三西」。

西溪最初的含義,因它是在錢塘縣西部的一條溪水而得名,濕地的形成,主要是耕作時洩洪,此處被淹沒,久而久之就變成了濕地。

水是西溪國家溼地公園的靈魂,整個濕地約70%遍布著河道、池塘、湖泊和沼澤,六條河流縱橫交會,其間分布著眾多魚鱗狀的魚塘,號稱「地上有1000隻眼」。

一筆濃墨重彩,一筆輕舟橫渡,蒙太奇般剪接出西溪國家濕地公園如夢似幻的美景。水在村中,村在水中,雲天交映,景致十分獨特。

遊西溪,乘搖櫓船是最好的方式。這種小船僅容四人,上了船,隨著船夫或船娘雙手搖著一根長長的船櫓一上一下,向前剪出一道水痕,進入綠水深處。當船轉進蜿蜒而狹小的水道,外界的吵鬧喧囂頓時停止,在這裡收音,只能收到槳聲欸乃。

經過整治後的西溪濕地,水質的乾淨度達到大陸國家二級標準,船娘說,「別看這水濁濁的,其實可以直接喝。」

相傳,南宋高宗南渡後定都杭州,為了蓋皇宮曾經親往西溪勘察,深感這裡山清水秀,是建皇宮的好地方。但限於財力,只得將鳳凰山麓的州衙擴建為行宮。選址之後,宋高宗對大臣們不無遺憾地說:「西溪且留下。」

「留下」,從此成為西溪最美的一句形容詞,到了今日,變成努力做環保、讓美景永存的雙關語。

到了今天,杭州把西溪濕地比做城市的「腎」,具有涵養水源、淨化水質、調蓄洪水及氣候等功能,一旦「腎衰竭」,杭州的生態環境也會跟著惡化。

不被看好的悅榕莊 1個月損益兩平

為了大力保護生態,原先散居在濕地裡的好幾萬名的漁民和農民,一律遷出,由政府出錢補貼他們另外買房子,並訓練他們轉業,其中九成的人變成濕地的觀光船夫和船娘。

另外,為恢復動植物的多樣性,景區在充分尊重原有地形、地貌的基礎上恢復植被,保留下來的老柿子樹高達2802棵。

目前濕地內有白鷺、雀鷹、白額雁、斑嘴鴨、針尾雨燕等鳥類89種,占杭州所有鳥類總數的一半。

聯合國濕地國際組織便曾讚譽說:「杭州西溪的建設與保護經驗,值得在全世界城市推廣。」

由於發展旅遊,要有商業配套,濕地撥出旁邊的500頃土地,興建「西溪天堂」酒店群,由杭州旅遊集團出資興建,邀請悅榕莊、喜來登等共五家酒店設計管理,搭配購物中心和高檔餐廳。

第一家開幕營業的悅榕莊,相當受到歡迎。杭州西溪悅榕莊市場銷售總監丁寧說,一開始,悅榕莊選擇西溪落戶時,並不被同業看好。但營業一個多月,便已損益平衡,也令合作投資的杭州旅遊集團在大吃一驚之餘,也大喜過望。

創意產業園 邀文化人免費住

「杭州瞭解自己的定位,一定要打文化牌,」杭州宣傳部副部長汪小玫說:「所以,我們要把最好的空間留給文化人。」 因此,在美麗的西溪濕地公園裡,特別開闢出0.95平方公里,做為西溪創意產業園,並興建濕地別墅,做為藝術家及文化名人的工作室。

目前總共邀請到20位文化人,其中包括來自英國、號稱「世界創意產業之父」的約翰.霍金斯(John Howkins)、擔任過《異形4》特效總監的法國電影特效專家皮托夫(Pitof)、中國美術學院院長潘公凱、大陸小說家余華、《風聲》的編劇麥家、《滿城盡帶黃金甲》的編劇卞智洪,以及被譽為中國第一編劇的鄒靜之等。

台灣也有三位文化名人獲邀入駐,漫畫家朱德庸、蔡志忠,和舞台劇導演賴聲川。

安靜美麗的西溪,很適合「愛躲」的文化人,美景當前,似乎也很能激發出藝術家的靈感。

也難怪小說被改編成電影《菊豆》《集結號》的作家劉恆會說:「西溪濕地,其實是西溪『師』地。」 劉恆認為,在這裡,能以環境為師,以寧靜的自然為師;也能以同行為師,畫家、音樂家、藝術家之間互為老師;更能以己為師,在這寧靜的環境裡,促進自己深刻反省,反省職業,反省對未來人生的規劃。

而且住在這麼多藝術家聚集的地方,難免會互相串門子,在美景的激盪下,也許一部曠世巨作就誕生了。

有趣的是,名人聚落中,光是編劇就有七位,還有導演、作曲家、前主播,外加影視公司。從邀請哪些人入駐,就能看出西溪其實早就想得很清楚。

「我們選擇藝術家,以編劇為主,希望形成劇本、創造、影視發行的產業鏈,接著考慮畫家和漫畫家,也是跟影視產業關係密切的文化人,」張俊良說,像雕塑家,他們就不會考慮。

像園中最大的一幢、200多坪別墅,至今仍空著,汪小玫說是留給張藝謀的:「我們一直在邀請中。」

創意產業園也提供藝術家們最優渥的條件──每位獲邀者,任挑一幢最中意的別墅,選好之後,可免費使用20年,只要支付很少的管理費即可。工作室裡面要設計成什麼樣,也由藝術家們自己規劃──不過室內裝潢費要自付。

同在創意產業園的影視公司,待遇就沒這麼好,每個月要付租金,每平方公尺8毛錢人民幣。 最特別的是,藝術家們不必定期「繳交」作品給園區,在工作室裡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所事事或者是發呆,都沒有人會說第二句話。

「我們對他們沒有要求,只要喜歡杭州,常來杭州,」汪小玫深知,和文化人接觸,要讓他們心在杭州。因為他們來了後,城市的文化地位就會驟然提升。等到他們愛上這個城市,就會自然而然為杭州做出作品。

如此百分百誠意和魄力,幾乎就讓不喜歡受拘束的藝術家們買單了。

像余華便說:「對西溪的印象,第一喜歡,第二喜歡,第三不想離開。等讀初三的孩子獨立了,一年我會有300天在杭州,直到他們(市政府)討厭我為止。」

而賴聲川也決定為西溪編一齣舞台劇,預估能讓西溪更加聲名遠播。 相信不久之後,這批文藝隊伍,就能令西溪這一方土地氣韻生動起來,成為中國文化創意領域的新地標。

本文出自 2010 / 09 月號

第29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旅遊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