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冒險教育玩出大能力

《玩出探索力》引起廣大迴響
文 / 林讓均    
2009-06-01
瀏覽數 34,300+
冒險教育玩出大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5月中,桃園龍潭進行的「亞洲冒險學習國際研討會」,參加者近200人,其中有大學教授、中學校長、企業主管、科技工程師和軍官等職業。

看來童心未泯的這群人,三天會議中,聚在一起聊的主題,經常是「怎麼玩」,除了討論各種玩法,不時還圍成一圈,玩得不亦樂乎。

會中還請來許多該領域的國外講者,包括美國探索型學習學校(Expeditionary Learning School)的創辦人Gregory Farrell、專長體驗教育與冒險治療的Michael Gass。

「玩」出新人才的核心能力

主辦這場研討會的台灣外展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廖炳煌說,這次的研討會算是國內首度有系統地引薦相關理論與實踐方法,可以運用在學校、企業團體、家庭,甚至是軍隊中。

與會的奇美電子經理洪碧原說,團體冒險方案可幫助活化公司組織,讓員工進一步體會企業文化,更容易在跨部門溝通時交流出火花。近年,奇美電子也與外展基金會合作,在台南樹谷園區設立戶外挑戰基地。

「我們引進團體冒險遊戲,顛覆傳統的訓練方式,證明軍隊現在也很創新!」在軍中大力推倡冒險教育、並為之定名為「合理冒險訓練」的陸軍司令部文宣心戰組委員林興禮說,現在陸軍每一梯新兵都會接受一次冒險訓練。

而處於文化不利地區的偏遠學校,則嘗試在教室內落實「體驗教育」「探索型學習」的精神,來刺激學生的學習動機,並拉抬課業的表現。

看來,崇尚「做中學」精神的「探索型學習」正在各領域發燒,大家也都期待,玩不只是玩,還可以玩出大能力!

以下是本次研討會專家的分享:

探索型學習:強調全人發展

為了參加這次「亞洲冒險學習國際研討會」,美國探索型學習學校ELS (Expeditionary Learning School)創辦人Gregory Farrell第一次來到台灣。

在課堂上,與會人士通常急切地想知道探索型學習學校究竟如何運作,為何連美國總統歐巴馬都豎起大拇指。

1993年,本是夏威夷一位中學英文老師的Farrell,在參加過一個月的外展課程之後,發現這套方法應該可以應用在教育上。

正巧,美國1990年代初興起的「新美國運動」也想對教育有所改革,徵求可行的教育方案。由Farrell等人發起、立基在外展精神上的探索型學習方案,就在800多個提案中脫穎而出,與其他十個方案一起獲選。

從1993年的十個學校開始,目前美國大約有150個學校引進探索型學習系統。

為什麼叫做探索型學習?「學習本身就是一場冒險啊!」Farrell說,學習就好像爬山,你要做好準備,與別人一起合作探索,然後面對可能或不可能達成的挑戰,等到成功達成任務、克服了恐懼,就會有自信邁向下一個學習目標。

Farrell說明,在這個學習過程中,自我探索也是重點。因此,在探索型學習的課堂上,老師通常不多話,讓學生組成小團體,針對一個議題做深度討論與研究,老師的角色就是發現孩子們的差異性,加以引導與協助。除了課業的深度體驗學習,探索學習還強調全人發展,注重孩子的人格教育。當然,戶外活動也多了點。

少就是多,合作比競爭重要

Farrell表示,曾有偉大的學者說,「教學不(只)是說話,學習不(只)是聽講」。

「在ELS裡,實際的狀況是:教學是專注聆聽,但學習可能是大聲說話,」Farrell笑道,。

在探索型學習中,充分實踐「少就是多」(Less Is More)的原則,不訂定繁雜的課程進度,一個議題可以研究兩個月。但,這議題可能整合進讀寫、語言、歷史與數學等的學習,並且加入現實議題做延伸討論。

「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親身去體驗事物!」Farrell說,在這樣深度的學習過程中,孩子們知道如何去蒐集資料、溝通合作、發展研究計畫,自然而然就把自己培養成一位「專家」。

為了確保教學品質,Farrell和ELS系統會與學校密切合作。

除了協助釐清學校要發展的主要特色、預算運用,每位老師一年還得接受15~20天的培訓,ELS系統也會派出有優秀教學資歷的課程設計者,到學校協助設計課程。

對於「競爭力」在台灣好像過度被強調,Farrell倒覺得,「合作」比競爭更重要。

「出了社會,沒有考試了,大家拿什麼評鑑你?工作的品質啊!」Farrell說,探索型學校學生成績 表現出色,作品也多,就是為了讓學生提早接軌現實世界,把能力應用在未來工作上。例如演話劇、演說、出書、發表論文等,這些作品的品質也列為教學評鑑的指標。

Farrell觀察到台灣的教育現場充滿焦慮,因為有太多法規未鬆綁、校長太常輪調,也沒有足夠的教學支援系統。

他提出建議,在既有體制未有調整的狀況下,可以試著小範圍地引進遠探索型學習法,例如善用小團體作深度學習,和慢慢嘗試改變的可能性。

體驗教育:讓孩子成好學習者

來自美國的學者Michael Gass是新罕布夏大學人體運動學系主任,專長則在體驗教育,並以此為根基發展出全新的「冒險諮商與治療」領域。

「所謂體驗教育,核心概念就是讓孩子成為更好的學習者,願意主動去學習,不只接觸教科書等二、三手資料,最好能直接體驗、從做中學!」

Gass說,對於升學主義仍發達的台灣來說,體驗教育尤其重要。

他就曾在7-ELEVEn便利商店,看到一群孩子分工寫作業,然後互抄答案。

他好奇地問孩子「這樣記得住嗎?」孩子愁容滿面地說,「當然會忘記啊!我的大腦很有限,還要拿來背其他科目耶!」這群孩子隨後又趕往補習班,繼續複習教科書上的知識。

Gass歎道,孩子搞錯了,不是大腦空間有限,而是學習法錯誤!因為所學的知識缺少整合,更沒有實際的操作與應用。

他也指出一個迷思:體驗本身不等於學習。必須要把關鍵的學習概念,與其他學科整合並延伸到現實中,持續這樣的探索過程,直到孩子能夠自主學習並活用所學。

「在全球化的時代,得和多國、多個市場做許多跨領域交流,你要懂得去和別的文化背景的人溝通合作,」Gass說,體驗教育強調的另一點,就是合作學習,發展社會技巧與人際關係。

萬里推體驗,孩子學溝通技巧

在台灣,Gass也將啟動一個體驗學習計畫。

「大家還是認為成績是重要的,那我們就用不一樣的方法,來敎同樣的、他們已經學過的教材,看看效果如何!」Gass說,一旦成功,就有機會帶動台灣教育界的反思與行動。

參與計畫的萬里國中校長施青珍說,「做到什麼地步,都是賺到!」因為萬中的學業成績普遍低落,老師們再努力也一愁莫展,有了這計畫,他們將重新設計課程,讓孩子願意多參與學習活動。

也參與該計畫評鑑的師大教育系副教授王麗雲表示,體驗教育在台灣從未被有系統地落實,這個計畫的關鍵還是要看身為課程執行者的老師,要怎麼把課本與生活結合,讓孩子自己去組織知識架構、深化所學。

Gass亦是「冒險治療與諮商」的知名學者,將冒險體驗導入心理治療與犯罪矯正領域。

「什麼樣的活動,可以讓人同時管理怒氣、負責、有同理心與尊重他人呢?」研討會上,Gass的課堂無法打瞌睡,因為他每講一段落就要分組討論,再請各組示範成果。

Gass的冒險治療也被導入美國監獄系統,特別是青少年罪犯。「你知道嗎?美國的成年犯中,3∕4曾經是少年犯呀!」Gass指出,光是說教對這些有偏差行為、心理損傷的孩子沒用,透過一些有趣的冒險活動,可以有更多機會教育,孩子也能從中學到人際溝通等重返社會的技巧。

在一些學校,Gass也推行「冒險諮商」,對象是那些孤癖、無法融入學校的孩子。

Gass訪談時,當場和記者扳起手腕,以此舉例說明。他說一般以為有人輸才有人贏,但是如果兩人協議好,輪流讓對方扳倒得分,就會創造雙贏的局面。

Gass笑道這可不是作弊喔,而是「冒險諮商與治療,就是要你改變行為、態度,學著去溝通、同理思考,如此就有機會改變經驗值,進而改變整個人生!」

從《遠見》雜誌提出的〈玩出探索力〉,到冒險體驗教育體系引進學校體系內,體驗教育無疑是教育現場的新顯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