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業多元化與專業化的考量

文 / 刁明芳    
2005-12-01
瀏覽數 15,150+
企業多元化與專業化的考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主持人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院長張維炯教授

與談人

奇異(GE)副總裁∕中國醫療集團總裁陳治

統一企業執行副總經理羅智先

杉杉集團董事長鄭永剛

張維炯(以下簡稱張):對於企業多元化和專業化的問題,想聽聽各位的意見?

羅智先(以下簡稱羅):產業多元化沒有好與不好的問題,而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結果。特別是當企業還屬於創業時,多元化就會很自然的形成。形成背景非常簡單,一是在動機上要保持組織不斷成長來消化這個公司過剩的資源,二是在公司組織內部也能夠提供平台,讓更多的聰明才智以及資源更好發揮,所以,多元化就變成非常自然的結果。

以統一為例,我們是從麵粉起家的,要談多元化的話,統一企業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典範。台灣有個玩笑話:統一企業除了棺材不做之外,可能所有的行業都介入。以我們的企業版圖來看,其實真的不遠了,甚至連棺材相關的殯葬服務業也介入了。

統一企業三十八年的發展過程裡,我們台灣只有兩千三百萬人口,這個海島型經濟是非常狹小的。為保持成長,我們勢必從食品開始介入所有其他不相關的產業,集團也必須建立一個機制,幫助原有的機能發揮得更好。集團多餘的資源必須有效地消化,所以,統一企業就變成一個無所不包的龐大體系;但是隨著時空背景變化,我們發現,處理多元化的產業,其實很困難。

全世界的顧問公司過去也曾經找過統一,甚至願意免費為統一提供服務。因為他們覺得,在全世界的發展體系上,從來沒有像統一那樣有趣的公司,可以進入數百個產業,而且表現都在平均水準之上。我記得1993年哈佛管理學院也曾經把統一納入研究案例。

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家公司能提供一個很完整的結論,甚至很多公司做到一半的時候就投降了。統一的發展在華人企業界是個不尋常的典範;創業家有充分的動力,對組織有絕對的責任心;必須要對公司每一個員工的未來負責;所以不斷地在創造機會,不斷地在創造舞臺,來消化組織的機能。

我記得在十年、二十年前,統一是當時全國的年輕人非常喜歡進入的企業,因為只要進統一,只要道德行為端正,哪怕專業技術是不夠,只要好好做兩年就可獨當一面到外面去做總經理。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食品製造、零售,我們也有棒球隊,也做科技產品,非常多元化。但是我們最近在發展上也嚴肅地檢討,我們這種營運策略以及定位,至少在現階段是很值得爭議的,所以目前公司也在做調整。

張:現在統一集團下面,獨立的公司數量有多少?

羅:兩個月前,我們的董事會剛剛做清點,在政府登記的公司總共四百九十六家。

張: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統一的老總非常博學,我是非常相信的,因為這個企業做得那麼好,肯定有一大批成功的企業家在運作。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他們也非常誠惶誠恐,因為現在科學發展到了這樣的程度,不像在十六、十七世紀時,一個人可以同時懂天文、地理、歷史,現在每一個行業都講究專業,要去瞭解那麼多的行業裡面的運作,確實是一個問題。請教全球著名的GE公司怎麼做?

陳治(以下簡稱陳):GE有一些歷史的機緣和必然性,我們創辦人是愛迪生,是從電器開始,然後衍生一些不同的產業,所以從頭來說我們是一個多元化經營的公司,但也是歷史造成的。在一百二十七年發展的過程中碰到了一戰、二戰,到二十多年前威爾許(Jack Welch)擔任董事長,有二百四十八個主要產品線。

1980年威爾許接任的時候,開始集中力道,經過相當時間整合到十三個主要不同的業務部門,橫跨工業和金融。

911後又發生大變化,整合到六個部門,整個GE發展過程也是多元化很多;超出自己能力管理範圍之內,然後再整合,我們有能力管好,很多不同的業務可以做得很好。

張:鄭總你是在企業最高端的,聽了GE的說法之後有什麼想法?

鄭永剛(以下簡稱鄭):我們企業是一個國內既專業化又多元化的案例,我們從1989年接手這個企業就提出了品牌戰略,在我介入之前是給國外做加工的,我介入以後,發現最核心的價值就是品牌。

我被第一屆中國服裝協會選為行業協會的副會長,後來又兼任服裝行業設計協會的副主席,這個專業化我們做得非常棒。1999年1月從寧波總部遷址到上海,公司也上市了,我們感覺到這個領域的專業化,不能滿足我們企業發展戰略需要,於是追求新的發展,總部開始成立了杉杉投資控股,換句話說經營的人還是專業的,投資開始多元化。投了兩個領域,一個是鋰電池的電解液,中國原來國家的探索研究所整個所的核心骨幹全部被聘到我們企業裡面。專業人員經營專業產品一定要專業,但是做為投資者要多元化。從1999年至今,我們的競爭對手是日本,就是世界巨頭企業,我們進入前三名,而國內是最強的。

第二塊是收購哈爾濱銅業集團,銅業最近發布的全國行業十大指標,我們名列第一,今年效益非常好,投資收購了原來有特色的大企業,最近又要在全球尋找資源;多元化投資和專業化經營,我們到目前為止都做得非常好。

不過,暴利過後就是微利時代。我自己也在感受,因為我當老總、廠長整整二十年,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經濟發展,我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國內企業家通常的經驗就是發展,然後是更大的發展,將來馬上感受到的是微利年景,這時候粗獷型的經營模式和理念可能要被洗牌,今天兩位談的多元化整合問題,我也感同身受。

張:很有意思的對話。一個大企業因為面對的行業非常多,正在逐步考慮能不能再少一點、再精一點;而一個正在面對潛力無限、還沒有人占據、競爭還不是非常激烈的市場的企業家,當然有很多的投資可以再去擴充,請問羅總,剛才聽了GE的作法以後,統一的四百多個企業是不是也打算要精簡和重整?

羅:對統一企業來講,有兩個面要考慮:一個是現實的面向;一個是感情上的面向。現實的面向大概從十年前開始,特別是台灣開放對中國大陸間接投資以後,整個統一的營運範圍有了很大的改變,也促成我們董事會開始重新思考統一的定位問題。

感情上,過去三十八年能夠做的也做了,也成功了,一輩子沒有什麼遺憾;在感情上沒有像以前那麼執著。從這兩個因素考慮,開始嚴肅地思考統一的核心能力到底在哪一塊?

我們建立了非常重要的觀念,賺錢不等於是價值;我們很多公司是賺錢的,但是這個賺錢會不會在未來的日子裡給這個企業創造一個永續經營的價值,未必是等號。

統一是從食品起家,我們有非常好的核心技能;中國大陸開放,東協十加一的市場,我也非常贊成高希均博士講的,我們統一也沒有那麼貪心,選一個中國,選一個印度,再選俄羅斯;把市場加起來已經有三十億人口可以讓統一好好發揮;在這種架構下,我們要思考是不是要去養那麼多的企業,還是將來統一整個營運就朝向食品方面繼續發揚光大?在流通上、然後在零售通路上發揚光大,把規模做得更大;除了三大塊之外,其他的部分就開始陸陸續續地處理。

例如,兩年前處理金融產業,對股東來講也有交代。我們承認現階段自己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的能力,所以比較知足,類似GE的作法。在地緣性來講,統一仍會以大亞洲為活動範圍。

陳:目前GE的營業額超過1800億美元,1990年代,在華爾街GE基本上是以每年12%到15%在成長,一年要成長150億美元,到今天我們要成長8%左右。

我們總在想辦法成長,且是高質量的成長,必須要到一個新的市場去,到新的行業裡,把重要的資源往那推,完全是按照成長出發的。在1980年代,很多人說GE像組合者;威爾許說我們是一個整合的多元化,整個公司的管理有一些特殊的管理結構和作法。

羅:的確,不管從資源分配還是公司治理方面來講,有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一個人的智力及精力有限,當你管理那麼多不同產業的時候,沒有足夠的透視度,很難在資源分配及永續經營上做出很合理及很好的判斷;所以往往為了遷就事實,在心知肚明的情況下,我們所有的營運必須仰仗總經理的道德和能力。如果這公司做得好,我是非常的幸運;相反的,不要說道德出問題,如果能力有問題或在產業上做出誤判,等發現時往往已經太晚;這是非常現實的考驗,更遑論集團裡的文化及價值觀,基本上不同的產業需要不同的文化和價值觀,才能把企業做好。

鄭:人的確是最麻煩的,我當了二十年的廠長和老總,最頭痛的就是人。人才的標準首先是道德,第二是能力,再一個就是價值觀能不能認同;當然前提必須是具有這個產品和產業的專業認識。我們的作法是初期用機制來保證,用最簡單的話來講叫聘股老闆,就是你投資讓他也占股份。他要什麼你給什麼,所謂的雙贏、共贏大概就是從這開始的。

陳:經過一百多年的歷練,有些東西的確可以讓國內企業參考,雖然我們跨足很多不同的行業,但是公司經營方面還是有很多的共同點;有的是用技術創新,有人是用人才優勢,有的是用品牌優勢,但是整個價值觀是必須相同,從價值觀開始,必須統一思想。

接著公司的運作模式必須要統一,人事管理在幾月做好,整個產品計畫是幾月做,營運計畫是什麼時候做,每一個公司,每一個部門雖然業務不一樣,但是營運模式都是一樣的。另外對人才的培養也是統一的;整個機制管理、領導的觀念必須統一;公司的舉措方面來講也要統一;全球化,電子商務等是統一的;還有在總部的研發中心,很多基礎的研究也是統一的。各個業務部門有不同的研究人員,但是基礎是統一的;還有一些財務的管理也必須統一;還有公司的品牌形象統一。

在這情況下,各個業務部門有不同的操作方式,就照自己的業務去做。再高一層來說,關於資源的分配,資源分配還是在總部。投資到哪一方面,各個業務部門頂多也在相關行業多元化,但對整個公司的成長,新興市場是由公司總部來投入的;人才的管理權在公司總部統一管理,可以兼顧統一性,也可以兼顧行業特別性,在一個基礎上面,來一個「民主集中」制。(刁明芳整理)

張維炯

● 張維炯為中歐國際工商學院副院長

● 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由上海市政府與歐盟於1994年共同創辦,1995年在中國率先開設EMBA課程

● 2005年全球商學院排名中為第二十二名

● 英國《金融時報》2005年最新公布的國際商學院排名,中歐國際工商學院位居全球第十三,該學院已連續五年進入世界五十強

陳治

● 陳治為奇異公司全球副總裁

● 奇異連續七年蟬聯英國《金融時報》評選全球最受尊敬公司榜首

● 奇異於2004年獲得「首屆中國最佳企業公民行為獎」

羅智先

● 羅智先為統一企業執行副總經理

● 統一目前為大中華地區第一大食品公司。

● 統一企業在大陸共投資五十餘家企業,投資總額約26億美金 。

鄭永剛

● 鄭永剛為杉杉集團董事長

● 杉杉集團是以生產和銷售西服及服裝為基礎,並多元化經營的產業集團。其綜合經濟效益居中國服裝百強企業榜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