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悠遊「卡」在哪裡?

文 / 張彥文    
2005-12-01
瀏覽數 20,150+
悠遊「卡」在哪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市的悠遊卡發行量已經突破六百萬張,這套系統不但大幅增加公共運輸的進出速度;而且這種非接觸式的卡片,不論放在夾克或皮包內,只要在讀卡機前面晃一晃,就可以很輕易地感應扣款,幾乎已經成了大台北通勤族身上必備的一張卡片。

現在這類卡片在台灣遍地開花,基隆交通卡、台北悠遊卡、台中e通卡、南台灣TaiwanMoney Card,再加上高雄捷運、高速公路電子收費及高鐵也可能各發行自己的卡……,將來想要環島旅行的民眾,可能得先花兩天時間搞清楚各種卡片的用途才能出門;對國外來的觀光客而言,更是酷刑。

「智慧卡太大材小用了,」亞太區智慧卡協會總監張志強搖頭說道,現在亞洲各國,包括香港、日本、新加坡,幾乎都將公共交通運輸票證,延伸為多面向服務,希望讓大家的口袋裡的卡片愈少愈好(見頁176表一);唯有台灣反其道而行,卡片能用的功能既少,涵蓋地域也小(見頁176表二)。「這哪叫智慧卡,乾脆改名叫愚笨卡好了,」手上拿著悠遊卡,一位長期觀察台灣智慧卡發展者諷刺地說。

法令綁住了智慧

以台灣本島最早推出非接觸式智慧卡系統的悠遊卡來說,一開始就設定為大台北地區使用的公眾運輸票證系統,甚至不包括停車場收費。

隨著發行量的擴大、民眾使用習慣的成型、以及國際經驗的累積,當大家想推廣悠遊卡使用面的時候,卻礙於銀行法四十二條的規定:非銀行不得發行現金儲值卡,一道法令就把發行悠遊卡的台北智慧卡票證公司綁住了。因為像香港八達通最便利的小額消費,也被我國法令劃入銀行業務。

台北智慧卡票證公司董事長歐晉德,談到這個問題十分無奈,他認為,人是活的,為什麼一條法令就可以把所有民眾的便利性全綁死了?

「電影院賣票是銀行的工作嗎?」歐晉德認為,民眾使用悠遊卡來做小額付費,一樣可以視為票證功能的一環;民眾只是把錢先交給智慧卡公司,由悠遊卡公司依據清算的機制去拆帳。

換句話說,就是商店、電影院、博物館這類的地方,和智慧卡公司訂立契約,把大家的消費整合在一個介面上,「商店有人幫你數鈔票,動物園也不用雇人賣票、收票,等於有人幫你看門管帳哪!」歐晉德認為,政府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解釋法令,就不會拘泥於一定要由銀行來做;政府如果真的要介入,也可以成立監督機構查帳,保護大家的權益。

香港八達通能變通

現在台北智慧卡票證公司只好採取「自力救濟」:聯合中國信託、國泰世華、台北富邦及台新四家銀行,發行聯名信用卡,以解決銀行法限制的問題,等於在信用卡中放入悠遊卡的晶片,算是權宜之計。

曾任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的首都客運董事長李博文認為,香港在八達通卡發行的三年之內,就看到社會的需求,立刻做出回應,值得參考。

1997年香港剛推出八達通卡的時候,政府也擔心如果擴大使用範圍,會不會造成信用過度擴張,萬一發卡公司倒閉,如何保護民眾權益等問題。不過在2000年時,香港修改法令,發給八達通「接受存款公司」(deposit only)的執照,將功能限縮在儲值及消費,也就是存多少才能用多少。這讓八達通迅速擴展到便利商店、餐飲業,甚至學校。

長期研究智慧型運輸系統的台大土木系教授張學孔也指出,依據美國的研究,以票證為中心的智慧卡或小額付費,占整體消費市場的比例有限,不至於因為公司倒閉等情況,而造成對金融秩序的重大傷害。所以包括美國、澳洲、日本等國,都沒有類似台灣的法令限制。

不過對於法令解釋或鬆綁的問題,相關機構則是互踢皮球,財政部表示負責銀行監理業務的銀行局,現在劃歸金管會,但金管會或銀行局都不願意表示意見。

亞太區智慧卡協會張志強認為,政府的態度說明了我們正處於管理上的混沌期;因為要做到一卡通行,可能牽涉到財政部、經濟部、金管會、交通部等的相關業務,「他自己一個(部會)都搞不定,乾脆不談算了。」

張學孔直言,政府只重視大型工程,將運輸管理系統視為枝梢末節,才會放任各方勢力爭食市場,沒有積極的作為。

檯面下角力不停

法令限制似乎是最大的障礙,不過多位瞭解內情的人士指出,這張卡的商業利益驚人,每個人都想分一杯羹,才會造成現在各據山頭的情況。其實從悠遊卡推出之始,檯面下的角力就不曾停止。

張學孔表示,當初成立台北智慧卡公司的時候,是包括捷運公司在內的公股占52%,而包括公車業者在內的民股則占48%;但公車業者一直不願意接受,「公車業者每天的旅次比捷運要多八十萬,居然還分得比較少,他當然不服氣,」張學孔指出,悠遊卡一開始就遇到難題。

後來台北市長馬英九想出一招被李博文形容是「以夷制夷」的高招,順利解決紛爭。

當時李博文是公車公會的理事長,更是被形容為「傳統產業」,背後政商勢力錯綜複雜的公車業的大老。馬英九請他接任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在他的折衝之下,台北智慧卡公司才得以成立,悠遊卡也在2002年6月正式上線營運。

談到這段過程,李博文至今仍然回憶鮮明,「每天都緊張得好像在救災,」他笑著說。

李博文指出,以往習慣現金收入的公車業者,最關切的是拆帳問題。在悠遊卡正式營運前的測試階段,捷運公司每天傍晚都要召集所有一級主管,共同討論儲值、扣款、分配有沒有出現問題。這些看來平常的測試過程,李博文用「救災」「如臨大敵」等形容詞,可見當時他肩上的壓力頗重。

隨著悠遊卡的發行量不斷上揚,垂涎其中利益的人也愈來愈多,大家看到的其實是捷運及公車之外的應用。依據張學孔的估計,光只是把悠遊卡延伸到計程車的付費,每年在大台北地區就至少可以創造超過新台幣400億元的營收,是目前大眾運輸系統的二.五倍,若是能進一步擴張到小額付費的領域,商業利益更為可觀。

「想想看,你出門一定會帶哪一張卡?」協助Taiwan Money Card建置的宏碁電子化服務事業群副總馮文傑說,現在大家的身邊都有一大堆卡,要成為你每天一定會放在皮包裡的那一張卡才最重要,而整合小額付費的交通智慧卡就具有這樣的潛力。

利之所趨 政商總動員

以後若是悠遊卡結合身分證、學生證、健保卡、會員卡……,只要多一種功能,就多一項商機。

利之所趨,導致大家都希望能取得發卡的主導權,才會造成目前市面上至少有四套以上不同的智慧卡系統,而且不能互通;在大家互不相讓的情況下,民眾只能歎息,小小一個台灣,為什麼要弄那麼多卡?

更糟的是,這樣的做法只會造成資源的浪費;專家學者指出,智慧卡系統在建置之初,都要為以後的容量做好準備。以台北悠遊卡的主機來說,原始設計是每天可以處理九百萬筆以上的資料,但是目前的使用量大約只有三百萬,所以一定要衝到一定的數量才能開始賺錢。現在大家各做各的,不僅無法擴張使用量,萬一經營不善倒閉或被併購,那麼建置成本的損失、重建新系統的花費,可能都得由民眾埋單。

現在看好這個市場的業者愈來愈多,銀行業者也都紛紛進場,相關人士透露,現在經濟部在做「近端行動交易服務計畫聯盟」,打算將悠遊卡晶片結合在手機之內,「將來是不是電信業者也要來參一腳?」這位人士憂心地指出,政府放任不管,絕非民眾之福。

最令人憂心的是,連智慧卡都扯上了政治。幾乎所有人都承認,當馬英九主政的台北市,成功發展出悠遊卡之後,南部七縣市的Taiwan Money Card多少有要和台北打擂台的意味;而有些政治人物看到悠遊卡受民眾歡迎的程度,也急著弄一張卡,表示「你有我也有」,這種意氣之爭,讓學者專家感到無奈。

一卡通仍是當務之急

許多瞭解香港八達通成功發展過程的學者專家都表示,香港政府的重視與介入絕對是關鍵,他們瞭解到這張卡關乎民眾生活的需求及便利;瞭解一定要有足夠的發卡量才能吸引商家投入。

因此現在台灣是否能夠做到一卡全國走透透,也全在政府是否把這項工作當一回事,還是就像學者所言,政府只重視能夠剪綵的大型工程。

張學孔表示,智慧卡系統最早是法國人發明的,但是亞洲國家將這套系統發揚光大,在歐美目前都還沒有亞洲幾個城市的規模。

學者專家建議,政府可以成立專門機構,負責協調技術如系統整合、建置流程、拆帳機制、帳務監督等,甚至要求參與的銀行或廠商提撥一定比例的準備金,以保障民眾儲值的金額不會受損。總之要站在民眾的角度著想:只要一張卡,就可以走遍全台灣。

由於已經有多張類似的智慧卡在不同地區發行,學者建議可以從多卡合一的方式著手,讓各地保有發卡權,但把系統整合起來;例如,台中的民眾仍然用台中e卡通,不過這張卡一樣能搭乘台北捷運。一來可以節省重新建置的成本,同時可以減少地方上的阻力。

但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人對於未來的整合抱持樂觀的態度。首都客運董事長李博文說,當初他只不過整合台北市的公車業者,就已經困難重重,現在情勢更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那麼多勢力介入,你說誰聽誰的?」再加上政府似乎仍未關注到這個領域,李博文認為,短期之內,台灣的智慧卡似乎只能「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小辭典-八達通卡

八達通是由香港主要運輸業者共同成立的民營公司《聯俊達》發行,1997年9月開始營運,目前流通量已超過一千兩百萬張。除了可使用於公車、地鐵、渡輪等公共運具之外,也可在超過三百家超級市場、快餐店、戲院等商店消費。

台北智慧卡票證公司董事長歐晉德:改革,就在一念之間

一個進步社會應該看的是大多數民眾的生活,而不是金字塔頂端的消費者。大台北地區六百萬人口,多數人每天最常進行的消費活動,都是100元上下的小額消費,不可能通通都用信用卡,現在我們有了悠遊卡這樣的付費機制,如果把它的功能局限在交通,就沒有充分發揮它的機制。

銀行法不讓我們發行現金儲值卡,這個規定很奇怪。我常常舉例說,現在民眾去動物園必須買門票,動物園就必須去印門票,然後擺一個人坐在售票口賣票,之後還得雇兩個人在門口收票,收下來的門票還得當廢紙處理,一天營業結束之後,還得清點一疊疊的鈔票跟零錢……。花了這麼多的成本只不過是為了讓民眾進門,這是多大的浪費?

如果我們用悠遊卡,只要「嗶」一聲,一切就搞定了,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政府一定要說是銀行的業務?

現在為了配合政府的法令,我們只好跟銀行合作發行聯名悠遊卡。但這對民眾還是不方便,悠遊卡我只要去捷運站或便利商店隨時可以買,但是現在為了這張卡,我還得去銀行辦手續。其實這一切只在一個關鍵,有沒有以民眾的便利為最重要的考量,一念之間就可以改善整個社會的效率和競爭力。(張彥文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