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國防役絆住精英教育?

文 / 陳怡貝    
2005-10-01
瀏覽數 14,650+
國防役絆住精英教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群人進入社會的經驗,遠超過他們的父執輩的理解範圍。

加入國防訓儲役(俗稱國防役)的林先生,在某財團法人研究單位上班,辦公室冷氣舒適,整天埋首電腦前寫程式,下班後偶而與三五好友相約打球,有空跟女朋友見面吃個飯,然後回家睡覺。這種每天穿牛仔褲、T恤到公司上班的生活,跟以往念研究所時,每天到實驗室報到的日子差異不大,也與一般人認知中的高科技公司工程師沒兩樣。

訓儲人員工程師,平均月薪新台幣4萬元,一些在民間高科技公司上班的,雖然壓力大一點,但是有股票拿。

畢業後,林先生的碩士班同學幾乎都走國防役這條路,繼續念博士的屈指可數,出國深造的幾乎沒有。

國防役男乃高科技必爭之才

「留才,從報到那一刻開始。」明基電通人力資源處協理童文池在人力創新獎經驗分享典禮上,點出了高科技業人才普遍流動率高的特性。企業最擔心的莫過於投資大筆教育訓練費用,但受訓人才被挖角,反被競爭廠商所用。

訓儲人員卻讓業者很安心,因為約一簽就是四年。「素質高、工作態度佳、具創意」是用人單位普遍的評價。據經濟部2003年委託的民調更顯示,用人單位的滿意度達95%。

一年約三千五百個國防役名額早已是高科技廠商兵家必爭之地,高薪和股票是強力招「才」伎倆,過去景氣好時,甚至不乏「退伍即退休」的例子。用心的企業,從錄用的訓儲人員還在關西新兵訓練中心受訓時就前往懇親,又是美食、又是噓寒問暖的讓人好不窩心;進入企業後,更有完整的培訓計畫伺候。以鴻海為例,任用訓儲人員的四年間,仔細地依其個人專長、志趣,安排了基礎訓練、在職訓練、學歷教育等培訓計畫,期望讓訓儲人員與企業雙贏。

四年役滿大夢初醒?

但卻不是所有訓儲人員都這麼幸運,曾有調查顯示,四成二的訓儲人員後悔進入目前的公司。

吳先生碩士班畢業前順利申請到國防役,為了不用當兵、有正職薪水可拿,沾沾自喜了好一陣子。沒想到,進入公司後才發現,名為「工程師」,實際卻是「高級加工男工」,但一綁四年,欲哭無淚。

幸運一點的,林先生在財團法人,真的是「研發」工程師,也滿意工作,但有時會思考役滿後的出路。學長們曾提醒他,很多訓儲人員從「安逸的」財團法人退伍後,卻進不了一般民營企業。

「程度差這麼多,」某晶片設計公司資深人資主管Rober(化名)一面說,兩個手掌一上一下比劃著,「根本沒辦法用,」指的是較低的那隻手掌,比喻著部分國防役退伍工程師。訓儲人員進到用人單位後,往往沒有選擇的空間,「四年是他們的精華歲月耶!」Rober感歎部分訓儲人員的才華就這樣被埋葬。

「研發替代役」擴大範圍

「一樣當兵,怎麼人家是工程師,我卻吹了一年八個月的海風?」劉先生在馬祖東引當兵,三個月才能回台灣一次,甚至錯過祖母的最後一面,心裡無限感慨,這也是許多一般兵的心聲。

國防役當初成立動機是為了扶植高科技產業、讓學有專精的優秀理工人才不因入伍服役而「武功盡失」;然而,公平性、待遇合理性、法源和繁複的申請過程總是飽受爭議。

因此,國防部計畫將國防役的優點加以精進,轉型為由內政部辦理的「研發替代役」。

轉型後的「研發替代役」,除了有正當法源、待遇落差大幅縮小、簡化企業申請程序外,更擴大了企業與役男兩造的適用範圍。此外,新制不獨厚理、工、醫、農領域的役男,文、法、商等其他領域的役男也可加入甄選,名額亦將從現在的每年三千五百名逐年提高到一萬名。

值得注意的是,未來研發替代役男前一年六個月的薪俸將比照義務役少尉軍官,約1萬8000元。業界擔心可能影響役男工作態度,甚至使真正優秀的人才不願意申請國防役,產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效應。

改制在即,企業利空?

「還是會申請,」台科大電機所的陳同學不為所動地說,雖然薪俸縮水,但可增加經驗、提前到理想公司卡位;當然,若是公司有完整的培訓、提供進修的機會將會更吸引人。清大資工所沈同學以「雖然會顧慮到錢,但選工作就像投資一樣,」表達類似看法。

持不同想法的也大有人在,像是台大資工所張同學,早有出國進修計畫,薪俸多寡他不在乎,但他不願意被綁四年,只想趕快完成這個義務。

概括而論,前階段的薪俸縮水的確令這些役男失望,但卻不至強烈地影響其申請意願。除了另有規劃的人外,不因當兵而中斷研究、不用受軍事訓練等條件仍為有意申請者提供充分的誘因。

中央人資所所長林文政提醒,企業應永遠將「良禽擇木而棲」放在心上,若企業形象清新、體質優良且具發展潛力,並不用擔心優質人才不上門。此外,針對前階段的低薪俸可能產生的工作態度不佳、生產力低落問題,企業不妨以績效考核加以牽制。言明前一年半的表現,將影響之後薪俸回歸市場機制時的定價,並納入四年約滿後是否繼續任用、升遷的考量因素。

國家育才應從根思考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曾呼籲,優渥的國防役吸收走大部分的人才,導致出國留學人數銳減,恐怕有人才與知識斷層的隱憂。

資策會資訊工程所所長范長康對此不完全苟同,「不能全怪罪國防役,」過去十幾年台灣科技業蓬勃發展,是環境讓理工人才有比較利益而不願出國;身為用人單位主管,沒有理由將素質整齊的訓儲人員往外推。但范長康不諱言,近一兩年的確發現博士變難找。

「這個情況已發生,現在博士和海歸人員非常難找!」Rober臉色凝重地說。學界與部分將眼光放在國家長遠發展的業界人士認為,目前的改制計畫仍不夠,「回歸自然競爭」,是他們共同的想法。

不願具名的替代役科官員坦言,「若讓多一點人因此選擇出國唸書,至少我們可以避免學術界近親繁殖的危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