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少年微熱的世代

文 / 季欣麟    
2000-02-15
瀏覽數 1,000+
少年微熱的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只有年輕人是自由的。年紀大了,便一寸一寸陷入習慣的泥沼裡。──張愛玲《年輕的時候》

青春,是微熱的季節。

政治大學新聞系大三女生張明侖與李怡慧,有兩個不同典型的男朋友。一個熱衷籃球,沒事就在籃球場上廝殺,嚮往成為像NBA一樣水準的籃球員;一個鎮日廢寢忘食地搞地下樂團,放假就在PUB演出,希望成為傑出的鼓手與音樂人。

畢業將至,兩個男朋友做了不同的抉擇。都準備考研究所的他們,一個將放棄對籃球的喜好,專心朝商業管理發展;一個則繼續玩樂團,期待或許有一天,能像「五月天」合唱團一樣,從地下樂團熬成能賺錢的工作。

張明侖說:「這就是現實。」如果不結婚,她也許會鼓勵她男朋友繼續打籃球,追尋自己的人生志向。但若認真考慮結婚,她可不願意接受有一餐沒一餐的考驗。

夢想,往往未戰先妥協

年輕的激情,只能微熱。台灣七○年代末期出生、安逸環境長大的這一代男子大生,在理想與現實的交鋒下,往往快速地選擇社會認可的現實。

夢想,偃旗息鼓。「往往未戰先妥協,」李怡慧喟嘆同年紀男生的處境辛苦,男生要背負比女生更多成功立業的壓力。就業大環境下,大學文憑已經不夠,男生大多一窩蜂考研究所,個人志趣在課業忙碌中常常只能收諸書包。元智大學財務金融系大三學生王志哲,曾是校內跳遠冠軍,從小在書法比賽中也獲獎連連;但他現在的規劃是,研究所畢業後到銀行工作,五十歲之前努力賺錢,之後再把書法當做生活興趣。

中山大學化學系三年級的黃柏勳是另一個例子。頭髮吹得很有型,喜歡木村拓哉、反町隆史,愛看「跟我說愛我」「長假」等日劇的他,起初想過要做明星。大學後想得實際許多,計畫當老師,他說:「因為生活單純,也不用整天為了錢奔波。」

身處消費、資訊社會極致發展的年代,資訊選擇性大量增加,男子大生無法專注在一個目標上,累積深層的個人價值思維,反而被電子媒體主流的價值帶著走。「看似多元,其實是一元,」社會觀察家、表演工作坊藝術總監賴聲川表示,媒體的改變造成現在大學生的資訊太多,卻也太單一,他們可能都從同樣的電視、雜誌或教育體制中,得到同質量的資訊;不像四十歲的一代,每個人年少專心讀的書都不同,個性與思想也大相逕庭。然而,現在大學男生不是聯考造就的樣子,就是日本或好萊塢大眾文化產出的模子。

娛樂是生活的放縱與逃避

消費主義掛帥,校園男生在缺乏自我價值的思考下,難禦其魅力。東海大學學務長、社會系教授王振寰最近發現,上課時同學手機會到處亂響,手機持有率大幅提升;男同學的頭髮也染成黃、紅、藍等不同顏色。校內同學打工,大多是為了生活娛樂的額外消費,他稱他們為「娛樂世代」。

「流行已經變成一種壓力,」一名同學指出,一些廣告上年輕人的基本配件或形象,如NIKE球鞋、雙頻手機、流行裝束等,若跟不上,就會被認為有點遜。一位大學報的採訪記者更不諱言地表示,也有大學男生會因物質的需求,到酒店等特種行業打工。

娛樂是生活中小小的放縱與逃避。一旦脫離聯考的煎熬,學生都想要釋放心情。一位大三男生把「玩得瘋」,當成是大學裡僅次於課業和交友的第三要務,他騎機車玩遍學校周遭景點與娛樂場所;一位大一資優保送生則每天窩在同學寢室四、五個小時打電動與上聊天室聊天,甚至因此忘了上課。「上大學後快樂許多,」常在同學宿舍待到晚上十二點才回自己家的他,現在參加吉他社,有時還蹺課出去玩,每天最關心的是如何找到女朋友。

他們對嚴肅議題缺少關心。四十四歲的王振寰比較,自己念東海大學時的大學男生對社會議題有獨特的觀點,並組成「大度山社」來聚集關心,而現在大學男生參加學生組織往往是為了未來從政,他們可能不知道台灣加入WTO對農業政策的影響,卻知道各種最流行的資訊。

網際網路是男子大生的夢工廠

網際網路模塑新的知識形態與語言。三十七歲的作家陳樂融覺得現在大學生是「瀏覽器的一代」。網際網路引起的資訊爆炸,讓他們普遍沒機會精緻瞭解一門學問,只是「陣雨式」(shower)的快速接收資訊,缺乏整合成知識的能力。他很慶幸自己是書本的一代,有機會架構起有系統的人生價值與思想。

《X世代的價值觀》作者妥根(B. Tulgan)指出:「X世代能夠從多元化的來源迅速評估、選擇並吸收大量資訊,這就是他們最大的長處。」這種處理資訊的能力,到了Y世代更為凸顯,他們進一步能處理各式跳躍性、非關聯性的資訊。唱片業、政治界大量運用諧音字宣傳,即是Y世代的表徵之一。

資訊與溝通的管道多元後,男子大生更早入社會。去年東海大學藝術月學生向外面廠商募得七十多萬元,學生會舉辦舞會又募到約五、六十萬元,辦大型的活動十分專業,「我們非常訝異,連大人都不一定能做到,」王振寰表示。

網路也增進了創業的可能。彰化大葉大學六、七個學生與老師經營網路書店,替各學系統籌購買教科書,上學期營業額達七百多萬元,好幾個學生也成為電子商務網站挖角的對象。大葉大學管理學院院長紀文章指出,「同學參與後,對什麼是市場、策略與成本,都有了清楚的概念。」他們接連還在校內推出了便當宅配、手機坊、CD音樂城等電子商務網站。

根據今年一月坊間一本雜誌所做的「N世代二○○五生活意向調查」顯示,網路族群(其中以學生居多)有五三.二%,計畫在五年後自行創業,並有七五.二%的人認為,未來創業會與網路發展有關。

網路新貴所主演的資訊演義,讓Y世代男性看得眼花撩亂,高報酬、年輕成功的故事,更激起下一波的跟隨浪潮。網際網路變成當代男子大生主要的夢工廠。淡江大學中文系一名男同學定期閱讀資訊類雜誌,學習電腦程式,並表示未來也要朝網路產業發展。

大學實用主義盛行,不但讓男子大生具備更多適應社會的工具,也製造了單一的成功價值觀。喜歡戲劇表演的中山大學企管系大二學生魏開達,接觸了企管社團,閱讀了一些電子商務新貴的成功歷程後,開始調整志向,夢想畢業後能創業,像資迅人公司賀元等年輕執行長一樣成功。但仍不放棄到台大戲劇系選修戲劇課程的魏開達,常對著鏡子自己練習表演,「年輕人還是有點夢想較好,」但是他卻感受到,目前很少看到有遠大理想的男大學生。

微熱世代普遍有較高的現實感。三十五歲的作家蔡康永分析,「這一代將無從分辨珍貴的和有用的。」由於資訊選擇太多,年輕世代將趨向選取最有用的資訊,珍貴的思想將乏人問津。他從去年開始就與作家侯文詠一同用白話文「翻譯」《三國演義》,讓Y世代能閱讀經典小說,並計畫設計成光碟遊戲,使古人看似無用卻珍貴的智慧,能以有趣的方式承傳。

雖然很容易跟上社會改變的腳步,但也有人說他們長不大。Y世代的父母,是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六四年出生的嬰兒潮世代,身為解嚴、抗拒威權的一代,他們本身不能接受自己被取代,反而藉由學習年輕人的行為舉止,延緩老化的感覺,美國總統柯林頓是國外名例。中山大學輔導室心理諮商師朱惠英分析,有父母如此示範,小孩更是「裝小、裝可愛」。

只要做我自己,就是了不起

Y世代由於父母工作忙碌、缺乏親情關心,對於關係的渴求更大。朱惠英就曾接到許多個案,他們在高中採取占有式的感情與友情,到大學不能適應各自獨立的社交關係,每人分屬不同的課、不同的社團組織,感到十分孤單。

大葉大學資訊系二年級學生陽靖寰,一年中光在一個BBS站點就累積停留五百多個小時,每個月租屋處的電話費高達一千多元,大部分時間用在與網友聊天,並有許多與女性網友見面的經驗。「影響課業滿嚴重的,」他坦承,但他認為能在網路上認識朋友,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也可以結交不同的朋友。

一位大四的過來人分析,「都是因為孤單吧。」他也經歷過熱切交網友的階段,後來發現,其實虛擬的愛情,常在見面後破碎,於是就放棄心中的期望,只上一些軟體下載或資訊新聞的網站。

在職業、生涯、感情、消費形態、資訊取得等面向均擁有歷史上空前選擇機會的Y世代男生,最後卻神色迷惘。選擇安逸生活的安全牌,代表自我價值的淪陷,回歸於社會消費主流。「有幾個人當自己的主人?」陳樂融懷疑。

表面上,男子大生創意勃發、優游自在。音樂人雷光夏觀察,男子大生似乎都無憂無慮,受電視文明與國際化的影響,比前幾個世代更敢秀,更能表達自己的想法,也更有自信。套一句流行歌詞:「只要做我自己,就是了不起。」

但一位老師表示,大學男生個人主義若缺少相互尊重的態度,發展成自私主義,將是社會的一大隱憂。

多元創意並不缺少,但理想尚未找到勇氣與戰場,什麼都想做,只能熱情微熱。

張愛玲有獨到的觀照,她說:「只有年輕人是自由的。知識一開,初發現他們的自由是件希罕的東西,便守不住它了。就因為自由是可珍貴的,它彷彿燙手似的──自由的人到處磕頭禮拜求人家收下他的自由。」

豐富的自由是這一代男子大生的特權,若能守住得來不易的自由,實現個人最大的志願,將是社會之福。青春昂揚裡,仍飽藏希望。

美國版世代簡圖

1946-1964年出生

戰後嬰兒潮世代(The Baby-Boom Generation):歷經經濟起飛,有相同生活形態,反叛過去威權,停留在年輕人的心態。

1964年後出生

X世代(Generation X):人數較少,重視儀式宗教,物質主義,對工作持負面態度,比嬰兒潮世代的思想更前進,至今共生產出超過一千兩百五十億美元的收入。

1970年末期出生

Y世代(Generation Y):嬰兒潮世代的小孩,在二○○○年邁入成年,美國共有七千兩百萬人,他們比嬰兒潮世代在種族上與社經地位上,都更為多元。(季欣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