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雪紅 威盛會有很大改變

2004-02-01
瀏覽數 17,650+
王雪紅 威盛會有很大改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被友訊控商業間諜案件之後,威盛學到什麼教訓?

A:教訓是,日後如遇到相關訴訟問題,我們應該主動開誠布公,提供事實證據給司法單位,甚至競爭對手,因為很多事都是誤會一場。

我必須承認當時我們人事制度不完善,才會發生離職員工溢領費用,被人誤會(編按:指商業間諜)。

不過這件事也顯現威盛內部溝通不良,我和其他高階主管都應該被再訓練。變革其實就是一連串如何突破(break-in),這些都得主管帶頭做起。變革是由上而下一層一層改變,所以我和陳文琦(威盛總經理)、林子牧(威盛資深副總經理)首先要被改變。

Q:為什麼員工對威盛的股票分紅制度很有意見?

A:科技公司習慣用股票留人,我們發現這樣經營企業無法持久。儘管英特爾是我們官司上的對手,但在管理上卻值得借鏡。舉例來說,英特爾一個經理如果是六職等,就以六職等條件來聘用;但在台灣,我們是根據他的學經歷再給他職等,這樣的作法讓很多研發人員不服。在這之前,我就已經聘請國際顧問重新規劃制度,我相信威盛會有很大改變,這點我有信心。

Q:有人批評威盛是基督教治國,你怎麼看?

A:今天是我們的管理機制不夠透明,才會有人誤解。誤解不在於是基督徒不基督徒,其實我們的員工是基督徒的10%都不到。今天我們要做的是,如何讓管理更透明,升遷管道更明確。不過經歷過這次事件後,員工向心力更強,因為他們都怕董事長被關進去(笑)。

Q:你什麼時候開始有信仰?

A:我小時候就跟著祖父(王長庚)上教堂,十三歲時受洗,但一直到七、八年前才真正重生。那時威盛剛創業,大眾的業務也一直在做,日以繼夜,每天自己好像在另一個空間漂流,兩三星期不能入睡。

我大姐叫我自己跟神禱告,那天已經是半夜三點了,我把聖經放在腿上,翻著就翻到詩篇第四篇,上面寫著「神在夜晚裡,會讓你安然入睡」,等我醒來,已經是早上十一點了,我發現還坐在床上。

我那時想,第一可能是太累了,第二可能是聖經太無聊了,可是一直到現在,我沒有再失眠過。

我是急,不是壞

Q:你怎麼看自己的個性?

A:以前人家都說我脾氣很壞,我覺得我是急不是壞。在高科技產業裡,別人是不接受的。感謝主,讓我改變。我現在比較能打開心,比較不急,會等一等,事情發生了,我會好好想清楚,應該怎麼處理。做主管的人有必要教育員工,一步步跟他講,不必用罵的。

Q:科技界通常是男性世界,女性創業很少,你怎麼想創業,而且創了那麼多家公司?

A:對我來講,是不是女性沒有感覺。也不是為了創業而創業,當時我在大眾電腦做主機板,覺得core logic(系統核心邏輯晶片)可以做,台灣又有研發人員,我就跳下去。

我開過幾家公司,總經理都是我自己找,都是從朋友開始。像宏達的總經理卓火土,我認識他好多年了。

我不覺得我是他們的老闆,而是一種友情(friendship),互相尊重。像建達的高英聰、全達的陳永源,像威盛的陳文琦、林子牧,都是朋友,我不覺得是我在管他們。

Q:他們都是科技精英,你怎麼讓他們服氣?

A:不是服氣,而是信任。像宏達也虧了滿長一段時間,但只要方向對,即使虧了很久,即使失敗,他們都知道我對他們的信任很強。不只在金錢,我相信他們的技術、相信他們的忠誠。

Q:你自己懂技術嗎?

A:我可能不懂技術,但是我會去看零組件,會去研究。我以前在大眾做主機板採購的經驗,看零件我就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Q:中間有衝突時,是由誰來決定?

A:非常少意見不合,像威盛與英特爾重要的一役,堅持發展PC133記憶體,而不去註冊英特爾的Rambus,這雖是陳文琦的主意,我跟子牧兩人各自回去研究後,就決定一起支持他。

Q:威盛最近的產品表現,很多人好像有質疑?

A:威盛相信未來PC的商業模式,或是X86平台,是很大的架構,單純用過去威盛的主力產品core logic是不能生存的。未來桌上型電腦、筆記型電腦、資訊家電,都會用X86架構的平台,必須有CPU,必須有繪圖晶片,才能長期生存。

宏達也一樣,當初卓火土也想做筆記型電腦。但做筆記型電腦的廣達、英業達很強,我們進去追,根本追不上。後來我們就決定做無線PDA(個人數位助理),他跟我說,很辛苦喲,但我堅持要做對的事。

Q:這次的新聞事件發生後,為什麼你說怕你父親(王永慶)會認為是一件恥辱?

A:我對我爸爸其實很佩服,能夠從七歲做到現在。我父親是很誠實的人,他不懂就說不懂,有點懂他絕對說不懂,這是一種態度。

Q:舉個例子?

A:像主機板,講core logic,當時他不會很懂,他會要我們一個親戚拿主機板來,一個個講給他聽。第二次他就已經會問我你那個core logic gate(系統邏輯晶片閘)是什麼?然後他就會問為什麼台積電的良率比較高?你的管理模式怎麼樣?他也會說RD不好管喲,然後他就會開始教你,他有他的想法,很特別。

不是只有我,他會去談每個人每個領域的技術。我們一個月見一、兩次面,星期日我跟他常見面,他會記得上次他問什麼,下週六他會再研究一下,問的東西也會不太一樣。

Q:妳母親對你影響很大?

A:她很有愛心,你問親戚朋友都知道。

現在女性教育比較高,機會比較多,遇到困難時有機會可以突破。但是傳統婦女的美德也應該被重視,他們對家庭、對先生比較順服,順服是很重要的功課。

家裡只能有一個頭

Q:你從小個性就很豪爽,像男生不像女生?

A:建達執行長是我表哥,高英聰從來就不把我當成女孩子。我們就是從小打到大,新年還用「大龍炮」互相扔。我有很多哥兒們,等到創業時,他們跟我就很合。

Q:現在你們家誰當頭?

A:當然是陳文琦,家裡只能有一個頭,兩個頭很容易吵架。他說我是他老闆是錯誤的,只有在這裡(指威盛)。

Q:你們做兒女的都流著跟爸爸一樣的創業血液?

A:年輕還在讀書的時候也沒有想那麼多,只會覺得有些錢來付房租是不錯的,有更多的錢來做些事。因為父親給我們的錢很少,但一個人如果物質很豐裕,就不會有這樣的機遇。像我弟弟王文祥小時候,就會去買一大堆橡皮擦賣給同學,也會做玩具模型,到鄰居家銷售,他以為自己做得很好,我覺得是人家可憐他,他滿可愛的。

但是當時王文洋在英國,我爸托朋友代管他,他覺得被控制。像我是在美國就很自由,一直就想做點事,當時周邊的朋友都是這樣,很想創業賺錢,覺得很自然。

Q:父親對你教育嚴格,你對下一代的教育呢?

A:一星期中,我會找時間跟小孩一對一相處。我會跟他說我發生了什麼事,他會幫我禱告。他也會告訴我他發生了什麼事,讓我知道,我們會在一起分享,分享很重要。

Q:經歷過一段婚姻,你為什麼還想要再創造一個家庭?

A:神創造家庭,小孩在一個圓滿的家庭中成長,是很美好的。我的前段婚姻是在我信仰重生前,但神真的改變了我。兩個人的婚姻一定會有很多困難,但是在神裡面可以一起禱告一起解決,神會讓對方一直改變,讓自己也改變。

Q:陳文琦最吸引你的是什麼?讓你願意承諾一生?

A:他非常有創造力,非常年輕化,他很願意接受新奇的東西,小孩非常願意跟他玩在一起,他跟小孩子可以一講兩三個鐘頭。(成章瑜、楊永妙採訪,高聖凱整理)

本文出自 2004 / 02 月號

第21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