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技與人文的對話

文 / 張德齡    
2003-12-01
瀏覽數 33,350+
科技與人文的對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十一世紀人類的生活完全離不開科技,單就手機來說,台灣的使用普及密度是全世界最高,達八成以上。如果說科技促進人類物質文明,那麼,人文便是豐富人類精神生命。科技與人文相輔相成,科技的最終目的離不開對人的關懷。

矽谷,這個全世界高科技重鎮,大部分人所關心的話題,包括各種協會舉辦的座談,主題幾乎都脫離不了科技趨勢與發展、創業投資或商業模式,很少觸及人文的話題。

2000年以來,納斯達克指數一路下挫,曾經輝煌的矽谷高科技公司經過泡沫經濟的大起大落,矽谷人的心態也開始改變了。

北加州台大校友會理事長吳廷訓觀察到,「矽谷人開始重新思考人生的定義」他注意到身邊的朋友跑到Santa Cruz (矽谷南方的小鎮)學繪畫,也有人去做義工,參與更多的公益活動。

3Com副總裁王崇智發現,許多同業以前因事業忙碌忽略家庭,錯過小孩的成長,現在驀然回首,發現除了工作其他一無所有,因此開始尋找生活的平衡。

企業方面,思科全球網路設計部高級總監李廣義認為,企業經過這一波泡沫經濟,開始醒悟到:公司不能只追求利潤而不顧成本,應瞭解降低成本的重要。

矽谷網路服務供應商GRIC的創辦人陳宏指出,矽谷的人力結構已出現變化;許多研發中心轉移到中國或是印度,低階工程師人數愈來愈少,高階反而愈來愈多。除了工程師,還包括行銷與財務。

他認為矽谷必須重新定位,成為華人企業打入北美市場的跳板。

或許有感於這樣的變化,11月矽谷交大聯合校友會別出心裁以「科技與人文的對話」為題,邀請天下遠見文化事業群總裁高希均教授演講、發行人王力行與數位矽谷創業家及高科技公司主管舉行一場對談,引起很大的迴響。

畢業於西安交大,目前也是交大校友會會長陳宏認為創業和文學息息相關。創業成功的關鍵,包含所謂的「天時、地利、人和」。

被稱為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電子設計自動化)教父的黃炎松酷愛《孫子兵法》,常常藉此勉勵晚輩。他強調,「道」字和創業也有異曲同功之妙:右邊的首代表CEO,就是由CEO從一點開始,帶領大家彎彎曲曲地走,最後走向平坦。

許多科技人的人文素養非常高,高教授在演講中特別提出科技界大老、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張忠謀最懷念在哈佛大學近一年的日子,他所修的幾乎都是人文課程,包括西洋文學、藝術及歷史。在短短的一年中,在他心裡撒下了人文的種子。

在矽谷,愛好藝術的科技人也不少。例如,青青合唱團就是由一群愛好音樂的工程師組成;華藝劇團則由喜好戲劇的矽谷人成立。矽谷交大校友會下任會長王崇智也熱愛藝術,曾經花三年時間,在社區大學學習油畫,他也喜歡畫漫畫。除此之外,他還創辦「菩提協會」,希望能提升精神層面。

科技創造人文環境

矽谷科技掛帥,許多人認為這裡像文化沙漠。參與座談的黃炎松有次去波士頓出差,發現當地人似乎瞧不起矽谷人,覺得矽谷是「沒有文化的地方」。 但他反駁,「科技對文化有很大的貢獻,人類的十大發明之一造紙,就影響人類的文明。」

科技改變人類的生活,尤其是近年來網際網路興起。李廣義認為,網際網路的發明可說是第二次工業革命,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他舉例,現代父母不需要買整套百科全書給小孩,因為網路上都找得到。他笑說,「我是從事通訊產業(思科),和人文也沾得上邊。」

高教授在演講中舉例,1999年英國調查過去一千年對英國最有貢獻的人。票選結果第一名是莎士比亞,第二名是牛頓,第三名是邱吉爾,最具影響力的還是文學家。

高教授說,「科技對人類的貢獻是創造一個環境,讓人們有更多的時間去從事自己的興趣。」他在11月號《遠見》的專欄中強調,「專業內要內行,專業外不要外行」,對科技人而言,專業外就是指人文素養。

許多工程師一直置身在自己和電腦的小圈圈裡,久而久之便不習慣與人相處,也沒有機會接觸人文方面的事物。

王崇智認為,許多學理工的人太過於理智,但是生命中不只是0與1,或是黑和白。「多培養人文方面的興趣,在生活中也能找到一個平衡,」王崇智說。

王力行在座談會中指出,一般在台灣培養出來的學生,往往只會應付本科的考試。學文科的數學可能不及格;學理工的如果不看書,可能就接觸不到人文,所以通識教育很重要。她回憶十多年前去日本採訪富士通(Fujitsu),他們的人才培訓課程,不是教導專業知識,而是學習歷史、戲劇、哲學。培訓主管說,當員工晉升做主管時,需要接觸不同領域的人,因此領導者的教養很重要。

陳宏是工程師出身,現在改行從事投資銀行,他表示,以往一般人認為學習理工才有前途,因此,他失去成為律師或是作家的機會。想從工程師晉升管理階級,人文素養就顯得很重要,不應只局限在自己的專業知識,也要多涉獵非科技的範疇。

在美國,申請學校時,校方不是只看重成績,同時也注重學生的社區服務及領導等能力,因為美國的大學普遍重視通識教育。即使如此,在美國,尤其矽谷,華人父母還是希望他們的下一代學習科技。矽谷手機軟體應用公司世紀新訊創辦人兼執行長黃肇崶舉例,有位朋友的兒子SAT考滿分,從事生化科技的父母希望他念理工,而他自己卻非常喜歡政治或新聞,他的父母對他的選擇非常擔心。

黃肇崶認為,華人在美國大多從事高科技產業,非常欠缺對政治的參與,父母應該鼓勵下一代從政。矽谷創業家沙正治也體會到社會人文的重要,他鼓勵華人子女攻讀法律或政治,高教授最佩服大學主修藝術的學生。

科技腦、人文心

科技最終的目的是在造福人群。帶領台灣走向經濟奇蹟的幾位關鍵人物如李國鼎、孫運璿等人都是理工背景出身,他們也都具有關懷人的心。

高教授解釋,科技腦不是指念理工的腦,而是一種嚴謹的做事態度;人文心是指對人文的關懷。

科技與人文猶如人類文明的一對翅膀,如何在其中找到平衡點,是很大的學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