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水荒撼動經濟命脈

文 / 王一芝    
2003-11-01
瀏覽數 11,400+
當水荒撼動經濟命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7月上旬,就任一年半以來招商成績斐然的桃園縣長朱立倫,在《遠見》雜誌人物論壇中強調,五行(金木水火土)俱足,才能吸引產業設廠投資,倘若管理得當,每日維持供水九十五萬噸的石門水庫,將澤被桃園水資源不虞匱乏。

22日,廣達電腦董事長林百里以「科技產業在經濟發展中的角色」為題,到民進黨中央黨部演講時,也不約而同地指出,工業用水的穩定供給,是健全台灣投資環境不可或缺的關鍵。

短短十天之內,兩位工商代表級人物一前一後提及水的重要性,將「水資源管理分配」這個長久以來刻意忽視,卻又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再度搬上檯面。

缺水,不僅是降雨量多寡的問題,還關乎水資源的調度、分配和管理,一旦出差池,影響的不只是民眾的日常生活,也會撼動台灣的經濟命脈。

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表示,竹科目前每天用水十二至十五萬噸(約等於六千至七千台油罐車的載貨量),如果因缺水停工一天,將導致超過新台幣20億元的損失。

全省工廠最密集的桃園觀音鄉一帶,因為部分養殖業及工廠無視管制政策,大量挖井盜抽地下水,2001年的超抽量已高達二十三億噸,幾乎是四座石門水庫的蓄水量。

「目前桃園觀音鄉的地下水位已下降二十公尺,低於海平面五十公尺,被經濟部列為潛在地層下陷區,」地質專家們指證歷歷。

事實上,水資源短缺不只是台灣的現象,也是二十一世紀全球最急迫、複雜的問題。據聯合國預估,2025年全球九十億人口中會有二十三億人沒有安全飲用水。

竭澤而漁,留住天來之水

全球氣候的異常,打破四十年來「五年一小旱,十年一大旱」的旱象規律。缺水,逐漸演變成這幾年每逢春夏之交,準時降臨台灣的惡夢。

屬於海島型氣候的台灣,先天就已難逃缺水的宿命,且被聯合國列為全球排名第十八的水資源貧乏地區。

的確,身為北回歸線上的綠洲,台灣平均兩千五百公釐的年雨量是世界平均值的三倍。但由於地形與季風因素,近八成的年雨量集中在5月到10月,且台灣地形多山,河流短而急促,三分之二的降雨直接逕流入海,扣除蒸發和地下滲透後,再分配給兩千三百萬人,每人分得的年雨量,僅為世界平均值的七分之一。

也因為水資源沒有想像中豐富,為了應付目前一天五千萬噸,且隨人口增加及產業發展與日俱增的用水需求壓力,台灣拚命以闢建水庫攔截積蓄或抽取地下水等竭澤而漁式的人工開源,設法留住天來之水。

然而,水庫留住的不只是水,全台大小四十多座水庫,歷年淤積累計高達四億九百三十四萬立方公尺,相當於一個翡翠水庫的蓄水量,水庫的生命堪憂。

而且台灣適合建庫的壩址也已告用罄,新選庫址的條件不復以往,導致建庫成本不斷攀高。例如1964年落成的石門水庫,一噸水的造價成本只要1.2元,而將於2005年完工的寶二水庫,一噸水的造價卻將近30元。

再者,環境與生態保育的意識高漲,抗爭頻傳,致使水庫興建動輒得咎,美濃水庫的擱置便是一例。

除此之外,占可利用水資源量近四成的河川引水,由於工業排放的化學物質嚴重汙染水質,也引致部分河川水無法有效利用,降低水資源供應量。

供給捉襟見肘

供給面日漸捉襟見肘,用水量卻始終居高不下,因為台灣也是個浪費水的國家。

高師大環境教育研究所副教授葉欣誠,以參與英國生態與水文研究的經驗指出,台灣自來水的普及率約九成,生產用水的能力名列世界前茅。但是一般生活用水每人每天約三百四十九公升,與鄰近日本平均兩百三十公升相較之下,明顯偏高。

儘管據經濟部水利署「台灣地區民眾節水意識調查結果」顯示,有六成七民眾認為自己有節水觀念且具節水行動,也有六成民眾會將使用的水再利用(表一、二)。

加上去年水荒危機促使省水器材普及至近六成,節水觀念已漸深植人心。水利署推估,2021年各種節水措施可望節水十至十五億噸,但仍不及需求增加量之半。

既然開源不成,節流又不足,該如何確保台灣用水無虞?「要解開水資源短缺的繩套,全靠合理調度及有效管理,」水利署長陳伸賢曾不只一次申告。

毋庸置疑,水資源分配不均,是亟待解決的當務之急。

台灣從早期的農業社會,轉型至目前以製造業、服務業,甚至是高科技產業為主的社會,但用水形態卻始終停留在農業社會,以灌溉用水為大宗。以2001年用水配置比率為例,產值占國內生產毛額(GDP)只有2%的農業,其用水占總供水量的七成,民生用水僅占兩成,工業用水則不到一成。

台塑企業總管理處副總經理楊兆麟就曾指出,免徵水權費的農業用水,就像是吃到飽的自助餐,使用者恣意浪費在所難免。

他建議,假設一公頃用水需付費5000元,如果農民僅花用水費3000元,不妨由政府補貼2000元,獎勵他的節水績效,也可將閒置的農業用水,轉供工業或民生使用。

「水資源合理分配的關鍵藥石,在於農業用水該如何適當釋出配合調度?」工研院能資所節水團執行祕書陳仁仲點出這個久懸未決的問題。

節水創造工業利潤

農業用水不足,可以休耕,然而製造業耐旱度不如農業,特別是生產製程中需要大量用水的傳統或高科技產業,如石化、鋼鐵、造紙、IC封裝測試、面板,乃至晶圓代工。「缺電還可以透過自行發電或汽電共生解決,但只要一缺水就完全沒輒,」陳仁仲說。

十年來推動節水不遺餘力的陳仁仲,以其長期與業界接觸的經驗指出,「對高科技廠家而言,穩定供水比水量、價錢或水質都來的重要。」

他記得,幾年前受邀至竹科園區管理局與台電、自來水公司開會,廠家們欲效法美國矽谷,跟兩家公司簽定不斷水、不斷電合約,就算單位成本增加,他們也都願意,可惜台電與自來水公司不敢保證,只好作罷。

於是,歷經1993年的水荒震撼教育,再加上「節水就是創造利潤」的成本考量,各大廠家紛紛自發地從加強用水效率、提高重複利用,以及製程改善等方面,徹底地落實工業節水。

全國第一用水大戶中鋼,全公司每天冷卻循環系統用水高達六百七十萬噸,為補充蒸發量,單日仍需進水十多萬噸,等於竹科一天的用水量。近年來投資超過上千萬裝置廢水回收處理設備後,節水的效益大增。「生產一噸鋼液的用水量從十四噸驟降至不到五噸,一個月也省下5000萬~6000萬元,」中鋼水處理工廠工程師林坤成說。

半導體業者旺宏電子,也是一例。十年前從水管理撙節五分之一用水後,進階嘗試逆滲透排放水的回收再利用,一步步精益求精,開發節水空間,沒想到不但用水量減少,對節電也有相當程度的助益。

儘管目前工業用水平均42%的回收率,離2011年目標的65%,仍具可觀的節水空間。但台灣第一個節水顧問陳仁仲卻直指廠商自發性節水已面臨瓶頸,若持續開發節水空間,恐將不敷成本,「主要囿於水價不能合理反映水資源的價值,導致回收再利用的利基薄弱,」他語重心長地指出。

陳伸賢以新興替代水源海水淡化廠為例,廠商評估「投資愈多,賠得愈多」,廠商投資意願低落,原因就是在於水價過低。

調整水價,反映永續價值

台灣每人一年自來水費支出僅占國民所得之0.2%至0.4%,與世界各國每人一年平均4%的水費,差將近十倍。

歐洲各國和日本單位水價則介於30元至50元間,東南亞也在25元到30元之間,但台灣省僅10元,台北市更低,只有7.5元。

水價不合理,是台灣水資源利用的問題癥結所在。

水價長期偏低,無法真正反映水資源永續的價值,使得民眾不知節約用水,自來水管線經費受限無法汰舊換新,導致台灣水利事業經營無法活絡。

日前全國水利會議雖達成調漲水價的結論,但行政院早在去年就宣布,明年總統大選前不會調漲水價。

不只是國內水費十年未調整,就連開徵水權費、調整水資源分配以及加強流域管理等,都是倡議多年卻無法兌現的政策。

陳伸賢希望,未來水利政策能夠完全擺脫政治力的干預,水資源的經營管理才能結構性地改弦易轍,讓失衡的供水問題獲致有效的解決。

本文出自 2003 / 11 月號

第209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