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常覺得「吃力不討好」?蘇絢慧:解開集體文化設定,不需要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抱歉

人的成長需要群體來培養獨立,不是拿來討好
文 / 一流人    
2022-04-13
瀏覽數 21,550+
常覺得「吃力不討好」?蘇絢慧:解開集體文化設定,不需要為自己的存在感到抱歉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這個集體文化一直在釋放「一個人是很孤單無助的」、「沒有可依從的對象你人生會完蛋,很可憐的」,這些集體意識,不僅讓父母養兒防老,子女們也會面臨恐懼和孤單的焦慮中。(本文摘自《慣性討好》一書,作者為蘇絢慧,以下為摘文。)

群體關係是成長的「需求」

人的成長,雖然需要群體關係的照顧、幫助和資源提供,但這都是為了培育一個人的獨立成長,能在未來成為一個自主、有能力和自我負責的人。所以需要群體或關係是在我們發展過程,不可抹滅的需求。

但若眼睛全神貫注的只有關係的對象,不擅於回看自己,也體認不到自己的存在,那麼在他的生活中,就只能依從著對方行動,對方要做什麼他就做什麼、對方安排什麼就跟著進行。

順從的人,無法發展出新領域

社會上確實有些人的特質比較偏向追隨者、順從者和執行者,所以不太有主張和個人意見,也不傾向聚焦在了解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但生活、工作或是學習中,若無法嘗試練習表達個人的想法和感受,也不練習說出自己的意見或觀點,那就無法從這些經驗中,發展不熟悉的新領域。

集體文化的設定:一個人是孤單無助的 

對女性:三從四德

對女性來說,我們無法一直能找得到對象來順從、依賴,要對方負責,像過去的時代要求女性三從四德,其中三從:「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將女性置於必須依從和依賴的角色位置,一生以男人為天。這千年傳遞的古代思維仍影響著現今時代的女性,過去的女性被這樣塑造命令,成為主體被剝奪者,然後時空一轉,也將這樣被剝奪主體的思想觀念傳給了下一代。

集體文化的設定:一個人是孤單無助的。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集體文化的設定:一個人是孤單無助的。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對親情:養兒防老

所以這個集體文化的中心設定是什麼呢?你發現了嗎?這個集體文化一直在釋放一種「一個人是很孤單無助的」、「沒有可依從的對象你人生會完蛋,很可憐的」、「靠自己獨立生活是不可行的,只是悲劇」,這些集體意識,不僅讓父母養兒防老,只為避免自己孤寂終老,不然就是限制兒女的人生發展,只為了讓兒女不要離開自己身邊。

延伸閱讀

黑幼龍:只有父母才可以給孩子的人生禮物——「好性格」

而子女們呢?也同樣活在若是離開父母身邊,一定無法處理很多問題,一定會面臨很可怕的恐懼和孤單的焦慮中,還是無法隨著成長的發展,歷練和父母分開的不安感,即使那種緊密已經讓彼此拉扯、糾葛及疲倦不堪。

不需要因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抱歉

若要終止自己的討好慣性,不再重複於關係裡越討好越受傷,那麼你需要練習和父母、原生家庭的分化,但不是急著去找一個對象把自己的焦慮投往他身上,又複製一段猶如和父母親互動的關係在那個人身上。

你要相信,若你能對別人好、對別人友善、照顧好別人,總是盡心盡力地想要關係中的對方感受到快樂和幸福,那麼,你也值得這樣被善待,也值得這樣被關懷和照顧。

在這一生,我們都不需要因為自己的存在而感到抱歉,任何生命的存在,皆非從虧欠開始。

《慣性討好:不再無底限迎合,找回關係自主權的18堂課》,蘇絢慧著,三采文化出版圖/《慣性討好:不再無底限迎合,找回關係自主權的18堂課》,蘇絢慧著,三采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成長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