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漢應知餓漢飢

文 / 洪 蘭    
2003-09-01
瀏覽數 15,450+
飽漢應知餓漢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育部國教司司長說,「最早的教育來自生活;父母是老師,家事即教材,不然課本教得再多,教出一堆生活白痴有何用?」這句話說得好,教育本來就不應和生活脫節。但是在同時,我們看到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的官員們將民間傳統的綁魚法變成專利,要到民國一百一十年才解除。憤怒的漁民到台北來抗議公家斷了他們的生路,有漁民激動地說,「綁魚乾脆公投算了。」

民間生活的方式不能列為專利管制,綁魚是世代相傳展示活魚的方法。市場上比較貴的魚都有用紅繩從魚鰓到魚尾綁成鯉魚跳龍門的姿式,使魚在水桶中不會因為彈跳踫撞而使魚鱗受傷,賣不到好價錢。

這種綁魚法是先人的智慧,不能被捷足先登者登記成為專利。官員說:「漁民有沒有侵權要經過法庭鑑定,不然有民事、刑事責任。」可憐漁民哪有工夫上法庭鑑定,更不用說請律師打官司了。

我想起小學時國語課本中的文章:「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那些在冷氣房中的人有想到漁民的辛苦和看天吃飯的無奈嗎?官員大筆一揮,人民顛沛流離。一年五萬份申請案是很多,但是不能因為「人手不夠,只能依照誠信原則,相信發明者有獨創性」,就讓申請者輕率過關。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