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萬言書痛批教改

文 / 游常山    
2003-08-01
瀏覽數 21,500+
萬言書痛批教改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位本家同姓黃的台大心理系教授突然針鋒相對,全國矚目!現任教育部長黃榮村(原台大教授借調內閣)對上老同事黃光國;衝突點是黃光國連同百位學者,連署萬言書,批判教育改革十年,功不如過。因為「教改這許多美麗的口號,本質上都是民粹主義的(編者按:民粹主義指的是討好人民、騙取選票、不顧國家長期發展利益的、民主的變質版本)!」

一頭斑白的短髮﹐發言風格坦率的黃光國拿過多次傑出研究獎,他和政大教育系教授周祝英所草擬的《重建教育宣言》萬言書中的「拆穿教改的迷霧」一節就批判:「教改違反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則,也沒有講品質的配套措施;能夠動員群眾的『改革』(或『革命』熱忱),卻註定要製造出更多的社會問題。」

到底教改真的是愈改愈糟嗎?黃光國等這番蓋棺論定式的萬言書,當然引起昔日教改健將、今天的教育部長黃榮村不同看法,他說對學者用心診斷教改功過的報告「虛心接受」,但他也立即辯駁︰「不能將教改十年的責任全盤推給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

連成為萬言書「箭靶」的教改召集人、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都出面說,連署萬言書的學者,對三十位教改委員的歷史性貢獻,未免太不公平。

其實,這一波二黃戰爭﹐背後引爆的動力是整個台灣社會的「貧窮風暴」。

目前台灣高中職以上學生申請就學貸款的人數將近六十萬人,申貸總額達新台幣460億元,畢業後分八年攤還本息。今年8月1日後,為了紓解學生負擔,黃榮村說,就學利率將降到2.925%的新低水準。

其實,黃光國等人爭論的是整個政治思潮的「民粹化」對台灣社會的長久扭曲,其中,又以家家戶戶都能感受的、被教改領導人牽著走的「國民教育九年一貫」等政策,最能打動人心,所以很快成為政治人物黨同伐異的籌碼。

也算是時機敏感,黃光國、薛承泰、周祝英等一大群「從來都是閉門做學問、寫文章、沒有搞過社運」的學者,提出批判火力十足的萬言書的時間,剛好和「反高學費行動聯盟」「快樂學習教改連線」的反教改街頭運動碰在一起,立刻引起泛政治的聯想。

原本是單純的二黃教改理念之爭,扯上政壇的連鎖效應,立刻發酵。

「泛藍是把學費問題當政治議題炒作,學雜費在國民黨執政時代比民進黨時代高很多,不要顛倒黑白,」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立刻還擊。

但台灣社會習慣「非敵即友」的二分模式,卻又持續擴大,尤其在林佳龍對媒體暗示說,「萬言書」百位學者中有「薛承泰」,暗指這位任教台大社會系、國民黨籍、拿中山獎學金留美的社會學者是有目的介入這次「教改萬言書」事件。

一頭銀髮、四十七歲的薛承泰在辛亥路上社會系的研究室激動地反駁,「為什麼所有批評教改的人就一定被貼上標籤『反教改』『扯後腿』?」薛承泰說,他的確是國民黨員,但是在野黨的任務不就是批判、監督執政黨嗎?

一向鼓吹「拯救貧窮」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認為,現在這種社會結構,貧窮人家的孩子,「在惡性循環下,想要在社會階層裡翻身,實在是難上加難﹐但是包括主政者與社會大眾都忽略這個根本問題。」

台灣的貧富差距的確愈來愈嚴重,從1999年九二一大地震開始,加上美國九一一事件,一度更深化的全球景氣蕭條。兩個月前的SARS瘟疫的重大打擊,還有連續十五年來的產業外移大陸,導致台灣的經濟景氣長久低迷,結構性的失業,對窮人的傷害日深。藍領家庭一家之主的失業威脅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

當家的確難。執政的民進黨確實遇到兩難:不可能要求金融機構平白無息貸款給學生,除非國家補貼,但這又造成「債留子孫」;可是反對黨提出的「貸款零利率」美麗願景又可以吸引選票,左右選情。

執政能力大考驗

所以,二黃戰爭凸顯的,應該不只是教改理念之爭,還針對台灣有無「人人可以藉讀書翻身」的公義環境進行攻防戰──說得直接些,就是執政黨的執政能力的大考驗。

台灣光復後半世紀才首度出現的「政黨輪替」,不流血就能做到政權和平轉移﹐當時被視為全球民主政治的標竿;但是這幾年台灣經濟原地踏步,甚至些微倒退(台灣國民平均所得倒退到1998年的水準),在經濟大餅沒有做大之前,政府的任何津貼不是「挖東牆補西牆」就是「債留子孫」,都不是好政策。

貧窮,考驗著扁政府,也考驗台灣人面對未來苦日子的能力。而凡人能吃苦的關鍵是,對未來翻身的希望有信心。送子女接受高等教育,就是基於這個可以翻身的信心根苗。

因為貧窮,眾多失業或低收入的中年父母,付不出高昂的大學學費,連帶阻斷貧家子弟往上爬、藉文憑翻身的機會。這距李遠哲、黃榮村等人十年前提倡教改時的「學校是明星﹐人人是英才」的美麗口號,似乎還有很大的努力距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