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葉金川 雖千萬人吾往矣

文 / 游常山    
2003-06-01
瀏覽數 16,350+
葉金川 雖千萬人吾往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面對的SARS病毒是不定時的超級飛毛腿攻擊,很毒、很強,新加坡才感染了一個就搶救,補漏洞補了兩、三個月!」完成和平醫院淨空使命,五十三歲的葉金川不疾不徐的聲音從木柵的公務人員訓練中心傳來。

4月28日,當「SARS死亡破零!」的標題震驚全台、驚動世界衛生組織(WHO)時,火線上的台北市立和平醫院的醫療團隊正是潰不成軍,護理人員驚慌失措,一度高舉白布條,拒絕照護SARS病患,幾近使護理專業崩潰。

突然,一個沒有人想到他應該帶頭介入的專家:中央健保局首任總經理、前台北市衛生局長葉金川,全副武裝出現,自願跳入火坑,進入瘟疫包圍的孤島——和平醫院,擔任作戰指揮官,與現任衛生局長邱淑媞聯手指揮抗疫。

不當喜鵲,寧當烏鴉

醫師出身的葉金川,身為三個孩子的父親(最小的還在國小六年級),沒有和妻子、任教台大護理系的張媚商量,放下精英的身段,以實際行動帶來人性的光輝,給兩千三百萬台灣人一個意外的驚喜:太久了,人們都沒有看到在上位者能身先士卒,深入險地。

「當時心中只想著能救多少個人,算多少個,」事後接受電視專訪的葉金川,不願多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話題,剴切直言當時狀況失控的和平醫院,「完全是士氣和智慧的問題。」

他在進入和平醫院的第二天,將已感染的三百人和未感染的六百人,一一查清楚並分置A、B兩棟樓隔離後,當時心中就很有把握情勢已經控制住了。「人心惶惶是因為信心問題,所以我一直強調那句話:『我一定會和大家一起安全地走出去。』」

不到一個月,又因長庚醫院告急南下抗煞的葉金川,發現兩家醫院的危機處理,其實有很多類似之處:「人對不知道的事,當然會心生恐懼,如果院方一開始的處理能夠透明化,信心便不至於崩潰,又怎會引起一百多位醫護人員鬧辭職?」

葉金川向長庚醫護人員的信心喊話,絕不是嘴巴說說而已,「第一天我跟他們說什麼,他們都不會相信的;第二天,他們發現我真的做到了我昨天所承諾的話,信心才慢慢恢復。」

身為領導者,走上第一前線指揮作戰,葉金川做了最佳的示範。但他也很感慨,這場防疫大戰,其實就是一場「管理」和「人性」的大考驗。

目前擔任SARS防疫作戰總指揮的李明亮和葉金川,從衛生署下來後,一前一後,都轉到花蓮慈濟醫學院任教。李明亮去年9月才為健保雙漲政策下台,避免健保破產。

葉金川擁有哈佛、台大雙碩士學位、乍看貌不驚人,說話措詞平淡且緩慢,絕對不是「暢所欲言」的媒體寵兒,但在關鍵時刻,他總是放膽直言,這回也不例外:「全台灣六百多家醫療院所,比和平醫院好的,也不過五十多家,和平醫院都沒有能力治療SARS,更何況署立、縣立醫院!」

離開官場的葉金川,一開始就被董氏基金會的董事長嚴道網羅,除了一星期三天在花蓮教書外,還在台北兼任基金會執行長。董氏基金會以鼓吹戒菸知名,民間光環頗大,按理說,葉金川早已退出江湖,可以用高高在上的學者或非營利機構領袖的姿態,批判衛生署就行了。

醫界裡特立獨行

但是,「行動派的基因」早已植入他的個性。三十年前,念台大醫學系、公共衛生研究所那幾年,葉金川深受一位老師的影響,他就是台灣公衛界的奉獻者——防杜鹽分地帶烏腳病成功的陳拱北教授。葉金川決定放棄開業醫師的生涯,走公共衛生的專業。開始準備公費留學考試,而且順利考取,到美國哈佛大學攻讀。

博士學位念到一半,已故的前衛生署長許子秋(以撲滅霍亂、小兒麻痺等流行病名留台灣醫療史)相中他,多次遊說,終於讓葉金川放棄博士學位,回國擔任衛生署醫政處長。他在許子秋麾下,陸續推動幾項重大衛生福利法案,「優生保健法」「食品衛生管理法」,修訂「醫師法」。

許子秋拚命三郎式的銳意改革風範,深深影響葉金川,日後,他成為衛生署全民健保局首任總經理,和立法院代表各方利益團體的立委周旋、抗衡,不卑不亢,讓全民健保如期在1995年實施。

永不妥協、身先士卒,一直是他的風格。「我當時不在家,所以不知道他進去和平醫院了,但是我並不意外,」他的太太張媚說,早已習慣他這種脾氣,家裡的事他通常不管的。「依照過去的慣例,你知道他絕對不會坐視不管,只是沒有人料到他會那麼快,不告訴任何人就跳進去,」一位深諳他個性的董氏基金會工作人員也說。

五十三歲的葉金川,從來都是醫界裡「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一位特立獨行的人物。

例如,他在副署長任內沒有多久,很快就去接「燙手山芋」——首任中央健保局總經理。當時副署長是十四職等,位高權重責任輕,而健保局總經理只有十一職等,他在自己的回憶錄《全民健保傳奇》中說,當時署長張博雅說他必須在副署長和總經理之間二擇一時,他自動請纓去健保局,等於放棄高位找苦吃,但卻造就他另一成就:奠下台灣全民健保的基石。

去年9月,立法院鬧「健保雙漲風波」,一向反對健保的民進黨立委沈富雄也聽不下去,不禁跳出來為葉金川說話,「大家不要亂罵,台灣的全民健保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話鋒一轉,「葉金川是一個老實人,」醫師出身的沈富雄說出他的印象。

從事實看,台灣的健保已經有96%的納保率,更有高達91%的醫療院所加入健保局的特約診所,歷年來,民眾的滿意度都高達七成。葉金川對自己在健保局內的付出,感到欣慰,他指出台灣的健保物美價廉、就醫方便、醫療資源公平而為舉世稱道,「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就從營運效率來看,認為台灣的全民健保效率是全球第二,僅次於瑞典。」

然而面對SARS疫情的蔓延,葉金川十分憂心,「台灣中南部比和平醫院差的醫療院所比比皆是,一旦爆發感染,如何是好?」

葉金川在接受《遠見》雜誌獨家專訪時,不願多談自己進駐和平醫院的故事,只由衷建議,下一步政府可以做什麼:

葉金川對政府的建言

一、成立支援中南部的「搶救SARS醫療院所特攻隊」:

目前雖有由前衛生署長李明亮領軍、由行政院統籌的全國性防疫作戰指揮部隊,但是長久作戰之計,還是應由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出面,組織一支「搶救SARS特別任務編組」,凡是地方縣市、資源不足的醫療院所爆發感染,就立刻由該SARS特別小組接管、指揮。

二、全面盤點台灣二十三縣市的「醫療防疫網」

紐約九一一恐怖攻擊後,美國民心被謠傳的炭疽熱給嚇壞了。美國政府立刻針對炭疽熱攻擊密布緊急救護醫療網。面對新世紀、未來眾多不可知的病毒,台灣應該檢討,未來全國性的醫療防疫網、醫療院所、地方政府的緊急救援軟硬體是否有足夠能力,面對另一波SARS或其他病毒的「不定期的飛毛腿攻擊」。

三、分析本土「超級帶原者」

從香港政府圖解出「超級帶原者」,醫界稱之為SARS的「零號病人」——廣州劉劍倫教授開始,整個SARS傳播感染史終於明朗,防疫才算打到重點。台灣的「超級帶原者」曹姓婦人,真的就是本土的「零號病人」嗎?還是另有其人。他們的年齡、性別、醫療特徵、病歷是什麼?為什麼某些人會成為超級帶原者,有些人沒事?

四、建立「病徵演變史」檔案

從醫界的推論,SARS應該還有變種,台灣這一株有多毒?病毒發作有幾部曲?什麼階段會出現什麼症狀?什麼階段會開始大量傳染給別人?口沫傳染的嚴重性如何?有沒有確實的數據?

本文出自 2003 / 06 月號

第20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