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我們是小團隊!」貝佐斯的「烏龜精神」如何鼓舞想在太空拓荒的夢想家?

步步挺進,英勇無畏
文 / 一流人    
2022-01-02
瀏覽數 39,950+
「我們是小團隊!」貝佐斯的「烏龜精神」如何鼓舞想在太空拓荒的夢想家?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我們是一個致力於為人類在太空開闢立足之地的小團隊,」貝佐斯在這份備忘錄的開頭寫著:「藍源會按部就班,耐心地追求這個長期目標。」他描述到,「以節拍器般的規律」,每6個月推出新版本的火箭,並預測公司最終將聚焦於載人太空載具計畫,而這項計畫「將挑戰藍源的組織與能力」。(本文摘自《貝佐斯新傳》一書,作者為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以下為摘文。)

貝佐斯的價值觀來自外祖父

最早揭露貝佐斯輝煌人生的報導中,已經鮮明地描繪出他對於太空旅行的狂熱。童年時,他的父母每年夏天把他送到已退休的外祖父勞倫斯‧普勒斯頓‧蓋斯(Lawrence PrestonGise)位於德州南部的牧場。蓋斯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為美國原子能委員會(Atomic Energy Commission)的太空技術及飛彈防禦系統工作,他對太空的熱情深深感染了貝佐斯。

貝佐斯在暑假觀看阿波羅火箭發射,大量閱讀圖書館裡的科幻小說,夢想人類登上太空的天命。他常說,他那大家稱呼為「大爺」的外祖父教他自力更生的價值觀,他們一起修理風車,重建一台推土機,為牛群打疫苗。代表邁阿密棕櫚高中畢業生致詞時,他談到藉由把數百萬人送到繞著軌道運行的太空站,解決地球上人口過多及汙染的問題。

從太空「社團」起步的藍源

2000年,貝佐斯從亞馬遜撥出大量資源,創立藍源(人類的誕生地——地球),追求他的這些夢想。他假定,太空旅行及移民計畫要有顯著的進展,需要不同於液態燃料火箭的方法。但是,這個假說很快就被證明不正確。記者史蒂芬‧李維(Steven Levy)在《連線》有篇文章寫道,藍源創立後的頭幾年,「更像一個社團,而非一家公司」,有如一個網羅小說家尼爾‧史蒂文森(Neal Stephenson)、科學史學家喬治‧戴森(George Dyson)等十多位太空迷的智庫,他們一起研討激進、未獲證明的太空旅行方法。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2003年,貝佐斯改變路線,承認傳統的液體推進具有無敵的效率。藍源不再試圖重新發明火箭,轉而聚焦於如何使火箭可以回收再利用,以降低建造火箭的成本。那年,他錄用邁耶森。邁耶森曾任太空總署航太工程師多年,後來進入基斯勒航太公司(Kistler Aerospace,這家公司在2010年申請破產)工作了6年,是個內向、有著憂鬱氣質的工程師,沒有高階主管層級的管理經驗。進入藍源後,邁耶森首先擔任「新雪帕德」火箭的高級系統工程師。當時已經分身乏術的貝佐斯無法親自審核藍源的每一個決策,但又想讓這項航太事業推進得更快些,因此,邁耶森進入公司後不久,就被指派擔任計畫經理暨公司總裁。

給藍源員工的800字「歡迎信」(The Welcome Letter)

貝佐斯雖然無法在藍源監督大大小小事情的細節,但他能夠建立機制,指導員工如何排定工作項目的優先順序,執行他們的工作。2004年,他寫了一份800字備忘錄,時至今日,這份非官方名稱為「歡迎信」(The Welcome Letter)的備忘錄仍會放進藍源新進員工的錄用信封袋裡,但從未公開過。

「我們是一個致力於為人類在太空開闢立足之地的小團隊,」貝佐斯在這份備忘錄的開頭寫著,反映他想把這間公司維持在70人以下的原始想法:

藍源會按部就班,耐心地追求這個長期目標。

他描述到,「以節拍器般的規律」,每6個月推出新版本的火箭,並預測公司最終將聚焦於載人太空載具計畫,而這項計畫「將挑戰藍源的組織與能力」。他釐清那些計畫與更偏向長期假設情境的不同,例如建造造訪月球的太空船,並提醒員工聚焦於手上的任務,有條不紊地工作。

藍源的拉丁文座右銘

「我們被丟在未經勘察的山區,沒有地圖、能見度很差,」他寫道:

你們不能停下腳步,要踩著速度穩定的步伐,持續攀爬,當個烏龜、別當兔子。把支出維持在可以長久延續的水準,力求開銷徐緩持平地增加。 

他告訴員工,他了解個人獨力出資挹注藍源的營運有多麼昂貴,

我知道、也接受,在相當長的一段投資期間,藍源的投資報酬不會符合任何一個通情達理的投資者的期望,

他寫道:

藍源員工務必知道並放心的是,若這個預期成真,我不會驚訝,也不會失望。

藍源火箭上的烏龜。取自藍源官網圖/藍源火箭上的烏龜。取自藍源官網

這份貝佐斯署名的文件,在藍源內部的神聖地位一如亞馬遜最初的致股東信,在每年的全員會議上,員工都會再重溫它。貝佐斯把其核心概念濃縮成該公司的拉丁文座右銘:

Gradatim Ferociter,意為「步步挺進,英勇無畏」。

他還精心設計了一個盾徽,上頭是兩隻烏龜站在地球上,仰望星空,最下方有一個展翼的沙漏,象徵時間的飛逝。

這封「歡迎信」及其後續表述就像黑暗中的燈塔,安靜地映照著公司裡那些想要在太空拓荒的熱情夢想家。貝佐斯一直沒有公開藍源的存在。貝佐斯要求所有新進員工必須閱讀及深思這份備忘錄,甚至要求應徵者撰述他們對於藍源使命的熱情,若被認為熱情不足,將不會被錄取。

《貝佐斯新傳:無極限!巔峰中再創新局的亞馬遜帝國》,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著,洪慧芳、李芳齡、李斯毅譯,天下文化出版圖/《貝佐斯新傳:無極限!巔峰中再創新局的亞馬遜帝國》,布萊德‧史東(Brad Stone)著,洪慧芳、李芳齡、李斯毅譯,天下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貝佐斯太空企業經營與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