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攀登玉山的小人國國王

文 / 徐嘉卉    
2003-05-01
瀏覽數 13,950+
攀登玉山的小人國國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午后,台北市建國高架橋旁的袖珍博物館湧入大批國中學生,吱吱喳喳地討論一個個被透明罩子緊緊保護著的娃娃屋;相對之下,站在角落邊的上班族男子顯得很突出,他專注、安靜、若有所思地凝視著小屋,一看到細膩的手藝,嘴角就興奮地勾起了微笑。「房子裡一個人都沒有,所以,房子裡的那個人,就是你,」台証證券總經理林克孝說。

林克孝是藏身在都市叢林的小人國國王——袖珍博物館董事長。

除了這頂可愛的王冠,在成人世界(金融業界)裡廝殺十二年的林克孝榮耀冠冕可不少:1996年獲選為中華民國十大傑出證券期貨人才,1999年他接手東隆五金重整案,創下國內第一件一年內公司重整成功的紀錄。2001年他開網路股市交易先河,讓台証交易店面上雅虎網站,2002年他帶領台証跨足不良債權市場,2003年他接管百萬富翁理財俱樂部,成為台新金控財富管理事業群總經理。

可是,到夜裡,這名國王經常重複兩個難解的惡夢。一是夢到「當兵」,別人都已經全副武裝,自己還沒穿好衣服;另一個是「攀岩」,不幸遇到突出的岩壁,倒掛掙扎,萬分驚險地爬上去。

從小就是孩子王

林克孝不確定這是否是事業遇到瓶頸時才作的夢,不過,這名坐擁百棟小豪宅的國王確實常常處在備戰狀態,生怕「落伍」。雖然事實上他連休閒活動也拿第一。

他不僅是國內唯一一家娃娃屋收藏博物館負責人,也是國內攀岩史上,第一個攻上玉山東峰北壁的紀錄保持人。許多山友都還記得,1981年10月,台大經濟系學生林克孝的壯舉。「他從小就是孩子王,常常看到他帶頭玩,」林克孝的父親,前台灣日光燈董事長林文仁說。

不過,第一也不是一下子就拿到的。林克孝事前和登山家高銘和沙盤推演好幾次,第一次領隊因為大風雪和突出的巨岩卡在底下三十公尺的地方上不去。「那時真是萬念俱灰,」安坐在台新金控財富管理貴賓室內,林克孝談起這段往事,彷彿還倒吊在懸崖邊,上不去又不想下來。

攀岩,一不留神就可能送命。金融,則是風吹草動,動輒數十億元流失,經常引發參與者腎上腺素極度反應。然而,對這兩個驚險活動,林克孝都已經投入十幾年,此刻,事業正處於挑戰當中。

林克孝帶領台新金控財富管理事業群發現,光是「以客為尊」的岩繩,就很難抓住。林克孝想打破傳統,把金融機構變成醫院那樣,每一名業務員都能服務客戶,「得咬著牙根把業務重疊的地方分清楚,把一些規則弄好,老實說,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林克孝表示。

「我不覺得他像商場上的人,」高銘和說。

在山徑間,林克孝和所有登山客一樣,能夠淋雨窩在濕答答的睡袋中,輪流吃乾糧果腹,過著幾乎沒有物質欲望的生活。除非必要,他很少跟這些朋友談生意往來的事。不過,他倒是偶爾會把商場上的朋友帶進另一個只談內心、不談利益的世界。

在股海裡翻騰、衝浪

對林克孝而言,袖珍博物館的經營輕鬆多了。袖珍博物館裡的娃娃屋展品,實際上是父親林文仁的收藏,不過,林克孝故意捉狎說道,「到底誰先開始收藏,眾說紛紜,很多人都在搶功。我個人認為,嚴格說來應該是從我開始。是『我』喜歡小房子,才激發爸媽出國買的。」

儘管言談間透著一絲頑皮,分享起娃娃屋收藏經驗,林克孝雙眼就亮起職業玩家的光芒。林克孝第一次動手做娃娃屋就發生內裝壁紙貼不上去、電線插頭也不會安裝的窘境,好心地想扶正娃娃屋內一張歪掉的桌子,一回手就把桌腳弄斷了。

台証證券集團總裁吳東昇受他影響,從玻璃帷幕高樓移步到袖珍博物館地下室幾次後,不知不覺也愛上年輕人、小朋友迷戀的娃娃屋,還收藏了一座吳家祖先祠堂的娃娃屋。

林克孝現在投入最多的休閒恐怕是高爾夫球。為了事業,十年前他被迫開始學習這一門課,「表面上,球場的草皮、樹、池塘都擺得好好地,」林克孝揮舞著手勢接著說,「可是你不確定『風』什麼時候會出來擾亂,所以有99%的機會,球桿一揮出去,球落在計畫之外的地方,接下來,就是不斷彌補錯誤,到球進洞為止。」

仍舊單身的林克孝四十多歲,看起來年輕、健康,擁有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經濟學博士的高學歷,業界與學術兩棲,是很多男人嫉妒的對象,不過,這也只是白天外界看到的林克孝。

每隔一段時間,在股海裡翻騰、衝浪的林克孝,就得在夢裡問自己:裝備齊全跟上隊伍了沒?爬過這個難關了嗎?「我想這是每個男人都會做的夢,」林克孝認為。不過,並不是每個人身上都扛著100多億資產的前景、三十五萬名投資人的發財夢。

本文出自 2003 / 05 月號

第203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