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台大1500人搶修!林薇如何把「月經課」變成熱門政策?

文 / 邱于瑄    攝影 / 池孟諭
2021-11-04
瀏覽數 37,800+
台大1500人搶修!林薇如何把「月經課」變成熱門政策?
圖/「小紅帽」組織創辦人林薇。池孟諭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妳脾氣那麼暴躁,是大姨媽來唷?」你曾聽過或說過這句話嗎?這句看似開玩笑的話,背後其實隱含對於月經的誤解。「月經議題從來都不只是女生的問題,」22歲林薇帶領著「小紅帽」組織,讓「月經課」走入校園,甚至成為熱門政策。她是如何做到的?

近期,很多人國小健康教育課之後就再也沒關注過的「月經教育」,突然變成了大學校園、地方政府熱議的焦點。

台灣大學開設一堂「月經:理論、思潮與行動」通識課,竟吸引了1500位學生搶修,連台大校長管中閔都特別對媒體分享這件事;台北市、台南市政府,今年更決定在部分國中校園內提供免費生理用品,同時進行月經教育;衛生棉品牌Kotex靠得住、康那香也加入行動,希望帶大家認識月經,並消弭月經貧窮。

嗆聲譚德塞爆紅的台灣女生

過去,這一個健教課大家都曾上過,但卻沒有特別重視的「月經議題」,為什麼這一次突然引起產官學的大量關注?背後的推手,是來自今年22歲林薇所創立的組織「小紅帽」。

或許大部分人對林薇這個名字不陌生,她曾錄製影片回應WHO秘書長譚德塞對台灣的批評,更獲得第58屆十大傑出青年。2019年時,她成立了「小紅帽」組織,透過倡議、教育、物資捐贈、社工增能等行動,關注台灣過去算是十分冷門的「月經污名化」「月經貧窮」等議題。

▼ 因回應WHO秘書長譚德塞對台灣的批評而爆紅的林薇

「月經議題從來都不只是女生的問題,」林薇說,「月經」這個每個女生都會有的正常生理現象,在台灣大部分人口中,卻變成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林薇自己初經來潮時,還以為自己生病了,母親談起月經,也因保守而說得模糊。當大家總以「那個來」「大姨媽」稱呼,也造成月經被污名化、被誤會。

很多人學生時期,可能都經歷過女生使用衛生棉,結果卻被男生公開惡作劇、嘲笑;有時女生因經痛想請病假,卻被誤認為是裝病,林薇甚至曾收到女同學回饋,當女同學想請生理假時,有女老師可能因為生理狀況不同,從來沒有遇過經痛,女老師不認為會有經痛,要求必須檢查使用的衛生棉。

有時,有些男性出於善意想要幫忙,卻也因為不了解,或是女性本身對月經的羞恥或排斥,反而造成更多誤解。

從學生到阿嬤,不分男女都需重修月經課

而這些,都成了林薇一切行動的契機。

林薇觀察,男女在月經知識其實都還有許多不足,現今有些學校的月經課,還是採男女分開上課,課程也過於保守,未教導實際所需知識,造成女性仍錯誤使用生理用品。

因此,小紅帽長期推動月經教育,從小學到阿嬤的年紀,在不同年齡層安排不同課程,像是小學時就學習認識生理構造與月經,在國中則學習什麼是月經污名化與歧視,而高中以上則帶出討論,探討月經貧窮等議題。

「小紅帽」前進校園,讓學生重新學習「月經教育」。取自小紅帽Little Red Hood臉書圖/「小紅帽」前進校園,讓學生重新學習「月經教育」。取自小紅帽Little Red Hood臉書

林薇表示,曾經她與學校接觸,校方對於要把男女放在一起上課而感到排斥,但林薇用課程說服了校方,當男女都了解月經議題,能減少誤會與歧視的發生。

像是課程上有男同學就回饋,以後懂得運用女生喜歡的方式幫助他們。甚至也有父親主動帶著兒子參加小紅帽的講座,這都讓林薇十分感動。

林薇:「小紅帽」創業第一天就啟動自我毀滅!

不只是月經教育議題,林薇也點出台灣「月經貧窮」的問題。月經貧窮是指無法負擔生理用品費用,且沒有取得相關資源管道,導致女性產生疾病或影響心理健康。很多人以台灣的社會進步,這類問題只會發生在落後國家,但其實不管那個國家,都存在著需要相關幫助的女生。

林薇留意到這件事,起因大學在歐洲留學時,經歷了歐洲難民危機,陪伴婦女與兒童過程中,發現災難發生時,較為細心的物資捐贈會有兒童尿布,但衛生棉卻常常被忽略,導致許多女性沒有足夠衛生棉使用。根據統計,在英國14到21歲的女性,有1/10無法負擔生理用品。

近年,月經貧窮議題在國外已獲得大量關注,像是蘇格蘭成為全球第一個免費提供生理用品的地區,美國部分地區、英國也免除生理用品的課稅;疫情期間,日本更撥出預算資助陷入月經貧窮的女性。

在台灣,雖然沒有數據,但林薇說:「只要有貧窮人口,背後就潛在著月經貧窮,尤其人口密集的台北市問題也較嚴重。」於是小紅帽透過物資捐贈等方式,展開行動。

但光是要台灣大眾知道什麼是月經議題、月經貧窮,以及台灣真的有這個問題,兩道關卡就讓小紅帽團隊吃足苦頭。林薇坦言,剛開始展開行動時,由於無法確認月經貧窮人口,甚至大眾普遍也不了解,他們花費一年的時間,挨家挨戶地打電話給不同的社福單位、社工等。

「我們吃的閉門羹應該比我們接到的友善電話多太多了,」林薇說,許多社工一開始都不相信,甚至掛掉電話。但後來慢慢會有社工打電話來回饋,原來自己長久陪伴的孩子正經歷著這樣的困擾,但卻一直不敢說出口。

甚至,疫情導致許多人經濟陷入困難,小紅帽組織在三級警戒時天天加班,每天處理包裝、寄出生理用品給需要的人。在小紅帽積極接觸與解釋下,月經議題在台灣一年以來的能見度不斷提升,目前小紅帽也穩定服務了200多個個案,疫後預計來到300多個。

「小紅帽」生理用品包裹。取自小紅帽Little Red Hood臉書圖/「小紅帽」生理用品包裹。取自小紅帽Little Red Hood臉書

回想起一路走過的困難,像是在進行宣導倡議時,會被指責不應該把「月經」這兩個詞掛在嘴邊,或是在積極與政府接觸時,也曾經遇過男性的政治人士不太願意碰觸此議題,反而交由女性幕僚處理等,但林薇與小紅帽團隊總不厭其煩的解釋再解釋。

現今,看到大眾對於月經議題的重視度提升,但林薇相信其實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小紅帽創業第一天就是一個自我毀滅過程,」她期望能早一點看到小紅帽消失的那一天,那就代表著月經議題、月經教育真正普及,問題不再是問題。

延伸閱讀
林薇翻轉教育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