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早為孩子籌措教育基金

文 / 楊麗君    
2003-12-15
瀏覽數 8,650+
提早為孩子籌措教育基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月週末晨曦的微光中,很多人還沈浸在溫暖的夢鄉,台中縣清水鎮的街道,卻有一對夫婦,頂著晨曦前的夜幕,一路沿街蹣跚而行,開始他們一週兩次的拾荒生涯。

四十八歲,只有國中學歷的王來進,和妻子同是一家鐵工廠的員工,兩人每月近新台幣6萬元的薪資,原本可以維持一家五口的溫飽。但是,三個兒子中有兩個就讀私立高中,光是學雜費一年就要20餘萬元,學費的負擔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今年開始,兩夫妻為籌兒子們的學費,利用假日拾荒,沿街撿拾空保特瓶和舊紙箱,只為了每個月可多掙得4000~5000元。王來進說,「再苦也要讓孩子們念書,只要兒子肯好好念書,再苦都值得。」

今年四十二歲,身為單親媽媽的《中時晚報》副總主筆彭蕙仙,一向崇尚簡約過生活,提到將來退休後的準備,淡泊的她說,只要能降低一些物質欲望,沒有什麼值得擔憂。

但是,一提到已念國中的寶貝獨生女日後的教育基金,一向樂觀的彭蕙仙,語氣不再瀟灑:「孩子能念書,我一定會盡力供她念,如果女兒將來要出國深造,自己的退休金準備可能就會縮水了。」

政大財管系教授周行一,因為從事的是公職,退休後有約當本薪八成的退休俸可領,但是想到孩子上大學時,自己可能已經步入中老年,高等教育學費的調漲,又是時勢所趨,他也會不由煩惱地提醒自己,要早早為孩子們準備一筆教育基金。

學費驚驚漲,儘管銀行低利助學貸款總額暴增至近500億元,在短短七年內成長二十餘倍,但是仍有很多準大學生,因為擔心念不起大學,轉為報考免學費的師大、警大乃至軍校。今年考上台大法律系的張穎華,在報到前夕,擔心繳不出學費,一度想要放棄台大而淚眼婆娑的場面,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每個家長心中最大的企盼。連陳水扁總統都說,教育是一種投資。但是定存利率節節下降、教育學費年年攀升,再加上補習、才藝訓練的費用,寶源投顧估計,從小孩子零歲起到研究所,若把大學四年學雜、生活費以100萬元計算,加上研究所兩年的200萬元,以及從幼稚園、小學及安親班,到中學及補習班,全都算在內,所需的花費高達1000萬元。

如何及早為孩子規劃教育基金,已經成為多數現代父母最大的煩惱。

學費驚驚漲

《遠見》雜誌最新的財富憂慮指數大調查發現,民眾最大的財務憂慮項目是子女教育基金,其次就是財富縮水及擔心失業。(頁22)

有高達六成五的受訪家長表示,很擔心或擔心自己的經濟能力能否一直滿足子女教育資金的需求。

中央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朱雲鵬分析,自1976年至2001年期間台灣家庭教育支出占消費支出的平均百分比,節節上升。

若將所有家庭依所得高低排序並劃分為五個等級,對於最貧的一百三十萬戶,約台灣五分之一家庭而言,家庭教育支出占可支配所得的百分比已由1994年的8%,上升至2001年的12.5%。

最富五分之一的家庭教育支出占可支配所得的比重也在增加,但是其收入增加亦相當快速,所以至2001年最富五分之一家庭教育支出所占比重僅達到6.8%。

就平均數來說,一個家庭增加一名高中職以上就讀人數,一年就必須增加4萬至5萬元支出;若增加一名私立高中職以上就讀人數,則必須增加約10萬元支出。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更批評,教育改革後現在的多元入學、一綱多本、全民普遍重視英語的教育環境下,家長只得拚命將子女往補習班送,更增加了家長教育支出的負擔,不論是低收入戶或高收入戶,教育支出所占比重都呈現上升的趨勢,成為各類家庭不可承受之重。

晚婚、晚生漸成風潮,孩子上大學時,父母可能已步入中老年,讓很多三十五歲以後才當父母的人,擔心無法照顧子女到二十二歲大學畢業;再加上高等教育學費的調漲,又是時勢所趨,政大財管系教授周行一分析,做為現代父母,除了費心教養兒女,及早為孩子規劃教育經費,已是現代人重要理財課題。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以前,生意失敗,以為開計程車只是人生的中繼站,一晃十年過去了,才知道這裡是人生的終點站,年近五十歲,開了十年計程車的黃金鑑幽幽地說著。

為了讓三個還在念國中和小學的孩子未來能受更好的教育,脫離靠勞力討生活的日子,黃金鑑自己的收入用來養家,在醫院當看護的太太每月3萬餘元的收入,則定期用來買郵局的五年、七年期儲蓄型壽險。

每日生活,像過河卒子,奮勇向前泅泳,絲毫沒有回顧或猶豫的餘地,黃金鑑操著客家口音堅毅地說,「投資我不會、也不懂,存錢準備教育基金,是做父母生養小孩,就該做的啦。」

給魚不如給釣竿

有兩個現年二十一歲和十八歲女兒的第一租賃總經理陳春美,先生開設一家電腦周邊設備工廠,屬高所得家庭。體察到下一代勢須面臨世界性競爭,得具備適應多元文化能力,「與其將來給她們,不如早點給她們,培養更多元的能力,」讓一對寶貝女兒出國留學,陳春美認為是非常值得的投資。

陳春美的小女兒在美國念高中,大女兒在台灣完成大學教育後也將出國深造,兩個女兒的教育經費預估達上千萬元之譜。歷經交通銀行、證券公司,本身具備投資銀行的專業理財背景,陳春美很早即利用定期定額基金、保險和投資高科技與生技股股票等三管齊下的理財工具,為女兒累積教育基金。

保險和高科技股票是陳春美還算滿意的累積教育基金工具,以保險而言,費率是投保年齡愈輕愈低,同時可善用每年2萬4000元保險免稅額,早期買的保單預定利率也較目前低利率時代的各項理財商品利率高,除了可以節稅,孩子上大學時正好可利用定期還本保險金來繳學費。

讓孩子有更美好的明天

每當有年終獎金或大筆資金入帳,或者遇到有好的案子需要資金入股,陳春美即會一次購入高科技或未上市的生物科技股票,長年下來,累積不錯的獲利,讓陳春美對女兒的高學費負擔,高枕無憂。

萬事達卡國際組織大中華區執行副總經理兼台灣區總經理江威娜,在事業上是身先士卒,行動力旺盛的女主管,對孩子教育經費的投資理財,則相對保守穩健。

走進江威娜民生東路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一幅蘇東坡的詞「水調歌頭」: 「……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江威娜領軍的萬事達卡業務在台蒸蒸日上,爭相延攬江威娜的金融機構如過江之鯽,江威娜從不擔心失業的問題。

大女兒在中山大學念大三,小女兒還在讀國中,江威娜說,台灣的學費和美國、日本等國比較,仍算是較低的,她也不擔心會供應不起子女的教育金。

江威娜擔心的是,萬一自己或先生發生意外,兩個女兒的生計和學費由誰照顧?尤其,她身兼大中華區副總經理,週末假日常得飛大陸北京和上海傳承信用卡的 know-how,潛在的交通風險很高。

因為有很高的憂患意識,江威娜在七年前,兩個女兒都還未成年時,即為自己和女兒們投保了附加在她本人保單內的年金險和定期還本壽險等多項保險,並分別安排還本落點在女兒進高中、讀大學、研究所時,以供教育所需。

妥善規劃教育基金

江威娜也和兩個女兒明言在先,如果她們大學畢業後要出國深造,她和先生只會供應她們念完碩士;念博士的學雜費,她們自己必須想辦法。

如此一來,江威娜說,兩個女兒的教育基金只需500萬元至600萬元,她已運用每人每年100萬元贈與免稅額,以孩子的名義,購買定期定額海內外基金,及以單筆投資方式購買國內高配息、高配股績優型的股票,累積孩子們以後的留學基金。

最近五年,江威娜更進一步委託銀行理財專員,代為規劃操作海外基金、美元存款等,進行較定存利息高卻又不失穩健的教育投資。

身處職業變動風險頗高的證券業,再加上兒女還小,今年剛滿四十歲的日盛證券總經理戴瑞宏,雖擁有令人羡慕的職稱和薪水,仍打趣自稱屬於「高失業風險一族」。

「或許所從事的行業變動風險高,我反而特別鍾愛『不動』的房地產,」戴瑞宏笑著說。

一度擁有三棟房子,原本打算留給一子一女各一棟房子;最近基於分散風險原則,剛賣掉一棟,轉而認購任職公司的股票。戴瑞宏說,他和太太希望退休後住進像潤福生活新象這樣的「養老院」,留給子女一人一棟房子,只需兩棟房子就夠了。

戴瑞宏不但用房地產和股票理財,也用房地產和股票為子女準備教育基金,唯一不同的是,他從孩子一出生,即以岳父給的6000元紅包,為孩子以定期定額方式投資國內股票、債券基金,並購買海外基金。如今六年多過去了,雖然沒有太高的獲利,卻也不失為一項「儲蓄」。

孩子是未來的希望,家長們總會對子女的未來有相當多的期許。小公園裡常有騎小三輪車的孩子,六歲、五歲、四歲、三歲,或才數個月大,由阿嬤、媽媽推著娃娃車來散步的小嬰兒。

欣賞純真的童年風景,看著他們尖細的童音像渾圓的珍珠在銀盤上跳躍,腦海不由浮現,長大後的他們,笑容是否依舊燦爛?身為家長的你,是否已經為孩子做好教育基金的規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Copyright© 1999~2020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