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國慶主視覺設計師馮宇:台灣搶加國際好友,快來看懂「Děkuji」!

文 / 林士蕙    攝影 / 蘇義傑
2021-10-09
瀏覽數 31,100+
國慶主視覺設計師馮宇:台灣搶加國際好友,快來看懂「Děkuji」!
圖/今年擔綱國慶主視覺設計的馮宇。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本週日是110年國慶,主視覺影片已於10月5日正式上線,除了台灣人熟悉的雙十意象、用金澄絲線纏繞呈現外,前3秒還飛進「Děkuji」與「Všetko najlepšie」等對許多民眾而言,像「亂碼」的陌生文字。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原來,「Děkuji」是捷克語的「謝謝」;「Všetko najlepšie」,在斯洛伐克文中意即「生日快樂」!這些均是今年熱情捐贈疫苗的友台國家語言。身為台灣人,應該要多少了解,才不愧於對方當初雪中送炭的友誼吧?

這是今年擔綱國慶主視覺設計的馮宇,藏在影片中的小彩蛋。他還歡迎大家截圖,再把其他國家的慶賀語,一一挑戰看懂。

此外,除了前述各國文字,也考量到台灣人再熟悉不過的「雙十」符號,大部分外國人可能只會看成兩個「+」號,「民主大聯盟、世界加(+)好友」的主標就此浮現。

馮宇設計的110年國慶主視覺。蘇義傑攝圖/馮宇設計的110年國慶主視覺。蘇義傑攝

聽來非常有創意,但為何要如此設計?所謂國慶,不就應該是把屬於中華民國台灣的各種意象,大方擺出來給參與慶祝的各國賓客欣賞就好?

很多人以為,跟全世界介紹台灣,就是推台灣最本土的東西。其實,大多數外國人是看不懂的。

馮宇進一步表示,台灣如果要把自己當一個全球性的國家品牌,就應該要能『說』全球化的語言,而所謂「全球化的語言」,是透過通透了解別的國家,也了解自己,再萌生出來的共同語言,國際觀很重要。設計說穿了,就是溝通工具而已。

其實,身為六年級生的馮宇,從小到大,就很習慣穿梭在多元文化環境。他的文化基底,可以說很中國、很台灣,也很日本。不過多年來練出的設計「國際觀」,都不是跟體制學,是跟庶民生活裡的點點滴滴學。

看奶奶在故宮工作長大 

「我從小看奶奶在故宮博物院工作,這樣長大的。很自然覺得,中華文化是根,」馮宇回憶說,但他不是讀書的料,均是從奶奶身教去感染。而這些文化內功,讓他往後從製作小學課本,到接古董畫冊,都得心應手。

只是,大學商設系畢業後,馮宇一開始做了幾年廣告設計,在講求商業需求的世界,卻始終抓不到要點,2006年索性決定去日本流浪。日本有全球數一數二的美術收藏,他竟沒像大多學設計的文青天天上門拜訪,私心最愛的「設計大學」是當地超市。

因為他認為,光是研究在超市熱賣的商品,怎麼贏得消費者的喜愛?背後的學問就夠多了。

從超市調味罐,學日本設計

例如,他那時就從超市貨架上,發掘了只有婆婆媽媽會關注的各式香料調味罐,就此認識了日本設計師佐藤卓

原來,佐藤卓設計的調味罐,會用不同外觀顏色,去區隔黑胡椒、辣椒粉等不同香料。這樣看似簡單的設計,卻能解決主婦做菜慌亂瞬間,可能拿錯調味罐遭致料理失敗的危機。

後來,馮宇除了曾不辭勞苦帶回調味罐,當作旅日紀念,佐藤卓的設計理念,也成為他仿效重點。

「設計從來都不只是看美不美,而是把它帶回家啟用的那一刻,你的內心會告訴你,這個產品懂你,它值那個價。」他強調。

回台後,他曾創辦雜誌《2535》,常藉此引薦自己熱愛的各類日本設計師,逐漸變成台灣業界的「日本通」;後來又和老婆、學長三人一起創業設計公司「IF OFFICE」。這些另類歷練,竟讓他的事業,逐漸開出「不中、不日也不台」的花。

永心鳳茶經驗:幻想一間開百年的茶樓

像是2015年,他協助高雄老字號「老新台菜」第三代業者薛舜迪,規劃全新飲茶餐廳品牌「永心鳳茶」。

這個品牌的創新挑戰是:去幻想百年前高雄就有了這麼一間專屬於台灣人的茶樓,會怎麼經歷日據時代、戰後清簡入繁華等社會變遷,茁壯到現在?好像光致敬日本或中華文化,都不太對。

馮宇協助設計「老新台菜」新品牌「永心鳳茶」。馮宇提供圖/馮宇協助設計「老新台菜」新品牌「永心鳳茶」。馮宇提供

最後,馮宇翻遍詩經以及許多中國古典文學,尋找書中描繪建築、園林使用的描繪,再把每款茶的風味對應找出最適合的名字。另外,他還把茶水放入西式高腳杯,並非為了潮,而是方便飲食偏西化的年輕一代,學看茶湯更方便。

馮宇為「永心鳳茶」設計的餐具。馮宇提供圖/馮宇為「永心鳳茶」設計的餐具。馮宇提供

結果,這樣中西混搭、復古又時尚的風格,贏得了各世代顧客的喜愛:當全家三代一起來用餐,長輩們看到了熟悉的歷史;年輕人則看到高腳杯飲茶的超酷新玩法,也促使這個台菜新品牌,順利插旗北中南,全台已有五間店。

設計國語課本,解決現代孩子寫筆畫的痛苦

至於最早由一群交大學生發起的「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2017年也邀請馮宇參與小學國語課本設計。

已為人父的他發現,現在要新一代小孩乖乖坐下去練生字筆畫,非常痛苦。然而,當他把自己設計的各種彩色筆畫線條,交給孩子,他們會開心地拼湊做成臉。他堅持,那是屬於孩子理解中文的方式:先感興趣,遠比糾正筆畫重要。

馮宇設計的「彩色筆畫線條」。馮宇提供圖/馮宇設計的「彩色筆畫線條」。馮宇提供

結果,這版國語課本,確實解決網路世代小學生,普遍視寫生字為大敵的痛苦,甚至讓負責出版的康軒就此奪下此領域五成市占。

孩子將彩色筆畫線條拼湊成臉。馮宇提供圖/孩子將彩色筆畫線條拼湊成臉。馮宇提供

去年疫情以來,台灣樂捐口罩,以及半導體晶片荒,確實敲開全球各地關注台灣的第一扇門。現在,國內從政府到民間,都有想引薦世界來認識台灣的風潮。只是到底該怎麼做?

台灣別淪為「工具人」!

「現在很多外國人,一看台灣,就想到晶片;就好像以前看日本,就想到汽車。然而,台灣在他們心中,如果比喻成一個人,還沒有性格出來,」馮宇認為,如果台灣想藉著在國際社會被看見,進而提升安全保障,被攻擊時,其他國家會像是替朋友擔心般有感,軟性形象需要更鮮明塑造,以免淪於「工具人」。

看來,讓台灣在全球各國心中,更像個有血有肉的人,會是往後該認真經營的國家級品牌戰略。這次國慶煙火後,也等著像馮宇一樣的新一代設計人,找出全球都聽得懂的溝通語言才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斯洛伐克捷克國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