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胡偉良:中國的新政下的新世紀大變局,全球性的通膨形勢將更嚴峻?

文 / 胡偉良    
2021-10-05
瀏覽數 41,700+
胡偉良:中國的新政下的新世紀大變局,全球性的通膨形勢將更嚴峻?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如果大陸的各項改革真能成功,那麼其世界霸主的地位將是指日可待,反之,如恆大這樣的爆雷將此起彼落,並重創大陸的經濟發展。而台灣處在兩強的對峙下,如何善用兩強相爭下的局面,坐收漁翁之利,則考驗着執政當局的智慧與能力。

中國為什麼能夠突飛猛進?

30年前,中國還是一個積弱不振的國家,當時大陸人對台灣人的生活水平充滿羨慕,台灣人到大陸不論投資、旅遊,也都覺得高人一等,到今天,風水倒轉,大陸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是軍事上的強國,大陸人不但不再「尊敬」台灣人,還對台灣的各項城市建設嗤之以鼻,視為落後。

近期,美國為了防止大陸的超趕,甚至聯合全球各國共同對抗大陸的崛起。

大陸為什麼能夠突飛猛進,這麼快速的崛起?而美國又為什麼對大陸崛起存有這麼大的戒心呢?

在解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我們要瞭解大陸的政治結構。衆所皆知,大陸是一個以(共產)黨領政的政治體制,雖然大陸在今年1月1日起實施民法典,並準備以此法典做為「關乎14億人民生老病死、衣食住行」的“權利宣言”。

另一方面,我們從近期的新聞報導也看到,中共對校外教學(補敎)、互聯網、房地產、醫療、娛樂、遊戲……等行業的打壓和整肅,或許會令人質疑這是怎麼一回事?

政治體制不同,導致思維方式不同

在大陸,政府的意志凌架一切之上,而政府的意志常由領導班子的想法來決定,領導人的觀念走向偏峰時,整個國家的發展方向就會跟著走偏,就像1965年毛澤東主政時期的文化大革命,當時的的4人幫帶給了大陸停滯的10年,而近期席進平的崛起和施政,則更進一步的彰顯了領導人意志的絕對影響力。

就是因為大陸獨特的政權體制,使得大陸能舉國上下朝訂定的目標戮力以赴,發揮極大的效能,也就是因為如此才讓美國心驚膽跳,害怕在短時間內被超越。

一般民主國家,尊重人權,因而強調程序正義,並視程序正義為一切行為的最高準則;而在大陸,實體正義才是政府的價值觀,因此為了整體的最大利益,個人私利常不免被犧牲,因此,遵循及順應政府政策才是企業發展的最髙準則。了解了這點,大家也就不難瞭解大陸最近施政的一些舉措。

推行「共同富裕」

諸如,政府認定資本已大舉介入課外教育(補教),造成不公及資源浪費(包括父母陪讀),因此推動教育改革,治理校外培訓機構;房地產的過度金融化造成炒房和資源扭曲(資金棄實向虛,捨實業而流入房地產),因此定位「房住不炒」;新經濟(平台)行業形成暴利和壟斷,阻礙創新和不利中小企業發展,因此重新定位互聯網為民生行業;醫療費用的暴漲,增加人民的生計負擔,因此健全醫療保障體系;貧富懸殊的加劇造成社會的不公、不義……,不利於社會安定,因而鼓吹「共同富裕」。

僅為情境圖,張智傑攝。圖/僅為情境圖,張智傑攝。

推行「能耗雙控」

2020年開始,全球進入了劇變時代,美國、台灣、大陸皆然,中美直接對幹,美國興起了新保護主義,除了重新強化基礎建設外,並強力推動製造業重回美國,及積極防止高科技技術的外流;而中國則是在基礎建設已趨完善之後,積極推動産業結構轉型,在「能耗雙控」下捨棄高耗能、高汙染産業,朝向新能源、高新科技發展,藉此促進產業結構升級,朝向高附加價值產業發展;另一方面,則着手「分配結構」的調整,除了透過市場及稅務機制外,並透過「共同富裕」的號召,讓富裕階級做財產捐輸,以消減日益嚴重的貧富不均。

一般民眾該如何因應?

如果大陸的各項改革真能成功,那麼其世界霸主的地位將是指日可待,反之,如恆大這樣的爆雷將此起彼落,並重創大陸的經濟發展。

而台灣處在兩強的對峙下,如何善用兩強相爭下的局面,坐收漁翁之利,則考驗着執政當局的智慧與能力。

至於一般民眾,要注意的是,在當前大陸的產業結構調整及限電措施下,大陸提供製成品的成本大幅上漲已經勢不可免,加上全球運費大幅提升,全球性的通貨膨脹形勢將更為嚴峻,此時此刻堪稱新世紀的大變革時期亦不為過,在通貨膨脹下衍生的資産漲價將很難避免。

新冠疫情已在全球造成經濟上的K型發展,台灣亦然,窮者愈窮,富者愈富的趨勢愈來愈明顯,在這樣的形勢下,政府扮演的功能角色日益重要。而一般民眾更應該審慎因應,一方面,重新調整自己的資產配置;另方面則要努力增值自己,除了提升自身的附加價值(知識儲備和技能訓練),讓自己的競爭力不斷提升外,也要投資自身的身體和精神健康,強化體魄,這樣才不致在這一波的世局大變局下慘遭淘汰。

(本文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延伸閱讀
通貨膨脹國際產經趨勢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