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湯君年逆勢操作

文 / 刁明芳    
2001-10-15
瀏覽數 13,800+
湯君年逆勢操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0月中旬APEC部長級早餐會議在綠草如茵、氣派豪華的浦東湯臣高爾夫球場舉行,能夠「代表浦東向全世界展示社會主義之下的資本主義產物,而且是國際一流水準的球場,」球場的主人湯君年難掩興奮之情,三個月前就開始昭告動員全球場五百名員工(保全兩百人、桿弟一百人、服務生兩百人),積極籌備這項盛會。

回想九年前來到一片沼澤地、撥開長得比人高的蘆葦草,聽到老公湯君年說,「這就是我們的高爾夫球場和別墅」,差點沒跌倒在一灘爛泥巴漿裡的徐楓,一路走來,歷經大陸宏觀調控房市崩跌、資金嚴重失血、湯君年官司纏身、自己也得了憂鬱症臥病在床一年……如今浦東開發為大陸沿海最耀眼的明珠,無限感慨的她用「青春耗盡、含淚收割」形容目前的心境。

祖籍上海的湯君年成長於香港,1960年代發跡於台灣,盛極一時的湯臣窗簾布就是由他所創辦,1990年代開始投資台灣的房地產,眼光獨到賺得不少財富,前上海副市長目前是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趙啟正就曾形容,「湯先生很會『聞』地。」

湯臣的員工則是佩服老闆眼光看得比人遠,善於逆勢操作。

「他十年前就去上海投資是走對了,你看這些年留在台灣的營建商下場都很慘!」湯臣開發經理王堂儒指出,1989年台灣房地產飆到最高點時,湯臣在三重推出近200億元金額的園區大樓,第一期100億元金額在一週內全賣光,第二期100億元金額則在1992年結案交屋時賣掉了近八成,可以說是全身而退,這以後的重心全都轉戰去大陸發展。

而早在1987年,湯君年就已逆勢回流,在港人一片害怕九七大限的移民潮中,反而叫徐楓帶著兩個兒子移民回香港。「我所有的朋友都是移民美國、加拿大,只有他例外,我還私下懷疑他有外遇,故意把我和小孩調到香港去呢,」徐楓記得很清楚當時湯君年的預言,「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香港是中國的瓶口,中國大陸一定不會希望香港不好的。」

揮灑浦東處女地

這一年也正好是香港房價跌得最低的時候,他們夫妻趁機撿便宜貨,買進不少樓房。湯君年並且收購了四家香港上市公司,隨後在1992年進軍上海。當時有不少港商都在浦西搶批南京西路、淮海中路土地,湯君年卻情有獨鍾「一片農田,只有養鴨人家」的浦東新生地,徐楓記得那時上海流行一句順口溜:「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間房」,大家都說「湯先生的頭殼壞去了」,連她也都開始有些動搖,但是湯君年自有他的堅持,「浦西是一張已畫好的臉,浦東則仍是一張白紙,可以自由揮灑!」

除了開發高爾夫球場與別墅區,湯君年也投資五星級飯店、金融大廈和加工區的開發,總計有6.5億美元(將近新台幣200億元)投入在上海的房地產。無奈台灣利用預售制度和銀行融資開發土地的模式在彼岸行不通,1995年大陸又實施抑制經濟過熱的「宏觀調控」抽走房市的資金,加上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衝擊,湯臣集團一度岌岌可危,被媒體嘲諷是「全中國最大的套牢戶」,有一段時間幾乎不願回台灣的上海湯臣高爾夫總經理莊烋真記得,朋友們當時的眼神都是「看你們何時要垮下來?」好在有上海市政府從旁協助,湯臣一方面將未付清的土地拿來交換周轉,一方面在香港出售大樓與資產,集團瘦身計畫一直進行到1998年,1999年上海房地產開始復甦,湯臣這才脫離困境。

由於先前投入資金相當龐大,目前高爾夫球場別墅和公寓的銷售狀況雖然不錯,「還談不上賺錢,只能說開始回收,」莊烋真指出別墅區的售價視面積而定,從30萬到300萬美元不等,公寓的售價則在100萬到200萬人民幣之間;至於高爾夫球會員證每張售價已從推出時的5.8萬美元,漲至目前的8.8萬美元,比起上海鄰近十六座球場1到4萬美元的球證價格高出許多。

根據莊烋真透露,即使在球場經營最艱困的時候,湯君年也不願高球證降價銷售;譬如很多球場喜歡打折扣戰,來客雖然加三成,但因為折扣打了三成,成本是增加的,因此多了三成耗材未必有賺,而且三天兩頭打折扣,人家還以為球場財務有問題呢!「你如果堅持品質、堅持格調,反而可以做出口碑。」

想法、作法總是跟別人不一樣,這就是湯君年。

徐楓談湯君年:

最大的消遣是工作

素來不願在媒體曝光、行事低調的湯臣開發董事長湯君年,

究竟是怎樣個性的人,他是如何賺得他的財富?

聽聽夫人徐楓的第一手描述……

Q:可不可以請你談談湯先生是怎樣的人?

A:湯先生是非常低調的人,他非常內向。每天就是做事、做事、做事!他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全都在動腦筋,都是靜靜地在思考、看書,禮拜六禮拜天還出去看別人的房子蓋得好不好,什麼地方蓋得漂不漂亮。

Q:他週末不去打球?

A:他不會打球!他蓋高爾夫球場但不會打高爾夫球,這是最大的笑話。

Q:那他做什麼消遣?

A:他最大的消遣就是工作。他很節省的,他是那種1000元人民幣擺在皮夾裡三個月後,1000元還在那裡的那種人。我跟他結婚的時候,最好笑的一件事是,有一天我們從客廳要到餐廳吃飯,我預備要關客廳的燈,我要去關燈的時候,他在我前面已經先關了。我們生活非常非常簡單,有時候我們中午就吃一碗麵。像我今天中午就只吃了一盤青菜,我們覺得生活真的愈簡單愈好。我們也不穿名牌,湯先生娶我的時候,他說徐楓呢,又善良又節儉,什麼都好,九十九個優點,沒想到她最大的一個缺點就是喜歡拍電影,因為拍電影是最花錢的,這一點把所有的優點都蓋掉了。

所以我覺得夫妻在一起,一定要有一個共同點。對我們來說,財富只是一個數字,我們沒有去享受我們所賺來的錢,我們錢賺來都是幹嘛的?繼續拍電影、蓋房子,就是繼續工作。

Q:你們小孩都大了嗎?

A:一個已經回來上海了,一個還在香港。老大念到大二就沒念了,回來幫忙,因為我們有兩個非常大的計畫,湯先生希望他能看到上海和公司的成長過程,從零開始,若等他念到大學畢業才回來的話,我們都已經蓋好了,湯先生認為念書隨時都可以念,但你一生當中可能不會有這個機會遇到造一個鎮,看一個鎮的成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二兒子是香港最年輕的上市公司董事,才十八歲。他是白天工作晚上念書,我們家都是工作狂。

Q:什麼造鎮計畫?

A:在張江高科技區。因為他們現在有二十六平方公里,生活園區就是shopping mall(購物中心),住宅全部都由我們在負責,七十萬坪吧!現在都是全世界最大的公司來上海,你說台灣中小企業來這邊,要在上海發展,土地都沒有,可是我們有,甚至我們有倉儲,我們有進出口的貿易辦公室,我們又有地,所以像中小企業要來,可能要繳很高的稅,那我們如果成立諮詢公司,一次購足,一條龍嘛!他們也不需要再繳學費。另外湯先生也想在台灣成立諮詢公司,因為現在台灣大家一窩鋒要投資中國。我跟你說台灣經驗、香港經驗或美國經驗來都不夠的,你一定要有上海經驗。

Q:湯先生生投資房地產的專長在哪裡?

A:我只能說他的專長是眼光,還有他真的是全力以赴、義無反顧,他做房地產給我們的理念就是,絕對不可以偷工減料,永遠要讓買你房子的人賺錢。因為你想想看,一個人來買你的房子,他家裡面算四口人,四口人的話最少也有四十個朋友,這四十個朋友來看了以後,都很滿意你的房子,這個宣傳出去的口碑是不得了的,比你報紙登廣告還有用。你知道上海人買房子到處給你拿那個尺寸來量的喔!好幾年以前台灣不是偷工減料嗎?上海人買你的房子就拿尺來量,量了以後好多同行因為這樣而倒閉。

我有一點要提醒的就是,來買我們那種大型的、最貴的房子的,幾乎都是當地中國人,現在台灣人是財產縮水,中國人在富強,而且很富,這是令人非常非常著急的一件事。很難形容的那種焦慮,快要抓狂了。我們從好慢慢到壞,人家從極壞然後到現在極好,落差正在慢慢增大。(刁明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