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Z世代靠烤蛋糕就當網紅!認為911是歷史的他們,與千禧世代的差距多大?

最年長的Z世代已經24歲了!
文 / 一流人    
2021-09-10
瀏覽數 27,250+
Z世代靠烤蛋糕就當網紅!認為911是歷史的他們,與千禧世代的差距多大?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5歲的傑克說:「我可能很會烤蛋糕,但是如果沒有上傳到社群媒體就完全沒搞頭。我該怎麼做?難不成要把照片帶去學校嗎?才不是這樣。我只要上傳照片或影片,全世界的網友馬上就會留言回饋。在Instagram上,我看到許多粉絲都來自歐洲。歐洲人看得到我烤的蛋糕。」(本文摘自《Z世代經濟》一書,作者為傑森.多希Jason Dorsey、丹妮絲.薇拉Denise Villa,以下為摘文。)

Z世代即將永久改變未來的商業模式

傑克記得很清楚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看到鳳梨蛋糕廣告的。

當時他正在滑手機,它就這麼從Instagram動態消息中跳了出來。影片中的女士演示如何烘焙「看起來就像一顆鳳梨」的蛋糕。傑克點擊那個廣告,在YouTube上看完整支影片。他覺得影片超酷的,馬上狂看這位蛋糕達人的影片。

傑克看完50多支影片後試圖自己動手烘烤生平第一塊蛋糕。結果搞砸了。然後他試做第二塊,也沒成功。他再試第三塊,還是沒做對。他不斷試了又試,一次又一次失敗。

他花了兩個月不斷試做看起來還不賴的蛋糕,最後烤出一個自己覺得美到足以貼在Instagram上炫耀的成品。當他回憶起這一刻,咧嘴露出大大的笑容:「這是我上傳過的照片貼文第一次得到超過100個讚!」朋友紛紛留言:「我的天啊!」、「你從哪裡學來的?」

傑克鍾愛烘焙手藝的美感層面,會試圖採用創新手法點綴蛋糕。他開始每逢週末就烘烤兩塊蛋糕,隔週貼在照片與影音區。粉絲一個接一個在他的Instagram追蹤他,三不五時就會留下評論。

嗨,來自巴西的問候!
好美的蛋糕!來自巴塞隆納。

當初他狂看200支影片而學會烘焙的蛋糕達人反過來追蹤他,開始拿他的蛋糕做文章。

當傑克被問到為何選擇烘烤蛋糕而不是其他活動當作嗜好時回答:「我試過體育,但沒半樣拿手;更糟的是還有滿場觀眾眼睜睜看著你搞砸。烘烤蛋糕只會在自家廚房搞砸。我一次又一次失敗,但我就是一直堅持下去。」

現在傑克在YouTube上大概已經看過1000支關於如何烘焙與裝飾蛋糕的影片。

他給前幾個世代的建議是:「那些不是與YouTube一起成長的大人們都認為想闖出名堂就必須去上課,我爺爺就說想要成為烘焙達人就得去上烘焙課,但他們才真的應該明白,我們這一代的學習方式早就不一樣了。現在,如果想要學數學,只要看YouTube就可以了。老一輩的人認定社群媒體是不好的東西,對啦,它是有些壞處,但他們也得搞清楚,它同時也有好處。我們學習的方式正在改變,YouTube、Snapchat和Instagram就是我們學會如何找到自己熱愛事物並發光發熱的新管道。」

我可能很會烤蛋糕,但是如果沒有上傳到社群媒體就完全沒搞頭。我該怎麼做?難不成要把照片帶去學校嗎?才不是這樣。我只要上傳照片或影片,全世界的網友馬上就會留言回饋。在Instagram上,我看到許多粉絲都來自歐洲。歐洲人看得到我烤的蛋糕。」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傑克烤出第一塊蛋糕的18個月後,好幾家企業都透過他的社群媒體帳號找上門,想問問他是否願意代言它們的產品。他計劃先上去大學,然後努力在媒體頻道美食台(Food Network)開闢節目。他說現在自己必須稍微放慢腳步,每個週末只烤一塊蛋糕就好。因為就像他說的:「現在我又長大了幾歲,不像小時候有一大堆時間可以用了。」

傑克其實才15歲。他是在12歲看到一支YouTube影片廣告才開始烤蛋糕的。他的Instagram個人頻道@JackedUpCakes擁有超過1萬1000名粉絲。

傑克是個Z世代。

而Z世代即將永久改變未來的商業模式。

Z世代:我們不是千禧世代進化版

正如21歲的克莉絲汀娜所說:

我們絕對是一個世代、一場運動。我們高分貝發出聲音,我們發揮自己的能力去談論不正確的事、我們喜歡什麼,以及我們的看法。

我們傾聽Z世代暢談不再閒逛購物商場,改去慈善機構Goodwill開設的二手店;我們看到他們在YouTube與遊戲串流平台Twitch上全神貫注緊盯著自己最喜愛的電競玩家;我們觀察他們一連好幾個小時沉迷於電玩《要塞英雄》,然後連拍46張限量鞋款照片,再將其中最美的一張上傳到自己公開的Instagram帳戶,而不是只開給摯友的偽Instagram帳號。

我們也專心傾聽Z世代討論受到COVID-19影響被隔離在家中不能上學或上班的心情。我們記錄他們置身從不間斷的社群媒體壓力下所感受到的焦慮,還有他們對工作、金錢、環境與未來的不安全感。

16歲的凱特說:「我想,有很多前幾個世代的長輩都說我們這個年紀的人是玻璃心,還說我們如果沒有拿到參加獎就會崩潰大哭。我覺得他們都說錯了。我老爸特別喜歡取笑參加獎之類的事。但我的想法是:『明明就是你那個世代硬要把獎盃塞給我們的。』」

我們還從Z世代的口中清楚聽到他們大聲撇清自己不是千禧世代進化版。

22歲的克里斯說:「我研究老媽和奶奶她們的世代,發現她們根本搞不清楚我們這個世代在幹嘛。我老媽和奶奶都喜歡說:『你們這個世代真是不受控制,實在很瘋。』我們做的事她們都看不懂。我知道每一個世代都不太一樣,而我知道談到自己的世代時我可以這樣說。我們之所以不一樣,全是因為成長方式和經歷都不同。」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克里斯不是唯一這樣想的受訪者,在我們的2019年Z世代現況研究中,有79%的Z世代都告訴我們,他們不覺得其他世代充分理解他們這個世代。

Z世代的年紀其實也大於多數人以為的歲數,截至2020年,最年長的成員已經滿24歲。這個龐大、多元、一出生就彼此相連的世代,很快就會變成職場中成長最快的世代,很可能也包括你的職場。

我們與Z世代差異的世界觀

且容我們提出兩則簡短的例子,方便理解他們與千禧世代的世界觀有多大的差異:

一、Z世代不記得911事件

這是值得再三重覆的重大差異:Z世代不記得911事件。他們是上歷史課、聽父母親話當年或是看YouTube影片時學到這件事的。結果,就算將這起事件攤在Z世代眼前,他們根本也不記得曾經有過恐懼與不確定感。但它堪稱是千禧世代的決定性時刻,美國境內的千禧世代感受尤深。我們採訪美國境外的Z世代時,這點世代差異甚至更加明顯,因為他們不僅是在上歷史課時學到911事件,更是透過不同的地理位置視角理解這起事件。

二、COVID-19流行病創造的恐懼感、不確定性、脆弱性與惶惑不安伴隨Z世代成長

這場流行病已經在校園、職場、旅遊、政治和家庭等各個領域引爆大規模破壞。儘管COVID-19的長期影響尚待觀察,迄今為止它很明顯已經成為這個世代的決定性時刻。

正如14歲的克蘿依所分享的:「我看到很多我這個年紀的同儕去露營時都穿Lululemon的短褲。看起來真的好酷。所以我就努力存了40美元買下一件。其實穿起來還好而已,沒那麼厲害。然後我逛Amazon時才發現,我只要花15美元就可以買到幾乎一模一樣的短褲,所以我為了省錢就開始購買那些產品。」

這些小大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Z世代經濟:未來最有影響力的新世代,將如何塑造2035世界新常態?》,傑森.多希(Jason Dorsey)、丹妮絲.薇拉(Denise Villa)博士著,周玉文譯,高寶出版圖/《Z世代經濟:未來最有影響力的新世代,將如何塑造2035世界新常態?》,傑森.多希(Jason Dorsey)、丹妮絲.薇拉(Denise Villa)博士著,周玉文譯,高寶出版

數位專題
2021 K型經濟復甦來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趨勢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