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科學園區竹南基地-點燃台灣生技業的導火線

文 / 蔡佳珊    
2000-08-15
瀏覽數 16,050+
科學園區竹南基地-點燃台灣生技業的導火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盛夏褥暑中來到新竹科學園區擴建預定的竹南基地,放眼望去,是大片大片茂盛的綠色牧草,和一長排英挺高大的尤加利樹。微風吹來,草浪隨著起伏搖擺,襯著幾座空盪盪的畜欄,散發著樸實的鄉村氣息。在不久的將來,這個靜謐的鄉間草原將蓋起一間間高科技的實驗室,一個個身著白色實驗衣的精英分子忙碌地穿梭其間。這塊基地不但是台灣新興產業發展的希望所繫,也即將排演著讓台灣站上國際舞台的主要戲碼——生物科技。

因為交通方便、土地使用單純,距離新竹的高科技聚落又近,竹南基地成為新竹科學園區第四期擴建計畫的理想地點。為了配合行政院頒布的「加強生物技術產業推動方案」,竹南園區的主題正是目前當紅的生物科技。未來這個園區的成員包括國家衛生研究院、養豬科學研究所、工研院生醫中心,還可容納一百多家小而美的研發型生技公司。

竹南基地總面積一百一十八公頃,民國八十八年七月開始基地開發工程。比起新竹科學園區六百零五公頃、台南科學園區六百三十八公頃,可以容納許多設廠動輒就是二、三十公頃的大公司,小小的竹南基地顯然必須要有不同的規劃策略。

工研院生醫中心主任李鍾熙接受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的委託,負責竹南園區的主題規劃。在李鍾熙的計畫書中,「以網路資訊為核心的研發型生技產業園區」是主要的設計重點。

以網路為基礎的研發型園區

李鍾熙認為,生物科技最大特點在於從研發到產品化的時程長、風險高,所以必須把研發變成產業,持續累積專利技術等無形資產。如此,在漫長的研發階段中,「雖然產品沒出來,但是價值一直在提高,」李鍾熙說。等技術成熟,成功的產品一推出,所帶來的收益則是非同小可。

「不過這個觀念台灣一直沒有,」李鍾熙表示,美國有一千多家生物技術公司,其中研發型產業就占了半數以上,真正有產品的公司不到一半。但是反觀台灣幾百家藥廠,大部分做的都是國外專利過期的學名藥,從事研發的屈指可數。

竹南園區正是為了孕育小型的研發公司所設置的搖籃。因為這類公司不從事大量生產,用不著大興土木,正適合面積不大的竹南基地。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局長黃文雄也表示,竹南園區的指標不在產值多寡,而是創新研究的能力,希望竹南能成為全國無形資產最密集,附加價值最高的園區。

「以網路資訊為核心」的概念更提供了讓這些研發型產業日漸茁壯的重要養料。竹南園區將成立一個電腦及網路系統中心,提供全球的基因及分子生物資料庫、醫療健保、臨床試驗及法規等相關資訊,並且聯結國內各大研究機構和醫院。如此一來,園區裡的公司不必要各自成立電腦部門,便可以享受四通八達的快速資訊。

竹南距離竹科很近,李鍾熙認為生物技術應該與台灣最具優勢的電子資訊產業結合,「這樣在國際上才會更有競爭力,」他說。因此生物晶片、醫療器材將是園區發展的重點方向。

竹南園區的條件優良,不過想進入的廠商必須先經過管理局的嚴密審查,通過三層關卡之後才能獲准到園區設廠。「進到科學園區來就身價百倍了,」黃文雄說,在園區可以建立起公司高科技的形象,提高投資意願。再者,園區的配套措施完善,業者可以安心做本身的研發工作。

晶宇公司在今年四月份取得園區進駐資格,副總經理王獻煌表示,進入園區的好處很多,第一個是reputation(名氣),再者,人才招募也會比較容易。還有園區的保稅等優惠措施,對新興產業非常重要。

園區成立最大的優點在於「聚落效應」(clustering effect)的形成。「要查資料、要問專家、要創業,都在那裡,當然效率會很高,」李鍾熙說。園區提供的共通支援可以降低廠商的設立成本,又有創業育成中心協助新公司的成立,再加上國家衛生研究院和養豬科學研究所等學術機構坐鎮園區,建立起產學合作的大環境。

台灣的資源有限,沒有任何單位能夠從研發到生產全部獨立完成。因此唯有暢通研究單位到產業界上、中、下游的縱向連結,加上同級機構橫向的分工合作,台灣的生技產業才有嶄露頭角的一天。

期待創造聚落效應

未來竹南園區不但將提供一個條件齊備的溫暖搖籃,同時也會是國內生技界統整交會的重要樞紐。堅強的學術陣容、正在籌備中的大學和醫院,加上許多迫不及待的生技廠商,風雲際會的氣氛逐漸醞釀成形。

「台灣很小,所以不能單打獨鬥,一定要合作,才能在國際上競爭,」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吳成文認為,國衛院是國家級的學術機構,理應負擔起園區中學術領導與整合的重責大任。

國衛院成立四年多來一直居無定所,目前分散在中研院、榮總、台大、生技中心等七個地方。「我們是無殼蝸牛,」吳成文笑著說。不過以後國衛院在園區中將有個面積三十二公頃的「家」,扮演園區生物科技與醫學發展的火車頭角色。

「我們的目標是整合全國的醫藥衛生研究,延攬國內外傑出的醫藥衛生人才,提升醫藥衛生研究的環境,」吳成文不但有儒者的風範,也具備十足的雄心壯志。國衛院劃分為十個研究組,以合作計畫的方式連結各大學和醫院,從事醫藥與生物技術的研究,形成全國的研究網路。

一旦將來進入園區,國衛院便可協助將這些學術機構的研究成果,就近移轉給園區中的生技公司,成為學術界與產業界溝通的重要橋樑。另外,未來五年內國衛院將由現在的四百人擴增到一千人,可以吸納培養許多優秀人才。

竹南園區中另外一個重要的研究單位就是養豬科學研究所。養豬所在民國五十九年成立,可以說是竹南基地的「原住民」。三十年來,養豬所的研究重點從研究「豬」擴大到研究「人」,包括養豬科技的改良、人工器官、基因轉殖、心臟血管比較醫學,都有相當豐碩的成果。例如可從乳汁中提煉出治療血友病的第九凝血因子的基因轉殖豬,和結合人類上皮細胞和豬真皮基質的生物人工皮膚,都是十分尖端的技術。

雖然竹南園區的設置使得養豬所原本的多棟建築物必須拆遷重建,但是養豬科學研究所所長翁仲男對園區的設置仍然表示歡迎。養豬所不但具有熟練的動物實驗經驗,還有設備先進的GMP(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優良製造標準)工廠和SPF(Specific Pathogen Free,無特定病源)實驗室。將來除了可以提供技術移轉之外,養豬所還計畫成立一個標準實驗動物中心,專門做效率性與安全性的試驗。「我們可以提供各生技公司和國家衛生研究院一個很好的service(服務),」翁仲男說。

除了這兩大研究機構,未來竹南園區周圍也將會出現大學和醫院。台北醫學院總務長蘇慶華表示,北醫預定在鄰近園區的竹南崎頂里設立生物科技和資訊管理學院,希望以後能夠跟園區充分互動。另外,陽明、清大、交大三所大學和國家衛生研究院目前正計畫在新竹附近設立聯合醫學中心,提供教學和醫療功能。未來也可望和園區正向交流。

如果不去很可惜

儘管竹南基地還未成型,許多躍躍欲試的生技公司已經在外頭排隊。晶宇就是這樣一家深具潛力的生物晶片公司,成立剛滿兩年,目前總員工數只有二十五人。

晶宇目前借駐在工研院裡的實驗室雖然不大,卻十分乾淨敞亮。就在這裡,晶宇的研究人員開發出可以在六小時內測得結果的腸病毒檢驗晶片,並且成本遠較國外的生物晶片低。

晶宇希望未來能在新竹和竹南各自設置一個廠區。不過因為竹科一地難求,竹南又尚未開放進駐,晶宇的腸病毒檢驗晶片至今未能量產。面對前一陣子腸病毒肆虐,晶宇只能乾著急。

目前已在竹科園區裡的華健醫藥也有意到竹南共襄盛舉。因為得知國衛院、養豬所、生醫中心以及數十家生技廠商都會齊聚竹南,「如果不去很可惜,」華健醫藥董事長鄭建新說。華健醫藥成立四年多,有三十九位員工。鄭建新表示,華健醫藥目前發展的經皮吸收貼劑技術,正與國外藥廠洽談合作事宜,希望將來能在竹南建立一個專做先進藥品研發的實驗室。

鄭建新認為,竹南園區必須具備幾個要素。首先最重要的是人才。而要吸引這些人才,必須要有好的生活環境。把人才吸引過來後,還必須要有好的會議場所,以建立彼此交流的mechanism(機制)。園區裡的公司一多,交流就會多,到達某種濃度,「才會互相激盪出火花,」鄭建新語中對竹南園區寄予厚望。

促使地方人才回流

竹南基地不但給台灣的生技界帶來新契機,對一向貧瘠而時常被忽略的苗栗縣也是一大福音。這塊地方原是台糖畜產研究所用地,位在火車縱貫線山、海線交叉點,也鄰近中山高、北二高交叉口,到竹科只有十五公里的距離,對外聯絡十分便捷,可說是苗栗縣為數不多的精華地帶之一。

苗栗縣由於丘陵多、平原少,導致產業一直不發達,人口嚴重外流。縣長傅學鵬回憶起自己民國七十一年選縣議員的時候,苗栗人口是五十四萬多,到現在過了十九年,人口是五十六萬,只增加了一萬多人。「不是說沒有增加,而是都外流了,」傅學鵬苦笑。「設立園區和大學是苗栗人共同的夢,」傅學鵬在苗栗土生土長,深知苗栗人的心聲。他期待科學園區的設立可以帶動地方繁榮,增加當地就業機會,促使人才回流,對苗栗縣的未來發展助益良多。預定在竹南設立的台北醫學院分校也可能成為苗栗縣的第一所大學。

為了配合科學園區的發展,苗栗縣政府計畫往園區西南擴編三百五十公頃做為特定區,建立醫療、教育、交通各方面都一應俱全的完整生活圈,讓園區的工作者可以安心地在這裡落地生根,並且和當地居民和平共榮。

傅學鵬回憶,去年七月的開工典禮吸引了上萬群眾圍觀,顯見當地居民都十分歡迎園區的設立,政府官員致詞時也對竹南基地多所期許。這片青青草原,不但背負了苗栗縣民的殷殷企盼,還有國內對於生物科技是「二十一世紀的明星產業」的熱切期望。不久的將來,集合了產、官、學、研的竹南園區是否能點燃讓台灣生技業蓬勃發展的導火線?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