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鏡頭、光達都擅長!自駕車「眼睛」,亞洲光學做定了

雜誌原標為〈自駕車「眼睛」 亞洲光學做定了〉
文 / 白育綸    攝影 / 蘇義傑
2021-08-27
瀏覽數 20,400+
鏡頭、光達都擅長!自駕車「眼睛」,亞洲光學做定了
一手創辦亞光的賴以仁是個業務狂人,他自嘲過去每年在台灣加起來的時間恐怕連一個月都不到,遇上疫情無法出國考察、介紹產品,連自己都有點不習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亞洲光學旗下產品多元,靠著成功打進特斯拉供應鏈,著墨更多車用鏡頭。隨著電動車廠銷售升溫,預估今年車用產品營收占比可成長五成,他華麗轉身的關鍵是什麼?

一台車的「眼睛」有多重要?擋風玻璃外,滿月在夜色中升起,掛在公路盡頭,一位駕駛卻突然不由得放慢自己的車速,原來自動駕駛系統將遠方的月亮,誤認成提醒駕駛人減速的黃燈,頻頻「貼心」地替駕駛踩剎車。

「STOP!」中控台螢幕上,醒目地寫著。今年7月底,這段由美國特斯拉(Tesla)車主上傳的影片,在社群平台上瘋傳。

這個真實故事凸顯的,正是一項電動車極力突破的瓶頸:如何精確辨識外界、避開障礙,達成自動駕駛的理想?

這個疑問,帶出科技圈今年來吵翻天的話題:如果將鏡頭或光達(LiDAR)比喻成車子的眼睛,哪樣技術能真正實踐自動駕駛?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選擇,是視覺化車載鏡頭,他不僅認為這是唯一真諦,還批評光達是「傻子的產物,任何依靠光達的人都注定要失敗。」

然而,Google旗下的自駕車品牌Waymo、油車品牌Volvo為首的多數車廠,卻是不斷地強調光達的重要性。

但其實,不管自駕車的眼睛,最終由鏡頭還是光達扮演,對台灣一家成立41年的老公司來說,皆是勝券在握,因為它左右逢源,兩者都是它的擅長產品,它就是「亞洲光學」。

光學元件、鏡頭,無役不與

「兩個、四個、八個……我們做的,就是每一台車子的眼睛!」73歲的董事長賴以仁指著汽車圖卡,不厭其煩地解釋,一台車上,有哪些地方用得上自家產品,露出炯炯有神的目光。

望遠鏡、相機鏡頭、影印機裡的感光元件、瞄準器到各類電子產品的鏡頭模組,無役不與,亞光的企業故事,儼然就是台灣光學製造業的縮影。

翻開亞光財報,今年1至7月營收117億元,創下公開發行24年來的新高,2020年前兩季合計也較去年同期也成長了46%,半年EPS 2.44元,已超越去年全年1.44元,徹底走出2009到2014年成長低迷的陰霾。

業績逆勢成長動力之一,便來自車用市場,賴以仁大膽預估,今年車用產品對亞光營收的占比,預估將再帶來50%的成長。

白育綸整理圖/白育綸整理

「做車子的零件,只有一個鐵則,就是安全第一,」切入車用市場已有10年的賴以仁解釋,有別於手機這類等消費性電子的塑膠鏡頭(P鏡),不斷更迭、追求輕薄且便宜,車廠更在乎鏡頭的耐用度,要做到抗「溫飄」(因為高低溫而改變鏡頭焦距)不模糊,是難度所在。而亞光擅長的玻璃鏡頭(G鏡),正符合這樣的需求。

此後,亞光累積了生產車用鏡頭的實戰經驗,加上陸續獲得IATF16949車用供應商認證,六年前,亞光便成功接到電動車特斯拉的車用鏡頭訂單,是為特斯拉打造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的台廠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台灣代表企業。

拓墣產業研究院分析師蕭閔中解釋,過去車用鏡頭僅在百萬畫素之譜,比起動輒千萬畫素、出貨量又大的手機市場,規格低,代表毛利低,對一線鏡頭廠誘因不高。

不過,蕭閔中也認為這樣的情況正在改變,隨著特斯拉發展純視覺自駕,少了光達輔助,鏡頭勢必得升級,去年市場上陸續出現250、500萬甚至800萬畫素的車用鏡頭,證明鏡頭在車用市場已經變得有利可圖。

贏在哈雷慧星,卻敗在手機

回顧亞光,也走過一段低毛利、被砍單的曲折史。

80年代初,Canon、Nikon等日系廠商在台中扎根,建立光學產業聚落,當時剛從台中商專畢業的賴以仁,從相機皮套做起,雖然一句日文都不會,還是被公司派往日本「學藝」,從此奠定了亞光跟日本相機廠互動的基礎。

等皮套事業穩定後,賴以仁心想,雖然賺到一些錢,但皮件的專業知識終究有限,因而向技師打聽,相機裡面,哪些產業含「金」量最高,一句:相機裡最貴的就是鏡頭,讓賴以仁做起了磨製玻璃鏡頭的生意。

「第一年,真的是賠到褲底,」賴以仁坦言,玻璃成本占鏡頭的材料才15%,剩下的全是工錢,很吸引人,但換個角度,「良率要是不好,也全都沒有。」一邊提升技術的同時,創業幾年後,亞光迎來了第一個業績爆發點。

「我們平時一個月賣500台的望遠鏡,在哈雷慧星那年(1986年),做一萬台也不夠!」賴以仁回想起哈雷慧星引發的天文熱潮,工廠做完,直接空運出貨的盛況,笑說全球瘋天文,還真的救了他的公司。

這一桶金,讓亞光銜接上緊接而來的數位相機黃金時代。2000年以後,為多家日廠相機代工鏡頭的亞光,叱吒市場。生產版圖一路擴及中、緬、菲律賓,2003年設廠在仰光的亞光緬甸廠,至今月產800萬顆玻璃研磨鏡頭的產能,仍是世界第一。

但無奈2010年後,iPhone打開的智慧型手機市場,與相機消長,扶植出如大立光、玉晶光這些同樣發跡台中,但專攻手機的鏡頭廠,它們在技術上做出更輕薄、單價更低,毛利在60%以上的P鏡,一度讓亞光流失許多訂單。

追不到P鏡,換個方法P+G

「塑膠鏡頭良率做到那樣,他們是真的厲害!」賴以仁毫不保留地表達對競爭對手的佩服,但當記者問到素來擅長玻璃鏡(G鏡)的亞光,曾否想過追隨那些P鏡廠商的腳步,生產塑膠鏡片時,賴以仁沒有半刻猶豫,悠悠回答:「我始終相信,G鏡的效能,是P鏡難以比擬的。」

做生意,每天開門都是選擇,賴以仁感慨地說,不是不想追,而是P鏡後來競爭太激烈,後進者的毛利一直掉,若是變成拚價格,就沒什麼意思了。

看著賴以仁身後一排大大小小的鏡頭,儘管有些沾上了灰塵,看出歲月的痕跡,但讓他自豪的,還是公司打磨多年的G鏡技術,「那是絲毫誤差都不能有的真功夫,被日本人磨的金、金、金。」賴以仁打趣地說。

「錯過的,會再回來,機會總是公平的,你看,接下來,手機廠追求更的大光圈、更流暢的變焦,還是得靠亞光的G+P,」堅持並沒白費,賴以仁小心翼翼地捧著亞光新研發的「潛望式G+P」鏡頭模組說道。

這款新產品,乍看是一小盒玻璃混合塑膠的鏡頭模組,對賴以仁而言,它肩負著亞光在鏡頭界反敗為勝的希望,近兩年更已打入華為的高階手機供應鏈。

無心插柳,練成千萬台光達

浮浮沉沉那幾年,亞光還有一條神祕的產品線,大力幫了後來的自己一把,便是自駕車除了鏡頭外的另一雙眼睛:光達。早在25年前,亞光就開始生產光達產品的前身:雷射測距儀。

賴以仁莞爾地分享,目前產值占比高達1∕3的雷射測距儀,其實多年前只是無心插柳,為搭配獵槍用的光學瞄準器,而同步生產的副產品。製造測距儀的難度在於,發射的雷射要打得遠,體積小,還不能傷眼睛。

「你能想像嗎?當年便當盒大小的測距儀,只能打600碼(約548公尺),現在我手掌大,能測到2公里以上,」見證光學測距技術發展的賴以仁,興奮的伸出雙手比劃。

光達,則是雷射測距儀的3D進階版,偵測短距離的光達成品,如今已唾手可及,那就是家裡常見的掃地機器人,包括小米、石頭科技,都是仰賴亞光產品,開發至今已熱銷接近1000萬台。

無論是當初的測距儀,到現在的家用品,以及未來的車用光達,亞光從鏡頭,跨到全系列的光學產品的功臣,靠的是賴以仁從中科院挖角來的資深團隊。剛退休的林志平博士,便將無人機、飛彈定位的技術概念,複製在亞光的光達上。

亞光的光達應用在掃地機器人,至今熱銷近千萬台。遠見資料圖/亞光的光達應用在掃地機器人,至今熱銷近千萬台。遠見資料

賴以仁多年生意伙伴、容克光機科技董事長陳喜旺觀察,商科出身、日本受訓的經歷,讓賴以仁特別尊重技術團隊,不惜挖角、高薪留住人才,公司裡到現在還有不少人是當初跟著賴以仁創業的老臣。

生產測距儀與家用光達的經驗,是一般光學廠沒有的,亞光不僅是台灣少數有能力製作、有實戰經驗的光達廠,能站上國際舞台,與國際級的對手一較高下。

「光達PK鏡頭」論戰或許還有得吵,但無論是哪一方勝出,兩面押寶的亞光,都有勝算,十年前錯過了切入手機鏡頭的時機,現在亞光面對車用市場,已經從容入陣。

時代總像一個篩子,有多少相機廠消失在時代的洪流裡,又有多少手機時代英雄,能在車用的市場上,保持優勢。對創業半世紀的賴以仁而言,沒有長紅的產品,只有總是守望市場的警覺。賴以仁在車用市場的布局,外人看來偶然,其實都是必然。

「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這裡!」話到這裡,賴以仁再度爆出爽朗的笑聲。

一個皮套男孩,躬逢百年難得的天文盛事,曾眼看手機市場在手上溜走,好在如今車用電子攪動一池春水,光學老將的拚搏,將永不停止。

數位專題
從青年培力到永續解方,你我都要修的企業倫理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企業經營與管理自駕車電動車特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