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經典學習人生

文 / 成章瑜    
2003-02-01
瀏覽數 13,150+
從經典學習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去燕,宿鳥對鳴蟲……,」小兒的朗朗書聲,從南投草屯鄉間傳出。

在東吳大學盡頭,國學大師錢穆故居素書樓內,十多個小朋友,一口氣把六百一十六字的「琵琶行」念完。

同樣在台大旁的溫洲學園,一群孩子大聲念著「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向孔子一鞠躬,開始一天的課程。

在台灣,北從宜蘭鄉間,中至彰投,南至鵝鑾鼻核三廠內,一波波讀經人潮正四面八方聚集。全台灣的中小學生人數不過三百萬人,短短九年間,台灣就已經有一百萬讀經人口。

社會不安,教改亂象,兒童讀經這種民間自發性團體,突然變成台灣另一種教育體系,現代私塾處處可見。

「因為我們開始自覺,為什麼不從經典教育中,讓孩子吸收精華,懂得生命,」溫州學園老師呂基華說。她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

目前不只台灣,港、澳、東南亞、美國等地的華僑社會,華人圈讀經人口已超過五百萬人。這股讀經風,甚至吹到了對岸,由知名作家老舍之子舒乙創立的北京聖陶小學,也重拾五千年的經典。

生命之書在經典

「讀書聲出金石,」台中師範學院語教系副教授王財貴說。

王財貴現在是台灣百萬兒童誦讀經典的推手。三十年前,王財貴在河邊草地上遇見一位老者,老先生講了「學而時習之」一章,詞義廣遠,「彷彿把我的心直拉到雲霄上放著,」王財貴說。

王財貴突然頓悟,讀書就要讀人生最重要的書,而這些生命之書就在經典裡。

中國的四書五經,印度的《吠陀經》和佛典,西方的《聖經》,「都是讓人安身立命的典冊,」王財貴說。

目前王財貴發展出來的兒童讀經的內容,不但讀中國的四書五經,也讀西方經典。「經典有豐富的音韻,有寬闊的思想,孩子自小共鳴,可以提前讓經典智慧進入生命,」草屯學園老師張宏儒說。

經典教育,提早開智

經典教育,讓孩子提前開智。一般教育大多要等孩子三歲上幼稚園才開始,不過王財貴認為,語言教育與科學教育不同,很多理論都證明,語言教育應從零歲開始。

人類出生,五官最強的是聽覺。「耳朵就像黑洞一樣,二十四小時都是打開的,」王財貴認為,此時放棄耳濡目染的機會,十分可惜。

王財貴舉《易經》為例,「帝出震,役乎兌,齊乎巽」指的就是教育像天地初始,一聲春雷後,春風可化雨,「必須童蒙養正,自小薰習,」王財貴說。

《腦內革命》的作者、全球華人基金會董事長石滋宜認為,事實上西方前十年,就已發現兒童零到三歲,正是神經元與樹突發展的黃金期,其中60%~80%皆在此時連線。

在東吳大學的素書樓裡,兩歲三個月的徐念禾,小小年紀,可以一口氣背完「琵琶行」,「黃金童年就是讀經的絕佳時機,」父親徐玄亮說。

念禾在教室裡,總是走來走去,玩自己的,下了課,課堂上教的馬上可脫口而出。

很多讀經的父母都和徐玄亮反應一樣,孩子回家就像打開錄音機一樣,會自動複誦。

除了聽覺之外,王財貴也建議,要打開孩子的眼睛,讓孩子聽盡世界名曲,看盡世界名畫,「古人說三歲看大,可惜大家都忘了,」他說。

打造文化新課本

愈來愈多家長認同兒童讀經的理念。與其說是為了知識,不如說是讓孩子先認識自己的文化。

「現在教育太淺薄了,在孩子記憶最精華時,卻叫他們念『小貓叫小狗跳』,」讀經九年的袁媽媽說。

近百年的教育,經典是缺席者。在五四運動以後,四書五經被束之高閣。

五四主張全盤西化,要學民主「德先生」,必須放棄中國的倫理道德;要學科學「賽先生」,必須放棄文學藝術。

王財貴認為,當時知識分子過度愛國心切,但太過急切,中國反而失了根。

自從五四後,四書五經不再是教學主流,不過很多父母認為,這個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當西方想學東方時,我們卻放棄自己的寶貝。

「西方科學畢竟是科學,沒有中國的教養,孩子學再多的知識,都像飄萍,」袁媽媽認為,所以她堅持陪三個孩子一起讀經。

事實上除了讀經之外,在南投的實驗學園內,有一群老師,開始嘗試在傳統的學校課程之外,再加入中國傳統的中醫及武術。

弘明書院院長連淑美心中,有座教育桃花源,那裡的「課本」是琴棋書畫,武術醫學。

人間清暑殿,天上廣寒宮。夾岸曉煙楊柳綠,滿園春色枯花紅。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一簑煙雨溪邊晚釣之翁,……

一年級的孩子念著《聲律啟蒙》,孩子興奮,書聲響亮,悠揚的韻律,直達天聽。

剎時,笛樂忽起,孩子閉目聆聽。「平靜的湖上,有月光照下來,有一條船,停泊在江上……。」正是國樂中張繼的姑蘇行,「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從琵琶、三絃的「大浪淘沙」,覺察時空輪轉的諦觀;從絲竹的「春江花夜月」,體驗放情山水與田園自適。孩子們毫無壓力,開心學習。

中醫老師丁文彥,正教著孩子體嚐中藥的「五味子」,酸苦甘辛,五味雜陳。醫學啟蒙,一如天地陰陽五行,脈脈相承,可以讓孩子從小就懂得自然之道,從中懂得養生。

「如果我們不希望孩子一招半式,花拳繡腿,馬步就要站得穩,」武術老師蔡瑤庭說。

在這裡,早課從武術開始。馬步、弓步、虛式、玉環式、到潭腿一式,孩子把南拳北腿的「北派」,打得虎虎生風。

也因為教學理念的獨特,草屯學園不但吸引了北部的孩子,甚至有人遠從義大利把孩子送到這裡讀書。

賞識你的孩子

四書五經入學堂,為何朗朗上口,快速蔚為新學風?

士林學園創辦人楊麗主認為,讀經教育一個非常重要的精神,就是「賞識你的孩子」。

賞識教育、欣賞孩子、讚美孩子,「賞識可以內化成為孩子的人格,」本身有四個孩子的楊麗主,已經有一套教學方法,讚美她的寶貝。

「每顆種子都會冒出芽,我們希望用讚美讓它發芽,」呂基華說。

過度的壓力常是興趣的殺手。「所以千萬不要考孩子,」士林讀經班的老師徐碧珠說。

在強大的升學壓力下,讀經學園的學風反而強調回歸賞識。回歸愛,「因為自己本來的心,就是愛,」王財貴說。

這些全然不同的教育理念,在讀經學園蔚為一種信念。

德國醫學博士林助雄也支持兒童輕鬆讀經的理念。「表面上看來是背誦,但是如果完全鬆懈下來讀,腦波可以從β 波轉換至α波,反而可以讓孩子很輕鬆地學習,」他說。

只要輕鬆,處於α波的腦與潛意識互動,記憶之外,會激盪出創造力、靈感、注意力、判斷力。

現在的讀經學園,大多不在學校課程內,沒有考試、沒有壓力,孩子反而更主動學習。

許多在家自學的讀經學園,都自設圖書館,希望讓孩子的閱讀時間不要分割,有時間大量閱讀。

「因為大量閱讀,就能產生閱讀能力,因為能自己閱讀,反而可以主動學習,」師大附中國文老師高瑋謙說。

高瑋謙的兒子高存誠,平均一年可以讀一千本書,常常看到廢寢忘食。

用智慧豐富心靈

根據一項調查,台灣的讀經人口年紀平均為五‧三八歲,每日讀經時間約四十分鐘。讀經的人口中父母學歷大學者占31%,高中以下占34%。

徐碧珠觀察,讀經的家庭通常都不是優渥的家庭,財務能力大概只有六十分。

為什麼大家趨之若鶩? 這些中產階級究竟覺醒到什麼?

「有人用100元就能過很好的生活,有人100元卻活不下去,讀經後,我們發現,因為我們心靈豐富,生活簡單,反而快樂,」呂基華說。

讀經教育,某種程度在反應現行體制,缺乏心靈開發。

「孟子主張性善說,荀子主張性惡說,孔子是不善不惡說,阿姨,你主張什麼?」這是直潭國小五年級學生余禮祥讀經後的思考。

雖然讀經的人口日漸增加,但是每個孩子的資質不同,最近也有人認為讀經之後,有的孩子反而無法融入現實社會。人性究竟本善本惡,需要觀察辯證,讀經也是辯證的世界。

有人認為,讀經是八股,是填鴨。李昆翰的媽媽謝雅玲卻不以為然。

她以孩子親身經驗描述,從小薰習,是在建立龐大的資料庫,看起來像「填鴨」,一旦等資料庫累積到一定程度,卻像「牛胃反芻」,反而觸類旁通,「但不在其中的人很難懂,」她說。

不過,對孩子來說,「聖賢的道理常常和現實是兩個世界,」連淑美不諱言。

人間現實和桃花源怎麼平衡?「我們希望孩子讀經,原本是希望他們能安身立命,如何融入現世,一定要幫他們做『過門』功夫,」連淑美說。

過門功夫,就是讓孩子經過現世事件的印證,更清楚自己的人生價值。腳穩固,才不會隨波逐流。「否則他整天讀,會很矛盾,」連淑美說。

人生價值清楚,馬步自然穩固,即使在快速變遷的社會中,依然可以安身立命。

不論是雄渾迸發,或是淒清不絕,天地書聲,讀的不過是人生。

本文出自 2003 / 02 月號

第20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