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有天生講話容易分心、喜歡硬生生插嘴的朋友嗎?對方也許有「對話自戀症」

文 / 一流人    
2021-07-31
瀏覽數 26,450+
你有天生講話容易分心、喜歡硬生生插嘴的朋友嗎?對方也許有「對話自戀症」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聽別人說話時,自己腦海中冒出很多想法是很自然的事。但讓對話順勢發展,對某些人來說是交出掌控權,所以不容易做到。這種在對話中都要講到自己的傾向,社會學家查爾斯.戴伯(Charles Derber)稱為「對話自戀症」。(本文摘自《同理心對話》一書,作者為瑟列斯特.赫莉Celeste Headlee,以下為摘文。)

人類天生容易分心

好的對話就像一條穩穩流動的河流,有時甚至是波濤洶湧,有激流,有急轉彎,但不應該被引流或流進水壩。你也絕不能跳上另一艘船,指望朋友也跟著你跳。對話的兩人同舟共濟,一起經歷過程的曲曲折折。

為了保持對話不中斷,必須學會讓思緒飄過腦海又飄出去,而不分心。要忽視讓人分心的想法並不容易,但絕對訓練得了。我這是經驗談,因為我有成人過動症,努力過後也能克服分心的毛病。

克制分心為什麼這麼難,原因之一在於,對話一來一往彷彿連珠砲。曾有研究人員錄下10種語言的對話,受測者來自義大利、丹麥、日本、韓國、巴布亞新幾內亞、納米比亞、美國等地,結果發現,一方講完話、另一方接話的間隔平均約0.2秒。

對話間隔最短的國家是日本,只有0.007秒,幾乎在搶話了。丹麥人間隔最長,但也只有0.47秒,半秒都不到。相較之下,我們花0.6秒才能從記憶庫挖出一個字。也就是說,如果我們0.2秒就能回話,等於沒有思考過就開口。

我們為什麼有辦法快速回應呢?馬克斯普朗克心理語言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Psycholinguistics) 的史蒂芬. 李文森(Stephen C. Levinson) 指出:「趁對方講話時,我們就在醞釀答案了。我們聽著對方的字句,同時在琢磨自己的字句,機會來了就趕緊抓住,立刻開口。」他說得很有道理,但有一點我不認同。我覺得人不可能一邊聽一邊琢磨自己的回覆。如果我們隨時都想著接下來要說什麼,其實只是聽了一半罷了。

隱性的對話自戀症

讓對話順勢發展,對某些人來說是交出掌控權,所以不容易做到。坐上對話列車,我們往往希望扮演駕駛的角色,追著思緒走是控制方向盤的方法之一,想轉彎就轉,想換話題就換。如果冒出的想法特別高明或有意思,我們就更難抑制離題的誘惑了,非講笑話或來個妙答不可,管它會不會打斷對話。我們打斷了對話常常還不自知哩,以為硬生生插嘴,可以讓對話更精采。這是一種隱性的對話自戀症。

在對話中都要講到自己的傾向,社會學家查爾斯.戴伯(Charles Derber)稱為「對話自戀症」,指的是很想主導對話,把焦點集中在自己身上,過程常常細微而不自覺。

讓對話順勢發展,對某些人來說是交出掌控權。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讓對話順勢發展,對某些人來說是交出掌控權。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戴伯寫道,

對話自戀症是美國時下主流心態的具體表現,也就是想成為焦點。不管是跟朋友、家人, 還是同事,平常的對話就會有這種現象。現在有許多書籍討論如何傾聽,如何應對滔滔不絕的人,就是對話自戀症在生活無所不在的證明。

戴伯認為對話分為轉換反應與輔助反應。前者把焦點轉到自己身上,後者輔助對方的話。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轉換反應 
瑪麗:我超忙的。
提姆:我也是,工作好多。

輔助反應 
瑪麗:我超忙的。
提姆:為什麼?你手上有什麼工作? 

再舉一個例子:

轉換反應 
凱倫:我想要買新鞋子。
馬克:我也是,我的鞋子快穿爛了。

輔助反應 
凱倫:我想要買新鞋子。
馬克:是嗎?妳想買哪一種樣式的?

轉換反應是對話自戀症的一個特徵,這樣就能常常把焦點轉移到自己身上。反觀輔助反應能鼓勵對方繼續說下去,讓對方知道你在聆聽,想知道更多。

經常有人用拋接球比喻對話。理想的對話中,焦點持續在兩人之間轉換,呈現流動狀態,一下子講你自己的想法,一下子專心聽對方說什麼。如果用跟得上時代的比喻來形容,就是拿著手機在自拍與人物模式轉換,一下子我,一下子對方。拋接球的比喻,果然很貼切。

玩拋接球的時候,兩個人必須輪流。但換成對話,我們卻常常想辦法不把焦點還給對方。有時還會以退為進,不著痕跡地搶回發言權。

「搶回發言權」的範例

根據戴伯的研究舉個例子:

喬許:我昨天晚上去看了那部新片!
丹恩:喔……
喬許:很好看,我真的很喜歡。
丹恩:那很好啊。 喬許:你看過了嗎?
丹恩:我看了,但不是很喜歡,演得有點假……(開始長篇大論剖析電影)。

丹恩回答得意興闌珊,一直到喬許把焦點放在他身上,問他問題,他才活了過來。丹恩可能沒有意識到,他其實在逼喬許交出對話的主控權。對很多人來說,掌控對話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對話的焦點落在誰身上,未必容易察覺。我們有時想搶回焦點,但掩飾得很有技巧,可能先講一句順應對方的話,再補上一句講自己。比方說,有朋友分享最近升職的好消息,我們可能回說:

太好了,恭喜恭喜!我也要跟我老闆說說看,希望我也能升職。

這樣的回應並沒有不好,但要記得把焦點轉回對方。如果一再聚焦在自己身上,兩人的對話就不平衡了。一直發球的結果,對方可能只想躲球,逃之夭夭。

《同理心對話:增加談話深度的關鍵技巧》,瑟列斯特.赫莉(Celeste Headlee)著,連育德譯,天下文化出版圖/《同理心對話:增加談話深度的關鍵技巧》,瑟列斯特.赫莉(Celeste Headlee)著,連育德譯,天下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溝通朋友專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