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曾被蘋果逼退,元太電子紙逼出物聯網新藍海

文 / 白育綸    攝影 / 張智傑
2021-07-28
瀏覽數 31,250+
曾被蘋果逼退,元太電子紙逼出物聯網新藍海
談起2010年,一度因iPad遇上亂流,元太董事長李政昊,還是一樣樂天,沒有怨言。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永豐餘旗下專攻電子紙的元太科技,曾因蘋果iPad問市而打亂布局。如今,憑藉著輕盈、省電的特性,在物聯網應用上找到新藍海,今年更打造電子紙生態圈,力圖再創巔峰。

超市裡,店員一按鍵,貨架上的1.5萬個商品標籤,瞬間更新。路邊的公車站牌不插電,顯示的進站時間持續倒數。在家,受夠電視、電腦與手機,無止盡地侵略視線,決定翻出幾年前買的閱讀器,打開,竟然還有電!

許多人擁有它、體驗它,卻渾然不覺,因為拿它跟紙相比,幾可亂真,它不像螢幕,看久了會刺眼,耗電量更是微乎其微……

這是「電子紙」,不是什麼黑科技,但,令人關注的是,全世界九成電子紙,都來自永豐餘集團旗下的科技公司——元太。

攤開這家位於新竹,擁有30年歷史的元太的財報,營業規模僅次於永豐金、華紙,近年營收多年在150億徘徊,毛利率已從2009年的3.24%,爬升至今年第1季的49.9%,成長15倍,營益率由負轉正,EPS在五年內翻倍,尤其這兩年,隨著電子紙搭上防疫話題,更成了元太的成長動力。

展望未來,根據調研機構MarketWatch統計,全球電子閱讀器在今年有251億美元產值,至2027年,估計將有12.9%的複合成長率。對此,元太科技董事長李政昊信心滿滿:「時機來了,我們絕對會抓緊!」

曾因iPad問世打亂布局

事實上,元太如今的光景,一路走來,其實蓽路藍縷,早年,為竹科園區第一批生產TFT-LCD的企業,但由於面板業大環境不佳,讓生產過剩的元太一度虧損。後來在2005年,元太買下飛利浦電子紙事業部、2009年併購電子紙模組上游的薄膜、電子墨水公司E ink,直到2016年,元太結束面板事業,全心專攻電子紙薄膜技術。

一路見證元太變化的財務長陳樂群坦言:「我還真的沒那個勇氣!」他說當時元太要用還不成熟的電子紙,試圖彌補失去面板產線的營收,可謂硬著頭皮背水一戰。

儘管如此,當時的元太還是認為,電子紙做成的閱讀器,處於利基市場,將有井噴式的成長,孰料,卻因為不只可以看書,還能追劇、玩遊戲的蘋果平板電腦iPad卻問世,打亂一切布局。

更慘的是,面板產業生產過剩的頹勢,讓李政昊一上任,除了面對電子紙市場被蘋果蠶食鯨吞,也不得不關閉元太在韓國的子公司、虧損多年的面板產線Hydis。

「我從來沒跟Johnson(李政昊)講,我當時真的不希望他做這個決定,」言談間,陳樂群「解封」一段回憶,剛接下Hydis董座的李政昊飛來韓國首爾,跟律師談完,外面下著大雪,李政昊放棄最後掙扎,決定遣散Hydis數百位員工,面對隨之而來的關廠工作,幾個幹部士氣低迷。

李政昊卻自嘲地說:「那天是我36歲生日,應該開心點,我們還是想個辦法,好好善後。」

後來,元太對廠工也的確提出優渥的資遣方案。陳樂群說,一個公司在最窮困的那幾年,還能夠善待員工,非常不容易。這一役,勇敢的決定也讓李政昊在元太站穩腳步。

元大的電子紙技術,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張智傑攝圖/元大的電子紙技術,在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張智傑攝

打造生態圈,伙伴逾60家

今年元太宣布成立電子紙產業聯盟(EPIA),打造電子紙生態圈,目前超過60家會員成為伙伴。

面對新的領域,供應鏈上的其他成員難免有雜音,元太透過投資上下游,供應伙伴的擴廠經費,讓生態圈裡的公司覺得他們是「玩真的」,證明自己真心想合作,進一步建立伙伴對電子紙的信心。

例如,元太投資生產上游驅動IC的天鈺與晶宏,也入股組裝、整機出貨的振曜科技,降低伙伴對陌生市場的疑慮。李政昊解釋,伙伴必須為新的產品投入資源,萬一不成功,伙伴會損失金錢與時間,元太投資這些公司的目的,不是想馬上回收,更不是想成為大股東獲得經營權,而是單純的希望對電子紙技術,展現支持。

至於下游的各種應用,元太也利用電子紙不發光、發熱,低耗電、輕巧可彎折的特性,積極擴張閱讀器以外的市場,舉凡RIMOWA行李箱、與理光合作開的電子白板、捷運把手上的廣告、病床上的告示牌,都看得見電子紙的蹤跡。

元太與漢晶合作的電子紙公車站牌,在台北市街頭隨處可見,站牌上方的太陽能板電力自給自足,克服過去螢幕站牌牽線的麻煩。

在電子貨架領域,電子紙技術開展出來的標籤(ESL)應用,不接觸、省人力的特性,成為另一個抗疫產品,7月初全聯在內湖的智慧門市,就導入1.5萬張。

由元太生產的電子紙,從以上幾種電子紙應用在物聯網(IoT)的情境中,證明了娛樂上,電子紙雖然輸給iPad,但憑藉著輕盈、省電的特性,電子紙在逐漸擴張的物聯網應用上,找到一片新藍海。物聯網也成為元太產量的成長動力,相關產品的營收占比從三成增加到四成。李政昊苦笑:「一切是被逼出來的!」

真正讓人欣慰的是,發展多元化應用,讓在元太營收的比例上,電子紙幾乎要超越過去占比偏高的專利權利金收入,證明元太就算不吃蘋果、不靠運氣,自主研發的技術、打開的通路與應用場景,照樣也能為股東賺進財富。

這回,好不容易迎來電子紙成長,會不會怕像台灣面板業當年那樣,被「紅鏈」整碗端走?

李政昊沉思了幾秒:「這些年,一個人跳舞跳得好累了,大家一起跳,市場比較能做大。」

女婿壓力大,但也很做自己

李政昊與永豐集團總裁何壽川的女兒何奕佳2005年結婚,便進入元太,正好那一年公司買下飛利浦的電子紙事業部,開啟轉型濫觴,2011年,他接任Hydis董事長,決定關廠,直到2019年,前董事長柯富仁回到友達,終於坐上了元太董座。

李政昊一路看著元太起伏,面對過去元太的經營者幾乎都是母集團派來,當何家女婿經營元太,會不會格外有壓力?

陳樂群笑著搶答:「他壓力絕對很大!但我覺得他滿做自己的。」李政昊感謝集團讓他放手嘗試各種想法,「元太不只產品是革命紙,也在顛覆傳產的成功模式。」

走過低潮,如今的電子紙,褪去了神話色彩,不像當年大家想的大紅大紫,但電子閱讀器也沒有如預言被iPad取代,不但如此,電子紙開創的多元應用還能在利基市場找到忠實顧客,元太像個超級推銷員,到處為電子紙找出路,努力功不可沒。

回頭來看,元太最慘澹的那幾年,都在跟別人比。電子紙跟面板比,不夠絢麗,跟紙比,客戶嫌貴,論產量,元太更是輸當年的面板五虎,但李政昊知道,電子紙將改變世界,踏上了一條人跡罕至的路,要超越的只有自己。

閱讀器、社群
成讀墨圈粉關鍵


電子紙在台灣最主流的應用,目前還是電子書閱讀器。2012年成立的Readmoo讀墨,是繁體中文書市最大的電子書平台,書量超過14萬本。2017年,讀墨推出採用元太電子紙的mooInk閱讀器,從一家電子書的書店,跨足到硬體,也就是電子閱讀器的品牌商,成為應用元太產品的下游業者。

讀墨執行長龐文真不諱言,平板、智慧型手機在讀墨開發閱讀器以前,就已是熱門的閱讀載具,但她觀察讀者閱讀的高峰時段,落在每天的晚餐後至半夜,不少上班族此時已看了一整天的螢幕,因此讀者向她「敲碗」,希望能用上舒適的閱讀工具。

「當時錢都快燒光了,我們只能放手一博!」縱使開發硬體終究與過去讀墨擅長的行銷、出版事業大不相同,但龐文真認為讀墨熟悉、貼近讀者,推出自家閱讀器,是市場的機會,也是讀墨保持優勢的利器。

除了元太,龐文真也找上各領域的一時之選,負責代工服務(EMS)的振曜科技、資料庫端的華康字體、無敵譯典通,行銷則與募資平台貝殼放大合作,讀墨化身專案經理,打造出一支足以與kindle一較高下、全在台灣製造的電子書國家隊。

閱讀器推出後,讀墨的讀者報告顯示,過去透平板電腦上的讀者,大部分成功轉化到閱讀器上,證明龐文真當初眼光精準。

閱讀器外,讀墨也靠活動、社群拉近讀者,舉辦主題式的閱讀馬拉松,用戶完成一定的閱讀數量,就能獲得設計精美的「徽章」。社群上,讀墨鼓勵讀者分享書評,附上用戶專屬的連結,若成功推薦別人買書,就能獲得現金回饋,提高讀者對平台的黏著度。

從電子紙閱讀器到經營社群,讀墨憑藉著對讀者的細心觀察,成功「圈粉」,也帶動電子紙的成長。
讀墨執行長龐文真。張智傑攝圖/讀墨執行長龐文真。張智傑攝

數位專題
發現台灣85個黃金小鎮,撐起21個國際級產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創新產品策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