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冒險精神」的人大多比較感到幸福!擴大舒適圈,選擇最符合價值觀與滿足感的方式生活

你是探索冒險者嗎?
文 / 一流人    
2021-07-28
瀏覽數 38,850+
有「冒險精神」的人大多比較感到幸福!擴大舒適圈,選擇最符合價值觀與滿足感的方式生活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富有探險精神的人比一般人更有可能採取「問題焦點因應」策略,並且因此相信生活中的壓力因素是可以解決的。典型上與此相反的是情緒焦點因應(emotion-focused coping)策略,個體會試圖減少與壓力相關的負面感受,採取的方法如轉移注意力、壓抑、吸毒與酗酒。(本文摘自《顛峰心態》一書,作者為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以下為摘文。)

探索冒險者的精神

艾力克斯.霍諾德(Alex Honnold)自詡為「職業探索攀岩家」。有時被別人稱為艾力克斯.「沒在怕」.霍諾德的他,過去12年來徒手攀登了美國一些最陡峭的懸崖(即攀岩的全程不使用任何繩索、繫繩或防護裝備),而在2017年6月3日,霍諾德終於達成他的終生夢想——徒手攀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裡高近3000呎(近915公尺)的「酋長岩」(El Capitan)。他花了3小時又56分鐘獨自攀上頂峰,沒有任何外力協助。

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是什麼驅使他這麼做?是腎上腺素噴發的關係嗎?上電視節目《60分鐘》(60 Minutes)受訪時,他表示正好相反:

我的腎上腺素根本沒有噴發。如果我有,就表示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了,因為這整個過程應該要是緩慢、受到控制的,我在攀岩時心情是輕鬆愉快的。

他從事這項挑戰似乎是為了探索。他在另一個專訪中解釋:

我的目的可能再複雜一點,我想嘗試別人沒有做過的事,挑戰自己的極限,試探自己的能耐。在某種意義上,這股動力可說是好奇心,是探險家都有的精神,我想看看前方究竟有什麼東西。

謹慎決定,擴大舒適圈

霍諾德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審慎規劃酋長岩的挑戰行程,想像與擬定攀登細節、熟記「編排的步伐」與克服內心的天人交戰。相較於短暫又極具風險的攀岩過程,事前的準備時間顯得漫長無比。霍諾德透露,雖然如此,他衡量風險的方式就跟其他任何人一樣,而且謹慎決定這麼做是否值得。「你得睜大雙眼去選擇自己願意承受的風險。」他表示,

我在想,那些討厭冒險的人在選擇的時候,是否也跟我一樣帶有意圖。有多少人選擇以最符合自己的價值觀與最能為自己帶來滿足的方式過生活?

驅使霍諾德及其他類似的探險家挑戰自我極限的動力,不是對於安全感的需求,例如安全、連結或自尊需求。霍諾德背後的驅動力似乎更在於學習與成長、以及渴望宰制新奇且複雜的挑戰。多數攀岩者看到酋長岩都會心生畏卻。然而,霍諾德能夠做好廣泛的準備並設想每一個可能的結果,來控制自己的恐懼。

雖然霍諾德天生喜愛探險(尋求探險的傾向與調節多巴胺的基因有關),但他當然不是生來就無所畏懼。他指出,他剛開始從事徒手攀岩時,面臨龐大的恐懼。但是,經過一定的成長經驗,他訓練自己不要害怕。如他在一場訪談中所述,

舒適圈就像一個小氣泡般地環繞著我,每次我都將它往不同的方向推進,讓它變得越來越大,最後,那些看似絕對不可能的目標就落到了可及的範圍內。

看來,霍諾德培養出極高的壓力耐受度,好讓自己越來越有能力探索未知,不受心中的恐懼與焦慮所阻礙。

如此的壓力耐受度似乎不只影響了他的攀登事業。研究人員讓他接受核磁共振檢查,並讓他觀看大約200張快速連續播放的影像,其中包括臉部血肉模糊的屍體及廁所糞便滿溢的照片。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會覺得這些影像非常噁心,而且觀看時大腦中負責解讀情緒的杏仁核往往會出現反應。但是,霍諾德在過程中的腦部活動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研究人員推論,這是他多年來訓練自己控制恐懼與未知所致,而雖然他天生的傾向無疑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但控制恐懼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一項技能。

控制恐懼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一項技能。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控制恐懼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一項技能。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科學家將「尋求探險」定義為願意冒上生理、社會與財務安全的風險,來獲得多元、新奇、刺激、強烈和具有挑戰性的感受與經驗。

探險的尋求屬於「尋求感覺」的人格特質的一部分,其中包括投入新鮮感官經驗(如吸食迷幻藥)的動力、容易感到無聊的個性與極度衝動的傾向。儘管探險的尋求與其他形式的感覺尋求有所不同,但它們的共通點似乎是,對於獎賞的可能性極為敏感,以及大腦的報償迴路過度活躍,尤其是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以下敘述由陶德.卡珊登與同事編寫,你可以據此衡量自己目前的探索冒險程度:

探索冒險量表

• 嘗試新事物的焦慮讓我感到興奮與充滿精力。
• 冒險令我感到興奮。
• 空閒時,我想做一些刺激的事情。
• 隨意探索比有計畫的探險更吸引我。
• 我比較喜歡跟不按牌理出牌的朋友相處。 

有各式各樣的活動與職業可以滿足探險者渴望刺激、新奇、挑戰與危險的需求。其中許多為親社會或中立的活動,例如擁有特殊的音樂與藝術偏好、積極追求創造力,或者從事極限運動、爬山、公民參與、志工、消防、領導工作、政治參與和從軍。

探險的尋求也與適應不良的結果有關,例如危險性行為、敵意、精神病、邊緣性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危險駕駛行為、賭博與藥物濫用。

尋求探險的潛在益處

反社會的探險者與親社會、追求美感或社會性的探險者有何不同?這時就必須考慮到全人了。與激進且危險的結果有關的探險尋求,會受到其他源自不安全感的特徵所影響,譬如情緒化、衝動、行為失控、設想不周、冷酷無情、自我陶醉與懷有敵意。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單憑自己的看法去斷定一個人的特質,以及為什麼成為全人的這條路牽涉了安全感與成長。帶有強烈不安全感的探索會導致反社會行為,但缺乏探索的安全感也會使個體感到挫折與無趣。近期一項針對幼兒的研究發現,雖然自我控制不佳的高度探索是外化行為(指向外部環境的適應不良行為)的成因,但反之亦然。換句話說,自我控制良好的低度探索也會導致外化行為。安全感與探索之間若失去平衡,任一方的程度過高或過低,都會造成破壞性的結果。

益處一:大多比較感到幸福

研究人員開始探究尋求探險的潛在益處。陶德.卡珊登與同事們發現,自認富有冒險精神的人大多比較感到幸福,也認為及時行樂是幸福生活的主要元素。然而,尋求探險不全然是享樂,也關係到渴望個人成長與幫助他人,以及減少封閉自我與逃避可怕經驗的需求。

羅素.拉佛特(Russell Ravert)與同事以一群人數眾多的大學生為對象,調查探險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他們主張,探索在一個人從青春期到成人的過渡期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尋求新奇經驗與充分發揮潛力及展現其他幸福特質尤其相關。這些大學生在尋求新奇經驗的測試中做出的陳述例如,「我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成為發現新島嶼的第一批探險家之一」,以及「如果可以免費拜訪另一個星球或月球,我會是第一個報名的人」。

相較之下,尋求劇烈經驗則與低落的幸福感低落及頻繁的冒險行為有關。在尋求劇烈經驗的測試中,大學生所做的陳述如「我喜歡站在高處的邊緣俯瞰下方」。這正是霍諾德這種徒手攀岩者所追求的報償感——不一定是當下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而是探索行為的本身。

益處二:增進韌性,從創傷中成長

另一項近期研究發現,探險的尋求可以增進創傷受害者的韌性(正面情緒與生活滿意度提高)。這項關聯的一部分成因是有效的應對。富有探險精神的人比一般人更有可能採取問題焦點因應(problem-focused coping)策略,並且因此相信生活中的壓力因素是可以解決的。這種人面對壓力時會試圖改變其來源,方法包括解決問題、尋求資訊或社會支援,以及徹底脫離壓力情況。典型上與此相反的是情緒焦點因應(emotion-focused coping)策略,個體會試圖減少與壓力相關的負面感受,採取的方法如轉移注意力、壓抑、吸毒與酗酒。

具有高度冒險傾向的人比較有可能採取問題焦點因應策略,因為他們會積極正視出乎預期與困難的問題與尋求可能的解決方法,而不是一味逃避問題。事實上,這項研究有一個更重要的發現:遭遇創傷時,我們未必是受害者;我們可以從創傷中成長。

《顛峰心態:需求層次理論的全新演繹,掌握自我實現的致勝關鍵》,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著,張馨方譯,馬可孛羅出版圖/《顛峰心態:需求層次理論的全新演繹,掌握自我實現的致勝關鍵》,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著,張馨方譯,馬可孛羅出版

數位專題
《遠見》觀察全台慢食、慢城、慢工藝,剖析產業轉型與消費形態變化,也帶你慢下腳步、擁抱不一樣的生活選擇。

《遠見》觀察全台慢食、慢城、慢工藝,剖析產業轉型與消費形態變化,也帶你慢下腳步、擁抱不一樣的生活選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成長心態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