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疫情顛覆實體校園,均一讓遠距教育零距離

文 / 邱于瑄    攝影 / 張智傑
2021-07-27
瀏覽數 13,550+
疫情顛覆實體校園,均一讓遠距教育零距離
使用數位工具進行個人化教學,能讓孩子依照自己的進度學習,也能弭平城鄉差距。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場疫情,台灣師生一夕之間踏入數位學習行列。過去台灣數位學習腳步緩慢,如今成為日常。身為台灣中小學最大的數位學習平台,均一教育平台如何幫助台灣數位學習迎向未來?

5月19日,疫情讓全台走向遠距教學。在一、兩週內,台灣師生、政府、教育組織等總動員,順利接軌線上教學,連PaGamO創辦人、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也說:「這一次可謂是台灣教育史上的奇蹟。」

而這場奇蹟,也將把台灣的數位學習發展,帶入新的階段。

「過去,我們常常在想數位學習的推動要花多少年,但是疫情一夕之間使得全台師生,都踏入數位學習的行列。」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呂冠緯說。

成立近九年的均一教育平台,一直站在前線推動數位學習。擁有250萬註冊人數,涵蓋從國小到高中的課程,有超過2萬部教學影片、6.7萬個練習題,是全台灣規模最大的非營利線上教育平台。

同時,均一也是台灣數位學習的推手,2012年成立以來,已與14縣市政府合作,幫助地方學校引入數位學習資源、培育數位師資。

回想起宣布停課的那一天,均一就像個老學長,一日內緊急應變,整合數位學習資源、提供教師與家長交流資訊等,帶著大家接軌遠距教學,穩住軍心。

然而「接軌」不只提供硬體和軟體,更是對學習模式的重新認識,當「老師換腦」「學生自律」「政府協作」,數位學習才會真正發揮最大效果。

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呂冠緯。均一提供圖/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兼執行長呂冠緯。均一提供

老師換腦,重新思考價值

一直以來,數位轉型對老師來說,可以是機會,是趨勢,但也有部分人害怕是威脅。

呂冠緯觀察,台灣大約有七至八成的老師,認為數位學習是趨勢,卻對於數位工具卻不太熟悉,甚至有些連Google帳號都沒有,相對被動。

在這次停課不停學的幾週下來,目前大多數的老師,已經開始上手數位工具,但更重要的是重新認識「數位教學」的價值,才能讓數位學習有機會帶來教學現場的進化。

呂冠緯說,一直以來,均一就不是想要取代老師,而是期望變成師生的「智慧助教」。

數位教學不只是應付疫情下的被迫隔離,更重要的是帶領大家重新思考「老師的價值」,當課程內容,學生都可以透過影片學習時,「將來,面對面的教學,該如何利用才最有效益?」

過去,一個老師負責多個班,需要重複準備相同的課程、批改幾十甚至幾百本同樣的作業。

但在均一,有國小到高中的完整教材影片與評量,同時建立後台數據,讓老師管理學生學習狀況,並藉由系統自動批改作業、評分等,減少老師重複性工作。

這些時間可讓老師投入教學創新,甚至也能針對每位學生進行個人化教學,運用科技替代「授業」,凸顯老師在「傳道」「解惑」的價值。

有了正確的觀念,還得讓平台變得更好用,讓助教真正成為老師教學上的好幫手。

呂冠緯點出,平台能做的第一件事,就在於增加「易用性」。

均一向來持續優化數位工具的介面,將功能、操作設計的簡單明瞭。此次疫情,更整合各平台相關進度的課程資源,舉辦各式線上教學研習,就是希望老師能更快的上手。

第二,則是幫助老師「數位轉型」,數位教學的引入,並不只是把工具提供給老師就好。多年來,均一舉辦培訓研習,甚至走入現場,透過實作教導老師如何將數位工具融入課程,讓老師接軌,減緩陣痛期。

師大電機系副教授、數感實驗室創辦人賴以威認為,老師是推動數位學習重要力量,「當一個老師改變,影響的不只是一位學生,甚至未來可以持續發揮影響力。」

學生自律,深化自主學習

學習的另一個關鍵主體,則是學生,但要小孩在家對著螢幕專心一整天,絕非易事。這也是數位學習的另一個挑戰,如何激發學生願意主動學習?

身為董事長的呂冠緯這次就跳下海,進行一個嘗試。白天,忙於日流量爆增的均一平台作業,晚上他穿個簡單T恤,就開始錄製影片,對著電腦鏡頭講述國中小的課本內容,用5分鐘為學生導讀進度內容,成為孩子們的「冠緯學長」。

呂冠緯說,當因疫情停課,師生進行整天的視訊教學一定會累,若是能讓孩子根據導學影片,自主安排自己今天所學,而後老師再與其進行相關討論,是培養孩子懂得尋找數位資源、自主學習的好機會。

均一的課程設計,以「關聯」「有趣」「陪伴感」出發。

像是教導數學公式時,可以與生活結合,讓孩子知道這與自己息息相關,並運用動畫或較活潑的論述吸引繼續觀看。均一也與臺灣吧、PaGamO、數感實驗室等平台攜手,提供多元教材,更搭配課程難易度與AI狐狸貓做為學伴,引導學生進行探索。

四年前在均一、屏東縣政府幫助下,位於屏東的竹田國小開始推動數位學習。

老師劉淯溱表示,原先在班上程度落後的孩子,經常在課堂上無所適從,但透過設立專班,使用數位工具進行個人化教學時,孩子都能夠依照自己的進度學習,當看見自己的進步時,也增加了學習的動機。

現在,原先不喜歡上數學課的孩子,現在數學課前一節下課,就衝去專班教室,拿起自己的電腦,迫不及待的「練功」,甚至在疫情期間孩子們會在家自主學習,遇到不會的還會打電話詢問老師。

呂冠緯提到,從被動學習走向主動,進而從願意主動到有能力主動,是兩個不同的層次。當孩子願意主動學習時,老師也能透過個人化課表,教導孩子自主規劃個人學習菜單,培養自主學習能力。

政府協作,加速整合溝通

「推動數位學習,中間有太多的力量需要往同一個方向走。」呂冠緯說,包含各地載具、網路等硬體是否到位,網路平台的建構、教材內容的品質,以及學校師生和家長的支持等,不同面向都影響著數位學習發展。

此時,政府就扮演著核心領導力量,去溝通、整合。

近幾年,政府積極推動數位學習發展,然而,呂冠緯提到,過去政府常有著不夠了解趨勢發展、不接地氣的痛點,而且習慣什麼事情都要自己做。

藉由這次機會,可以看見各角色協作的力量。

九年來,均一就積極與國教署、14縣市合作,並進入各地學校,培育數位師資、協助數位學習推展,也與新北市政府合作成立「科技融入學習扶助師培中心」,更與台北市政府合作製作教學平台酷課雲的課程內容。不僅有現場經驗,更有使用者的大數據資料庫,都可以成為決策者參考依據。

跳脫框架,大自然也是教材

呂冠緯回想起,過去在東北角的一個小學,他看見一個孩子坐在操場,拿著平板正在做題目,操場圍牆後就是一整面的大海,至今難以忘懷。

當孩子跳脫於教室書桌,學習是可以在任何時間地點,甚至大自然都可以是教材。疫情加速數位學習發展,期待這樣美麗的場景,有機會在台灣校園遍地開花。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翻轉教育偏鄉教育數位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