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光通勤就要2小時……特斯拉生產線工人教我的事:人生很不公平;時間很公平

文 / 一流人    
2021-05-28
瀏覽數 49,000+
光通勤就要2小時……特斯拉生產線工人教我的事:人生很不公平;時間很公平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生產業工人是一個非常勞累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人下班後很難有餘裕去想人生下一步怎麼走、如何改善生活品質。但我還是認識好幾個工人在上班之餘在職進修大學學歷。(本文摘自《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作者為王文珮Vanessa Wang,以下為摘文。)

想著目標,撐完就對了

在特斯拉工廠工作的三年中,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人生型態。大部分的工人日復一日做著一模一樣的工作,每天來上班鎖的是同樣一根螺絲、焊接車子同一個部位;有些人做到退休還是在同一個職位,因為那個循環很難打破;許多人通勤單趟就要兩小時,回到家的時候已經累癱了,什麼都無法想了,只能快點睡覺,因為隔天還要早起、5點到工廠打卡。但如果不住那麼遠的話,要怎麼負擔矽谷昂貴的租金、養家糊口呢?某一天我早上9點到工廠的時候,有一位工人跟我揮手說再見,因為他已經要回家了。他每天3點就上班,那天他是特地提早下班趕去參加他兒子的幼稚園畢業典禮。

這樣的情景每天圍繞在我的身邊,我很佩服這些人的耐力和毅力,他們認真地上班照顧一家人,就像你和我一樣,我不覺得我們有任何差別。其實我又何嘗不是每天上班做同一件重複的事情、鎖同一根小螺絲、困在同一個無限循環裡?

我知道唯一不同的是我比較幸運。我成長的環境讓我有機會、有資源讀完大學,讓我上班的時數短一點、讓我不用每天花4小時通勤,讓我每天在上班之餘可以有多一點點喘息和思考的時間。也因為這樣,我比他們有時間和機會去打破自己所在的無限循環裡。我有時間和機會去進修、學習、增加自身價值。問題是,我有這麼做嗎?我有好好地利用我每天比他們多出來的那點時間嗎?

生產業工人是一個非常勞累的工作,大部分的工人下班後很難有餘裕去想人生下一步怎麼走、如何改善生活品質。但我還是認識好幾個工人在上班之餘在職進修大學學歷。在美國讀大學非常不容易,因為實在太昂貴,大學文憑幾乎成了有錢人的專利,有些工人是利用退伍軍人的福利才能修課。

我問這些一邊工作、一邊讀書的工人他們怎麼做到的?用什麼時間讀書?

很累。但我就是想著我的目標。反正就是四年,撐完就對了。

出身低不是錯,四年從工人變工程師

有人跟我說讀完大學他要當專案管理師;有人跟我說他要當護理人員,因為加州護理人員的時薪很高。他們都很清楚自己的目標,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犧牲睡眠、犧牲娛樂的時間。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我們組上的一位機械工程師,就是從最底層的工人,靠著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用四年的時間以學徒的方式先成為技工、再慢慢被升到工程師的。他沒有讀大學,從高中開始就是半工半讀,這不是他的錯。他跟我說他生長的環境惡劣到如果你沒有一個「老大」可以依靠,走在路上隨時可能被抓去揍。他的父親酗酒,因此他高中就得出去賺錢、以自修的方式補完高中文憑。

但他的工作態度是最好的,他比任何人投入更多時間、更多努力,他什麼都願意做、願意學。也因為這樣,許多跟他同時期進到特斯拉的工人四年後還是做著同一個職位,他卻已經變成工程師了。

四年的時間可以完成大學文憑;四年的時間一個小孩可以長到差不多什麼都會了;四年也可以一事無成。無論過得很累或很輕鬆、無論是要為夢想賭一回或躊躇不前,每個人時間流逝的速度都是一樣的。人生是不公平的,但時間是公平的。

我如果從今天開始改變,可能得用四年的時間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工程師,也不知道何時能夠通過面試得到這個職稱,而且過程必然是辛苦、要流淚流汗的。也或許,我永遠無法成功地完成我的夢想。

但如果我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改變,那四年後毋庸置疑的,我還是會在同一個地方原地踏步,詢問自己四年前為何沒有起身,為何連向前跨一步的勇氣都沒有?

那時候的我32歲。比起公司裡許多人,我覺得自己年紀很大,想到要和20幾歲的人競爭、一起學習,就覺得有點害怕。但轉念一想,就算我什麼改變都不做,明年我一樣是老一歲、四年後一樣老4歲。我還是動身吧!

《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育兒、寫小說、當工程師,我全都要!》, 王文珮Vanessa Wang著,時報出版圖/《文藝少女的矽谷進擊:育兒、寫小說、當工程師,我全都要!》, 王文珮Vanessa Wang著,時報出版

數位專題
台灣精英為什麼回家?100位精英的歸鄉告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轉職成功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