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府還有能力推行「充分就業」政策嗎?

文 / 李誠    
2002-11-01
瀏覽數 11,150+
政府還有能力推行「充分就業」政策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誰來關心台灣的失業問題?

近日網路上自動送來一封無名氏的信函,題目是「文化差異」。內容大致是日本某大公司要招募新人,結果在數百名申請人中選了十名佼佼者,名為水源的青年人落選,他傷心之餘回家切腹,幸好被父母阻止撿回一命。正當此時公司來電告知水源名列前茅,但因電腦作業錯誤所以名字不在榜上,請他到公司報到。正當全家高興時,公司又來電,告知水源已被除名,因為老闆說此小子如此小挫折都無法承受,如何能擔當大事?同樣事情在美國發生,落選的青年人馬上接到律師來電,告知會代他告發公司,因為公司的錯誤造成青年人極大的精神損失,需賠償鉅款,告贏後律師願意與青年人均分賠償金。同樣事情也在台灣發生,媒體馬上邀請落選青年上各種Call-in節目,全國熱烈討論為什麼電腦會有此差錯?是否有官商勾結?有無黑道介入?該青年是否愛台灣?阿扁總統是否要下台以示負責?至於該青年最後有無到公司去上班,誰也不關心。

以上雖然是一個虛擬的故事,但是對台灣的現況卻是一個很真實的描述。台灣全國上下都為競選與八卦新聞所風靡,對社會真正問題已完全失去興趣。比如說,主計處長期以來每月都在報導「本月失業率又破新高」,此種新聞每次都只會引起一天或二天的媒體討論之後,一切恢復平靜,媒體又去報導誰的耳朵被舔,失業問題要等下月主計處宣布失業率時再來報導一次。目前政府官員、朝野上下都沒有認真地去考慮一下,我們是否仍然要推行充分就業政策?我們要如何徹底地去解決這個會影響社會安穩,種族和諧的失業問題。當記者問了政府官員有關他們的失業政策時,都是千篇一律地告知減少外勞,增加失業保險給付額,擴大辦理失業給付,推動公共就業計畫。其實這些政策早在歐洲國家推行了二十年,他們的國庫都為此而破產,而他們的高失業問題仍然無法解決。

「充分就業」的政策是否過時?

歐洲國家的經驗告訴我們,在二十一世紀充分就業的觀念已過時,充分就業的政策已無法推動,其原因是:

一、在二十世紀絕大部分的人員都是在工業部門工作,他們依賴工作取得薪資、福利,醫療保險與退休生活保障。透過努力工作,他們可以提升薪資,透過儲蓄累積財富,透過工作確認一個人的身分與社會地位。沒有工作的人便沒有社會地位,沒有身分,沒有所得,無法維生,也沒有醫療與老年生活的保障,工作是一切,因此政府有責任推行充分就業的政策,使每一個願意工作的公民都可以透過工作取得財富與累積財富,確認他們在社會上的地位。沒有工作的遊民會被社會排擠在外,變成社會的亂源。換言之,充分就業是政府分配財富,凝聚人民,安定社會的一項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在二十一世紀工作已不再是財富的取得與累積的最主要的工具,人民可以透過股市、金融市場、外匯市場,以錢玩錢的方式一夜成為巨富。勞工反而要面對不確定的工作隨時失業,換言之,充分就業已不再是政府分配財富,穩定社會有效的工具。

二、在二十世紀時,政府可以透過貨幣與財政政策有效地控制經濟波動,激勵投資,創造就業機會達成充分就業。但是在二十一世紀低利率的時代,貨幣政策已失去其刺激投資的功能。二十一世紀全球化、自由化使各國關稅下降或取消,也大大地減少國庫的收入。在另一方面,失業人口的大量增加,失業時期的大幅度延長,使政府無法支付如此大筆的款項去長期救濟大批失業人士。高科技產業的發展要很大筆的資金才能創造很少的就業機會。因此,財政政策也不再是達成充分就業的有效工具。

三、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時代,勞動力可在國際移動,因此勞動市場已打破國境,延伸到整個地區乃至全球。政府沒有能力在其管制的國境內,控制其所有的就業機會,因為外國人可以透過合法的外勞或非法的地下外勞來爭取一國的工作機會,本國人民亦可以透過不同的管道,爭取國外的工作機會。

政府應以充分參與代替充分就業

在政府已沒有能力達成充分就業的目標時,政府應該推行何種政策來保護其人民爭取財富,確認社會地位,取得醫藥保險,退休金等保障?有人建議以充分彈性政策代替充分就業政策。換言之,政府不再全力創造就業機會,提供每人適合的就業機會,而是提供每一個公民接受最適當的職業訓練的機會,使他有能力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找到他可以貢獻的職位,取得所需的薪資。但政府也同時保障其國民在國際上的可移動性,比如勞健保與國民年金制度的國際化,員工福利的可攜帶化。

政府必須保證員工可雇用的能力,包括不斷地接受新技術的訓練,退出勞動市場受教育的機會,也要使他們的各種福利項目不是企業雇用他們的障礙。因此政府必須要透過不同的企業所得稅辦法辦理全民醫療保險、社會安全的福利,而不是由雇主來負擔員工的福利。其實如此還不夠,政府要進一步提供一個最適合國民居住與子女受教育的環境,使員工雖然在全球各地移動及追求他最高的人力資本報酬,但是他會把家放在本國,永遠都是以他的國家為家,並參與國家的各種建設與社會福利、社區政策。我們可以稱此種政策為充分參與的勞動市場政策。(本文作者為中央大學管理學院院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