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用CSR深耕台灣,與在地共榮

投身水資源、青少年發展以及員工溝通與照顧
文 / 陳培英    
2020-12-30
瀏覽數 24,100+
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用CSR深耕台灣,與在地共榮
圖 / 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總經理何蔚堃(右)與公共事務及傳訊總監簡秀君(左)帶領台灣太古可口可樂以CSR深耕台灣,與在地共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68年「可口可樂」正式在台灣上市,五十多年來,帶給許多人無可取代的快樂與陪伴。台灣太古可口可樂深耕台灣,除了提供各式各樣受人喜愛的產品,發展企業社會責任主軸時,以「水資源」、「青少年發展」、「社區關懷」以及「員工溝通與照顧」為方向,致力成為最佳企業公民與最佳雇主。

當永續經營成為顯學,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如何詮釋企業公民的角色?台灣太古可口可樂何蔚堃總經理表示︰「永續經營是我們一脈相承的目標,從總部到全球的各個裝瓶廠,都努力成為負責任的公司。我認為永續經營的真諦在於帶給世界正面的影響力,要跟所在的地區與社會,建立良善的連結。」

設定企業社會責任(CSR)時,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從在地需求出發,選擇「水資源」及「青少年發展」做為CSR專案主軸,同步專注員工溝通與照顧,與員工共同朝永續未來邁進。

珍惜水資源、維護水正義,去做就對了

水是可口可樂公司產品的基本原料,也是最直接的命脈,全球可口可樂以水資源作為永續標的之一,致力達成「珍惜水資源、維護水正義」的目標。

台灣是現代化的海島國家,很難想像居然有人長期飽受缺水之苦。自來水供水普及率雖已達94.5%,但礙於交通或地形限制,有些地區得靠簡易自來水或山泉水度日;然而供水管線裸露於環境中,每逢颱風或豪雨,常因管線損毀或水質過度混濁,陷入無水可用的夢魘。

為了替偏鄉部落的用水困境找解方,2014年起,台灣可口可樂與台灣綠建築發展協會合作,借重協會副理事長、國立台灣海洋大學廖朝軒教授的專業,協助偏鄉興建雨水貯集系統。起初部落居民抱持疑慮,對於雨水貯集系統所能帶來的幫助半信半疑;聽團隊解說後,居民們一方面興致勃勃,一方面擔心「會不會用不起?」

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公共事務及傳訊總監簡秀君說:「希望雨水貯集系統被長久利用,就得針對部落居民的需求做設計,同時維護的方式需要達到『簡單、省錢、低耗電』,才能讓這個裝置長久被使用,真正幫上部落的忙。」截至2020年底,團隊已在6縣市9地區完成雨水貯集系統設置,幫助了超過8,300位居民。

台灣可口可樂已在6縣市完成9座雨水貯集系統設置,幫助了超過8,300位山區部落居民解決用水問題。圖/台灣可口可樂已在6縣市完成9座雨水貯集系統設置,幫助了超過8,300位山區部落居民解決用水問題。

可口可樂公司2007年提出「100%水回饋」計畫,承諾把產品及製程中的用水等量回饋給社區與大自然,原訂2020年實現的目標已提前於2015年達成。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精進製程用水效率,並將廢水回收,用於廠區沖廁和植物澆灌。同時努力減碳,從包裝思考如何讓廢棄物減量,並盡可能做到綠色採購。

從多元角度反霸凌,陪台灣孩子快樂長大

年輕人永遠是「可口可樂」的重要支持者,因此青少年發展同樣是可口可樂系統關注的項目之一。據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調查,七成五的國人曾親身經歷校園霸凌,且九成二的人認同霸凌傷害會成為一輩子的陰影。

有別於多數企業以教育推廣作為CSR方向,台灣可口可樂選擇溝通霸凌議題。兒盟關注台灣校園霸凌議題多年,對校園有深厚影響力,台灣可口可樂則擅長跟社會大眾溝通,雙方發展出具創意的溝通方式,階段性地針對霸凌事件中的不同身分進行對話,成功引起大眾關注。

簡秀君說︰「快樂是『可口可樂』的品牌精神,我們反向思考把讓孩子不快樂的因子掃除,不以悲情或煽情去解讀霸凌,而是從正向角度去引導思考。」

2017年起,與兒福聯盟合作啟動《我有我的「霸」免權-反霸凌計畫》,分階段從多元角度向校園霸凌宣戰。

第一年針對社會大眾推出《反霸凌聲援計畫》,透過故事販賣機,收集大家對霸凌的記憶,喚醒全民對霸凌議題的重視。

第二年針對學生族群推出《咘哩隧道No!No!No!》反霸凌特展,在霸凌特展中提供互動式體驗,讓參觀學生體驗被霸凌者的感受,激起同理心並學習情緒教育。

第三年針對學生家長推出《反霸凌-爸媽陪伴計畫》,打造反霸凌網站提供父母教戰守則,建議家長該如何回應與處置孩子遇到的霸凌情事才能避免二度傷害。

台灣可口可樂在2018年推出反霸凌特展,提供互動式體驗,讓參觀者學習同理心與情緒教育。圖/台灣可口可樂在2018年推出反霸凌特展,提供互動式體驗,讓參觀者學習同理心與情緒教育。

太古可口可樂深信現在有好的改變,才能有更美好的未來,「透過眾人努力,希望讓霸凌少一點、快樂多一點,期待有朝一日能終結霸凌。」簡秀君說。

員工溝通管道維持暢達,社會責任共同落實

近年招募儲備幹部時,常有人詢問「貴公司如何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何蔚堃欣見這番改變,顯示年輕人會考量公司的CSR作為,而非只關心企業在世界或國內的規模;換言之,年輕人開始以更高標準來選擇雇主。

太古可口可樂自1960年代起,即為可口可樂公司的重要策略夥伴,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總公司與生產工廠位在桃園,全台各地設有十個營業所與三個供貨中心,約九百名員工。為確保企業在利潤增長的同時也能回饋社會,太古集團每年提撥獲利的一部份作為太古社會關懷基金,揖注當地社會公益之用。

部分太古社會關懷基金的使用由員工提案,透過管理層組成的CSR委員會與全公司同事一同決定這筆基金的使用方式,與獲得基金的受助單位,讓每位員工成為企業公民的一員,共同體現永續發展與社會責任。

此外,自2009年起,台灣可口可樂與中華基督教救助協會合作,邀請員工為弱勢家庭兒童準備聖誕禮物,分享溫暖與祝福;為了響應員工的愛心,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加倍提供與員工同等數量的禮物,讓愛心加成。11年來,台灣太古可口可樂已送出超過一萬七千份的禮物,為全台許多急難家庭的孩子打造溫馨的聖誕節。

除了員工的共同參與及認同,「坦誠溝通」是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的另一個企業文化。2014年起,員工只要掃QR code即可向公司提出建言,何蔚堃說︰「設立員工意見箱是為了確保溝通管道暢達,我們不見得採納每一個建議,但保證回答每一個意見。」公司會正式回函給提議者,說明後續將如何處置;若是匿名建言,則利用每季舉辦「全體員工直播溝通大會」,串聯各地營業所、供貨物流中心等十五地同步連線,針對意見進行說明,與同仁站在互信的基礎上交流。

2020年公司還成立了多元與共融推動委員會,台灣太古可口可樂用人唯才,不因成見而剝奪女性在任何職種的工作權。「Pink Friday」則是相約某個星期五穿粉紅色衣服、戴粉紅色口罩、吃粉紅色小點心,這代表台灣太古可口可樂企業承諾︰「我們會以共融取代包容,接納多元的同事。」

快樂是「可口可樂」帶給人的第一印象,在疫情嚴峻考驗下,快樂彌足珍貴。何蔚堃表示台灣太古可口可樂會善盡社會公民的責任,除了鞏固企業與員工,也努力帶給消費者、所在社區和社會大眾正面的力量。他樂觀地說︰「疫情過後,人情還在,一切都會越來越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溝通霸凌企業社會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