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北市府、台酒、北科大拉鋸,台北啤酒工場都更三大爭議喬不攏

雜誌原標為〈台北啤酒工場變更 三大爭議待解〉
文 / 張彥文    攝影 / 張智傑
2020-12-28
瀏覽數 19,850+
北市府、台酒、北科大拉鋸,台北啤酒工場都更三大爭議喬不攏
台北啤酒工場是台灣最早的啤酒製造廠,見證了製酒產業發展的百年歷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菸酒公司推動的台北啤酒工場(建國啤酒廠)都市計畫變更案,進行四年仍陷膠著,到底怎麼回事?

過去半年來,台北科技大學(北科大,前身為台北工專)不少傑出校友,紛紛為了一塊地,動員了起來。

不久前,一位新北市民進黨立委,拜訪企業總部位於新北的北科大傑出校友、億光電子董事長葉寅夫。結束談話時,這位立委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葉寅夫一聽,回說:「是否可以幫忙解決『那塊地』的問題?」

葉寅夫口中的「那塊地」,近半年來讓北科大校友全面動了起來,分散世界各地的校友們紛紛主動捐款,在各大報刊登廣告。

當時的北科大校友會全國總會總會長郭治華表示,校友們本來就有密切互動,這次的凝聚力更是驚人,許多校友都主動打電話給他,希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想幫母校做點事。旅居香港的校友有一天深夜跟他說,「還差多少錢,我馬上匯給你。」希望他一直幫學校登廣告。

面對校友們的熱情支持,北科大校長王錫福說,做為一個教育單位,應該要尋找適當的溝通管道,起初他反對在媒體刊登廣告。但後來發現,與社會大眾的溝通很重要,這才同意校友們以廣告方式對外發聲。

到底是哪塊地,讓北科大自校長以至於畢業多年的校友,都如此耗費心力地關注、處理?

精華地段但使用效益低

這塊地就是位於台北市建國北路、八德路及渭水路交叉口,占地5.2公頃,約大安森林公園1∕5大小的台北啤酒工場,屬於台灣菸酒公司(簡稱台酒)所有。

台北啤酒工場原稱建國啤酒廠,前身為日據時代的「高砂麥酒株式會社」,是台灣最早的啤酒製造廠,有許多充滿歲月痕跡的磚造建築。據說和當年興建台灣總督府(即今日的總統府)時使用同一批磚材。如今不僅是市定古蹟,也是台北重要的產業歷史建築。

在酒廠內,有四座德國製的銅製糖化釜,細長的天鵝頸造型,宛如藝術精品,全世界的同型機具僅有十座,也唯有在台灣還持續運轉生產。

台北啤酒工場位於台北市精華地段,鄰近辦公大樓林立的松江路與光華商場、北科大、華山文創園區,對台酒而言,使用效益偏低,部分空間甚至形同荒廢,十分可惜。因此從2014年開始,台酒就與地方人士、文資團體和北市府商議,希望變更使用。

最後定調「啤酒文化園區」為規劃方向,於2016年向台北市政府提出都市計畫變更案,預計將興建台酒的企業總部。

至於古蹟酒廠、成品倉庫、儲酒大樓、包裝工廠等歷史建物部分,則可規劃為文化園區。並設立廣場及藝文空間。

不過,這項變更案歷經四年,至今仍然「卡關」。

原因是台酒與台北市政府之間的爭議,一直未解決。

加上,在這項都市計畫變更案中,台酒可將土地和建物加以活化利用,但需回饋40.5%的土地給台北市政府。這吸引鄰近台北啤酒工場,長期為校地不足所苦的北科大出面爭取,希望能將變更後回饋政府的土地,劃為北科大校地。

北科大認為,既然這四成土地屬於公有市地,當然有權向市府爭取使用,這是市民的權利。但北科大的主張,招致台酒的強烈反對。即使行政院曾派政務委員出面協調,至今仍未達成協議。

整理這項土地變更案之所以卡關,主要有三大爭議點。

1〉歷史建物經營權給誰?

在5.2公頃的台北啤酒工場上,右上角1.24公頃的土地,計劃未來做為公園用地,但這塊土地上有二棟歷史建築,未來要由誰來經營管理,成為第一項爭議。

台酒副總經理廖志堅指出,2016年,由當時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主持的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中,就同意公園用地上既有古蹟歷史建物,將委託台酒代為管理使用,「而且有正式的會議紀錄,台酒當然具備建物的經營管理權。」

不過,現任台北市都發局局長黃景茂強調,當時的協議,是古蹟歷史建物「得」由市府委託台酒經營管理,但還是要依照政府採購法相關的規定辦理,應採取公開招標為宜。

眼見台酒與市政府的見解不和,為了打破僵局,日前台北市都發局已行文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詢問是否可採取「限制性招標」,直接委託給台酒經營。

但市府強調,「就算是限制性招標,也不代表免費給台酒使用,」都發局總工程司邵琇珮補充指出,土地產權還是屬於市政府,台酒只有經營權,而且需支付使用費。但台酒能否接受這樣的決議,仍有待協調。

2〉歷史建物修復費誰出?

這項爭議同樣是針對公園用地上的兩棟歷史建物,需要重新整修後才能再利用。那誰要出這筆錢?

這得先談到都市計畫變更案而產生的「增額容積」。

由於啤酒工場變更後,40.5%的土地需回饋給市府。而台酒取得的59.5%的土地,符合申請增額容積的規定,容積率可由原本的353%提升到450%,約三萬平方公尺的樓地板面積。

這個增額容積,初步估算約可轉換成新台幣60億元的增額容積代金。廖志堅表示,當初台北市都委會同意,台酒可直接運用這筆錢來修歷史建物。

但市府則主張,這筆代金不是讓台酒直接拿去,須先繳入市政府的都更基金,台酒再依規定申請。這個爭議還有待雙方持續協商。

北科大長期為校地不足所苦,校長王錫福希望爭取將台酒變更後回饋政府的土地,劃為校地。賴永祥攝圖/北科大長期為校地不足所苦,校長王錫福希望爭取將台酒變更後回饋政府的土地,劃為校地。賴永祥攝

3〉北科大爭取當校地?

在台北市與台酒的爭議點未解時,又跑出來了北科大爭取校地的新話題。

近來,北科大一直為校地嚴重不足叫屈。1970年代台北市開拓忠孝東路及建國南北路,當時徵用了北科大部分校地,讓校地面積縮減了3.3公頃,從12.9公頃縮減為9.6公頃;但學生人數從早期台北工專的4000人,已增至1萬3000人,成長超過三倍。

王錫福強調,北科大平均每名學生的校舍面積不到19平方公尺,是國立科技大學當中最擁擠的,嚴重影響長期發展。因此,得知緊鄰北科大不到200公尺的台北啤酒工場即將進行變更,王錫福便積極奔走協商。

在協商過程中,王錫福和校友會代表曾拜會台北市長柯文哲尋求支持。後來柯文哲在議會備詢時,一度表示,台北市不需要多一棟商業大樓,北科大對台北的意義確實更加重要。這段話當時被視為市府已表明立場,不過馬上遭台酒強烈反對。

廖志堅表示,台酒這塊地,其實在菸酒公賣局改制為台灣菸酒公司時,已歸還給國有財產局,2002年,公司重新花了80.5億再跟國有財產局購回,原來計劃興建企業總部,土地是台酒的資產,沒有隨便給人的道理。

再者,這項都市計畫變更案,之前已經走了四年,北科大卻突然跳出來要分一杯羹,「有點像是我在蓋房子,突然有鄰居跑進來說,二、三樓要分給我,」廖志堅說,北科大的介入,破壞原本規畫,而且所有程序要重走,延誤時程。

但北科大也強烈主張,都市計畫的擬定、變更程序,本來就要尋求共識,沒有公告實施前,任何個人、機關、團體,皆可陳情及參與表達意見。

更重要的是,北科大是針對台酒原本就要回饋給市府的40.5%土地提出陳情,並不會影響到台酒的規畫和任何權益。

再者,北科大主張,北科大擁有建築、設計、工程、文化發展等相關專業人才,可協助台酒規劃及保存古蹟、歷史建築。而台酒現有建物,包括倉庫、包裝工廠等,若是移轉給北科大,全部不需拆除,可以做為實習工廠、產學研發及教室教學場域,「我們唯一要拆的就是圍牆,」王錫福認為,這應該是雙贏的作法。

在雙方爭議中,市政府的立場相當關鍵。黃景茂指出,北市府是中立的協調者,但必須先與台酒解決經營權和建物維護費用的爭議,等到市政府取得四成的回饋用地後,才能進一步討論該給誰使用?

黃景茂強調,市府希望啤酒文化園區早日成立,活化大八德商圈。取得回饋的土地後,則會依照法令,思考最佳的方式處理,創造三贏局面。

這項都市計畫更新案雖然各方都還在協商,最壞的狀況是台酒公司撤案,讓一切回到原狀,這將是各界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期待各方都能理性面對,達成共識,讓這個立意原佳的案子早日圓滿落幕。

整理:張彥文圖/整理:張彥文

數位專題
深入社子島,揭開13位市長都解不了的難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都更台北北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