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腿》:人生就是如此,唯有失去才知道曾經擁有的美好

導演張耀升專訪/桂綸鎂和楊祐寧最溫暖動人的真情巨獻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0-12-11
瀏覽數 33,600+
《腿》:人生就是如此,唯有失去才知道曾經擁有的美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2020年第57屆金馬獎當中,《腿》一片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著劇本與最佳造型設計等四項大獎提名……

這部由金馬名導鍾孟宏監製、《陽光普照》編劇張耀升首度跨界執導的電影,首度集結金馬影后桂綸鎂與陽光型男楊祐寧,他們化身銀幕情侶檔的愛情荒謬喜劇,勾勒無數黑色幽默的笑料。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故事描述,錢鈺盈(桂綸鎂飾)的丈夫鄭子漢(楊祐寧飾)在腿部截肢手術後不幸離世,她想拿回丈夫被截肢的腿,卻被醫院百般刁難、互踢皮球,於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奪腿計畫」就此展開……而這段充滿黑色幽默的尋腿旅程中,也穿插著錢鈺盈與鄭子漢從相識、相愛到相互虧欠的過往。

文學巨擘化身為導演

桂綸鎂和楊祐寧的演出,在《腿》中都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表現圖/桂綸鎂和楊祐寧的演出,在《腿》中都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表現

在《陽光普照》時和鍾孟宏共同編劇的張耀升,如今自己也跳出來執導,本業就是小說家的他,在過去所榮獲的文學獎不計其數,他的小說擅於透過描寫現實的細節,從中透露出詭譎的氣氛,那筆觸精湛更扣人心弦。

過去主要都把重心放在編劇、著作多次被改編為電視電影的他,這回首次擔當大銀幕導演,當細膩的文筆配上活潑動人的影像詮釋,有種扣人心弦的澎湃。

有趣的是,耐人尋味的電影片名《腿》,其實是一開始就從來沒想要改變過的堅持,「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用過,把人體的某一個器官直接當成片名,而鍾導的標準就是要好、要獨一無二。」

真實的人生際遇改編為電影

初次執導電影長片的導演張耀升圖/初次執導電影長片的導演張耀升

張耀升分享,其實「妻子幫丈夫找回截肢而失去的腿」的這段過程,正是他母親和父親的真實際遇,「當時爸爸因病截肢後的27天過世,媽媽開始想要把爸爸的腿找回來。」但找腿的過程不僅醫護人員不太願意幫,就連不斷糾纏也是有限度的協助,這是20多年前所發生的真實故事。

不過一開始,要把這段故事變成劇本的過程,其實也不是那麼簡單,也讓他費盡苦心交織電影的全貌,「最初的版本,男主角的部分很少,而主要是女生跋扈的走完整個過程,後來在鍾導的建議下,才慢慢點出劇本的問題,包含男主角的設定、個性營造等,我們從失敗男性的共通點去挖掘。」

張耀升說,沒有人結婚是要搞壞家庭,但可能是因為笨、可能太過單純,畢竟談戀愛時只需要迷倒眼前的女性,但成家後要面對的問題更多,他可能會挫折,漸漸開始一路錯下去。

而人生就是如此,唯有失去才知道過去的美好。

拍想說的故事 用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

兩人在電影中有非常多標準的舞蹈表現圖/兩人在電影中有非常多標準的舞蹈表現

為了深化「腿」在電影中的關鍵和重要性,張耀升把國標舞的主軸融入到電影中,這是為了讓相遇和別離的過程更加的充滿意義,而費盡苦心找回來才有價值──沒有這隻腿,兩人的感情生變,找腿的過程,也把自己的心找回來了。

「媽媽其實沒什麼意見,我也不太想要媽媽看到這部電影。」張耀升笑說,要把這樣「荒誕」的故事變成眾人都可以理解的劇本,其實是這段過程最困難的地方,像是一開始的版本中,媽媽的角色是非常兇的,甚至是狂妄,不過為了電影魅力,劇本重新編寫成收斂一點的情緒,再把這特質放到桂綸鎂的身上。

不過,之所以想從編劇跨足為導演,其實源自於自己過去不太好的經驗,「當編劇被欺負、原著被亂改成四不像的過程都發生過,所以後來我覺得如果真想表達,倒不如自己拍電影。」

但拍電影不簡單,因此他從過去的許多經驗汲取學習,剛好在十年前的偶然間鍾孟宏和他聯繫,兩人才漸漸培養絕佳的合作默契。

鍾孟宏最常告誡他的話是,「每一場戲,不能只是可以而已,而是要很精彩,讓觀眾花錢看片覺得值得,所以一定要用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雖然整個創作的過程壓力很大,但卻讓第一次拍電影長片的張耀升獲益良多。

臨危受命 桂綸鎂活出角色的深刻魅力

桂綸鎂完全活出了自己角色的生命圖/桂綸鎂完全活出了自己角色的生命

令人讚歎的是,在桂綸鎂和楊祐寧如此完美搭配的詮釋下,其實桂綸鎂一直是到開拍前一個月,才確定能接下這個角色,「因為劇本到後期才確定要有舞蹈基礎,桂綸鎂本身一開始是有猶豫,後來是看了劇本,看了一半就決定答應。」

「當初,如果桂綸鎂無法答應,這部電影確定就無法拍成了。」

楊祐寧的好表現也令人讚歎圖/楊祐寧的好表現也令人讚歎

張耀升形容,這個角色真的是不好演,有別於其它劇本往往會為某一個演員量身打造屬於對方的特定角色,但桂綸鎂完完全全是在臨危受命的狀況下,努力一肩扛起這個任務,並且活出屬於她自己的味道。

好比說,桂綸鎂這個角色必須練好國標舞、華爾滋,同時她還必須收回她以往在觀眾面前比較甜美、氣質的模樣,進而流露出角色那種潑辣、暴戾的狂妄,最終在電影內的呈現確實是舉手投足都讓人印象深刻,也自然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肯定。

而楊祐寧擔綱男主角的選擇,是因為張耀升認為必須有個演員能與桂綸鎂門當戶對,「楊祐寧就是個郎才女貌的選擇!」

為了舞蹈 桂綸鎂練到吐、楊祐寧覺得腿不是自己的

片中這場舞蹈戲,是在真正的比賽場合中拍攝,而且一氣呵成完成的圖/片中這場舞蹈戲,是在真正的比賽場合中拍攝,而且一氣呵成完成的

不過張耀升笑說,「一開始,楊祐寧直說自己運動細胞很好,練國標舞根本沒有什麼問題,結果拍攝開始後才知道他完全是硬練苦撐過來的。」

張耀分享,這部片最困難的地方自然是舞蹈,「門檻很高、也很容易受傷。如果在缺乏基礎上只是在表演上做做樣子,那也很容易受傷。」

所以在開拍前,兩人都接受了非常嚴格的舞蹈集中訓練。

在那段過程中,楊祐寧形容練到腳都不知道還是不是自己的,桂綸鎂則練到吐──甚至在電影中最高潮的那場舞蹈戲,還是在真正的比賽中,完完全全不能NG的狀況下一氣呵成完成拍攝的。

為了電影,桂綸鎂這次有非常大的突破圖/為了電影,桂綸鎂這次有非常大的突破

張耀升說,其實這部電影可以是個悲劇、也可以是個嚴肅的社會議題,但他想用喜劇的變換,和觀眾拉近一點距離,當那些荒謬有喜劇效果,就能讓觀眾開心,而真正的幽默感,其實是認真的去做一個非常荒謬的事情。

(劇照提供:甲上娛樂)

數位專題
金馬57 X《遠見》專題報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金馬獎影評國片桂綸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