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雅典錶再現未知X冒險!林義傑精彩演繹極限人生

2020-11-17
瀏覽數 16,000+
雅典錶再現未知X冒險!林義傑精彩演繹極限人生
圖 / 超馬好手林義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磁北極、南極、撒哈拉沙漠、蒙古戈壁、智利寒漠、亞馬遜叢林……,這些連交通工具都難以克服的極限之地,超馬好手林義傑卻用雙腳跑過。

從小就是跑步健將的他,從2002年開始挑戰人生第一場超馬,成為亞洲首位完賽的選手,2006年便拿下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總冠軍。跑過冰原、越過沙漠、奔馳過戰地;林義傑挑戰世界最險惡的環境,觸及人類最危險的地帶,不停向未知冒險邁進,「跑步讓我看見不一樣的世界!」

挺進荒野,首創世界紀錄

 全新系列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錶面上的精緻簡潔線條,讓林義傑第一眼就愛上。「我被它所象徵的未知與未來給吸引,完全就是我在從事各種極限冒險最有趣的地方。」圖/ 全新系列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錶面上的精緻簡潔線條,讓林義傑第一眼就愛上。「我被它所象徵的未知與未來給吸引,完全就是我在從事各種極限冒險最有趣的地方。」

蠢蠢欲動的腳步不因拿下冠軍而停滯,他不自滿於正規賽事,開始挑戰更大的目標。2008年,林義傑和兩位世界超馬好手,花了111天,跑過7500公里,寫下人類首次橫渡撒哈拉沙漠的紀錄,這趟長征還被麥特戴蒙的電影公司拍成紀錄片《Running The Sahara》。

2011年,林義傑發起擁抱絲路計畫,穿越世界三大缺水區域,希望人們正視水資源問題。他花了150天,帶領團隊橫越絲路整整10000公里。至今,橫越沙哈拉沙漠和絲路仍是人類創舉,「我喜歡做沒人做過的事!」

對他來說,未知冒險有兩個層次,比賽是在可預期的路線中,克服挑戰;但像穿越沙哈拉沙漠和絲路這種探險長征,卻是完全處於百分之百未知的狀況,「每天你真的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在穿越絲路時,他冒險通過局勢動盪不安的土耳其,在伊朗遭人下毒,送去醫院洗胃;在土庫曼忍受著攝氏50度的高溫下奔跑,最後抵達中國西安,「這種完全未知的挑戰很吸引我。」

未知X,盡情釋放冒險靈魂

就像Ulysse Nardin雅典錶在2020年推出全新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延續品牌未知的「X」精神,讓林義傑第一眼就愛上。「我第一眼就被鏤空錶面上的精緻簡潔線條,還有上面這個X所象徵的未知與未來給吸引,完全就是我在從事各種極限冒險最有趣的地方。」

雅典錶的尤里西斯精神是冒險、是探索、是自由、是自信與勇於挑戰。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代表未知的X元素,在鏤空的圓形面盤上,以立體幾何的凌厲氣勢,穿透矩形邊框,而矩形又位於環形錶殼之中,呈現衝擊視覺之美,鏤空設計更將機芯的精緻結構一覽無遺。

雅典錶秉承傳統製錶技藝,率以創新活力,於2020年推出全新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圖/雅典錶秉承傳統製錶技藝,率以創新活力,於2020年推出全新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

除了X結構,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更從隱形戰機的線條設計獲得啟發。隱形戰機中採用邊緣對齊和三角鋸齒紋樣的設計,反射雷達的電磁波,進而達到隱形之效。手錶將此設計融入錶耳,穩固的幾何結構,就像隱形戰機的犀利雙翼,彷彿能刺穿風暴。

錶耳上每道三角切面更採用不同的打磨工藝,交替呈現拋光、緞面和噴砂質感,碰撞出鮮活的視覺力量,「這種現代又年輕化的設計,完全顛覆過去我對陀飛輪腕錶的印象!」

精準計時,陪伴探險家超越極限

在林義傑勇於挑戰未知的背後,其實是經過萬分縝密的準備。像撒哈拉和絲路都是經過三年以上的計畫,長跑,讓他更懂得如何制定目標,並一步一步執行,過程中每樣東西都必須精準測量,包括卡路里、體能、睡眠和時間,其中能夠精準計時的手錶更是扮演重要角色。

「我是90度的男人!」林義傑笑著說。他曾去過52度的極熱沙漠,也曾待在零下46度的極地環境,在這些極限之地,手錶讓他的步伐有了依據。他曾在南極的永晝狀態下長跑,「太陽就在你的旁邊360度一直繞圈圈,如果沒有很好的工具精準定時,人的神經真的會錯亂。」

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的矽質機芯,就像一個穩固可靠的夥伴,幫助冒險家完成夢想之旅。林義傑還記得,當他挺進磁北極時,很多設備都受地磁干擾,就連指北針也派不上用場。但若手錶有矽質機芯的話,不僅更能抗磁,也更能克服熱漲冷縮的影響,幫助冒險家在極端環境中,精準計算時間。

雅典錶的鏤空陀飛輪腕錶一直以精湛鏤空工藝,呈現品牌非凡的技術實力。圖/雅典錶的鏤空陀飛輪腕錶一直以精湛鏤空工藝,呈現品牌非凡的技術實力。

全面進化!四種款式各自吸睛

雅典錶此次一口氣推出四種款式的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包括融入白色陶瓷與鈦金屬的白色Blast鏤空陀飛輪;以黑色DLC塗層中殼和純金錶耳、黑色陶瓷錶圈、玫瑰金組成的玫瑰金Blast鏤空陀飛輪;用黑色陶瓷搭配全新醒目紅色擺輪的黑色Blast鏤空陀飛輪;以及藍色鈦金屬錶圈的藍色Blast鏤空陀飛輪。四款手錶不只錶殼材質和顏色不同,就連機芯零件的顏色都會隨著不同款式而有變化,各種配色版本讓人聯想起湛藍冰川、噴發火山和黑色火山岩等自然地貌。

全新Blast鏤空陀飛輪皆搭載品牌最新研製的UN-172機芯,從先前的UN-171機芯一舉進化為自動上鍊機制,實用性更高,UN-172機芯更是雅典錶旗下首款的自動陀飛輪作品,從錶盤十二點鐘位置可以窺見全新鉑金微型擺陀,小巧的結構中蘊藏著3日的強勁動力,在鏤空陀飛輪作品中屬高水準表現。

一輩子都在挑戰未知的林義傑,現在的跑道已從世界極限之地,到開創經營運動品牌。對他來說,挑戰未知是種精神,不管身處哪個領域,永遠不要害怕設下目標,勇於超越自己的極限。

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共有四款各具特色的錶款。圖/Blast鏤空陀飛輪腕錶共有四款各具特色的錶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腕錶時尚精品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