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在愛中,就在恐懼中!和孩子對話前,先緩一下,覺察自己

文 / 一流人    
2020-09-26
瀏覽數 14,800+
不在愛中,就在恐懼中!和孩子對話前,先緩一下,覺察自己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在面對孩子、面對親人說話之間,可以先緩一緩,覺察一下自己的心,是在愛的位置,還是分裂的位置。話說出口,會讓關係更親近,還是更疏遠?好的父母與不好的父母,核心區別在於:父母是希望孩子成為他自己,還是成為父母想像中的人。

如果是前者,哪怕父母不是什麼成功人士,做不到時時刻刻回應孩子,也沒關係,孩子的一生照樣會過得逍遙自在。但如果是後者,即使父母學了很多育兒方法,跟孩子說話總是溫和有理,孩子依然會反感、抗拒。

我經常遇到一些學習正面管教的家長,他們學習了很多,但學會的往往是溫和而堅定地控制孩子、改造孩子。無論他們說的話多麼有道理、多麼正確,跟孩子的關係依然緊張。

讓孩子成為他自己,而不是成為父母想像中的人,這是很高深的境界。如果一個人能修練到對任何人,包括自己在內,都沒有改造欲望,那麼他就是所謂的「覺醒」的人。

《聖經》中有一句話說得特別好:不是在愛中,就是在恐懼中。愛帶來如其所是,帶來對事實的臣服和行動的智慧;而恐懼帶來分裂,帶來對錯評判,帶來應該與不應該的較勁。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是愛,還是控制?

我經常提到自己跟妹妹相處的例子:妹妹買了一堆麵包放在冰箱裡忘了吃,我看到後,忍不住想教育她「麵包要及時吃,不要浪費錢」。這個時候,我就是想改造她,我的心已經不在愛的位置上,而是處於分裂的位置。

這個分裂的位置,源自我頭腦中妄想出來的恐懼——「如果我不教育她,她今天對食物這麼不珍惜,以後就會一直這樣,逐漸變成一個浪費成性的人。」

我小時候也整天被父母這樣妄想,活在恐懼的劇情裡,製造著無休止的分裂、評判和衝突。所以,當我覺察到自己偏離了愛的位置時,就立刻讓自己回來。只是帶著愛,簡單地告訴妹妹:「這家麵包店的麵包都沒有添加防腐劑,只能放三天,三天過後就不能再吃了。」妹妹「哦」了一聲,但從此以後每次都會及時吃掉麵包,有時還會提醒我「麵包要到期了」。

可以想像,如果我處在分裂的位置上,去教育妹妹不要浪費糧食,她必然會感受到我語言背後的能量。這個能量是評判、不接納,所以即使她意識上不反抗,心理上也必然會疏遠我。這就是為什麼有人一輩子說話、做事都很正確,但跟親人的關係卻冷淡疏遠。

美劇《福斯特醫生》中,爸爸對婚姻失敗的福斯特說:「你總是能夠『正確』地傷害別人。」是否傷害別人,並不在於你說的話對不對、有沒有道理,而在於你的心——你的心是處於愛的位置,還是分裂的位置。

很多家長問我有關孩子打架的事,比如「孩子之間搶玩具,他上去就咬別的小朋友,我該怎麼辦?」。當家長這樣問的時候,背後的能量就是分裂的——「孩子咬人是錯誤的,他應該變成一個懂禮貌、不給我惹麻煩的孩子,所以請教給我正確的改造方法」。可問題在於,如果家長的心遠離了愛,就看不見真實的孩子了。這個時候,無論家長說什麼、做什麼都是無意義的。

我相信很多家長都有這樣的經驗:愈是嚴肅地教育孩子不應該打架,孩子就愈會打其他小朋友,性子倔的孩子甚至還會自殘。

那麼,處於愛的位置上的做法是怎樣的呢?愛是看見真實的孩子。放下改造孩子的念頭,才可能看見真正的他,看見他打架行為背後的情緒感受。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孩子之間打打鬧鬧,有時只是一種遊戲。打過之後,不需要大人干預,三分鐘就和好了。有的孩子之所以咬人,背後可能是恐懼,怕自己的玩具被剝奪,怕沒有能力自我保護。這樣的孩子,或許在嬰兒時期就有過太多因被剝奪而產生的無助感和恐懼感。

當我們看見真實的孩子,就知道該如何用愛去回應。對待咬人的孩子,就讓他感受到自己是被保護、被愛圍繞的,用愛去融化他內心的無助和恐懼。當孩子內在溫暖的體驗愈來愈多,無助感愈來愈少,自然就不會咬人了。

孩子是父母內在的鏡子

我家的鸚鵡小時候經常咬人。有一次,牠咬了來我家玩的小朋友,因為什麼原因我沒看到,但我看到咬人之後的鸚鵡充滿著恐懼。於是我讓其他人照顧被咬的孩子,自己把鸚鵡抱到臥室,輕柔地安撫牠,告訴牠:「沒關係的,我會保護你,沒事的」。我看到了真實的鸚鵡,牠很恐懼,於是愛自然地指引我去安撫牠,而不是評判、教育、懲罰牠。

這隻鸚鵡是人工孵化出來的,很沒有安全感,我能做的就是盡量用愛去融化牠的恐懼。隨著鸚鵡安全感的增加,牠咬人的情況越來越少。

但是在一種情況下,鸚鵡依然會飛過去咬人,那就是當牠被欺負的時候。確實有一些不懂事的孩子會主動招惹牠,如果孩子被咬了,又確實會給我帶來麻煩。於是我就對鸚鵡說:「我帶你到社區裡散步,要是有小朋友招惹你,你不要咬人,好不好?因為這樣會讓我很難處理。」在這之後,有一次,鸚鵡站在社區的欄杆上休息,一個小朋友跑過去指指點點,說一些很不友善的話。

我提醒小朋友不要招惹鸚鵡,牠會咬人。小朋友退後幾米,繼續指指點點。這個時候,鸚鵡忽地飛過去,小朋友隨即捂著額頭大哭,說鸚鵡咬他。

小朋友的媽媽趕過來查看,發現額頭並沒有任何傷痕。原來鸚鵡只是飛過去撞了他,並沒有咬人。牠既給自己出了氣,又沒給我惹麻煩,我很佩服牠的智慧。鸚鵡之所以善解人意,願意配合我,是因為我幾乎沒有評判過牠,一直都理解牠、保護牠,牠自然也願意理解我、保護我。

動物尚且如此,何況更有智慧的孩子呢?父母和孩子就像是糾纏的量子,如果父母的內心沒有分裂、恐懼和衝突,那麼,孩子的外在表現也不會是衝突、對立。

孩子是父母內在的鏡子。父母在孩子身上看到的任何問題,都可以用來反觀內照。當父母化解了自己內在的評判和對立,孩子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

我們在面對孩子、面對親人說話之前,可以先緩一緩,覺察一下自己的心,是在愛的位置,還是分裂的位置?話說出口,會讓關係更親近,還是更疏遠?其實,我們的內心都知道答案。

在生活中,慢慢覺知內心是合一,還是分裂?是在愛中,還是在恐懼中?這就是解脫之路。

(本文作者為心理學者;原文刊載於李雪《創傷發生得太早》/寶瓶文化出版)


《創傷發生得太早》圖/《創傷發生得太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養自我認同兒童家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