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許介立:搶進5G應用,走出貼牌宿命

專訪5G產業創新發展聯盟會長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20-08-27
瀏覽數 19,600+
許介立:搶進5G應用,走出貼牌宿命
許介立認為,5G產業創新發展聯盟的特別,在於有產官學合作,有了政府的支持,可在眾多地區針對5G產品或方向做各種測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46歲的許介立,近兩個月來馬不停蹄跑了數不清的場子,幾乎全是5G活動。5G的話題,比他身為金仁寶集團董事長許勝雄獨子、今年展現接班態勢升為仁寶董事、康舒總經理,還要熱門。

一貫的低調,也因為從5月起接任「5G產業創新發展聯盟」會長而被打破。這支聯盟隊伍,由電電公會、工業局網通產業發展推動辦公室負責執行,集結40家高科技公司,包括電子五哥、三家電信公司,以及工研院、資策會,全都入列,許介立期望這新一批5G國家隊,成為「史上最強資通訊聯盟」。

全世界都在拚5G,台灣資通訊產業打這場國際盃時,戰術心法是協作打群架。該聯盟垂直應用、系統供應鏈、開放網路架構三小組,每月固定開一次大會,甚至已醞釀出共同的案子進行討論,顯見「玩真的」。

台灣的外貿依存度高達103%,全世界最高,出口是生存關鍵。許介立指出,台灣發展5G產業與應用,瞄準的也是國際市場,加上5G的開放架構,擁有改變遊戲規則的潛力,「可能讓台灣電子業出現第二成長曲線。」以下是專訪精華摘要:

組國家隊,搶攻垂直應用商機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發展5G,為何非得端出「國家隊」的陣仗?

許介立答(以下簡稱答):過去台灣廠商都很想在通訊產業占有一席之地,但多半只能做代工。這一次,透過5G的開放架構,再參加比如TIP(開放電信網路計畫)的國際開放組織,台灣就能從外圍切到核心。開放架構需要愈多公司和單位加入,一起探索研究,讓這個新領域更快成熟。

問:身為會長,要做哪些事情?

答:主要是橫向溝通,藉此將各領域的專業、創意集結,真正把點子轉換成實務,再透過實驗場域,變成消費者所需。畢竟,需求面跟供應鏈串連起來,提供真正需要的產品與服務,產業才有辦法生存。

問:聯盟的目標是打國際盃,你覺得台灣最好的策略是什麼?

答:台灣ICT多年累積的製造設計能力,還有運籌管理,都是未來發展5G的基礎。5G開放式平台之後,能讓台灣的影響力往更前端的邊緣運算、交換機走,同時也可以往下游走,因為下游這些應用都還是一直等待更多有想像力的人去發掘出來,可能性巨大。

目前,台灣規劃出很多5G的實驗場域,一旦結合這些硬體、軟體和創新應用,在實驗場域裡做測試。測試好了、驗證了之後,就可以推到全世界。

台灣小而美,實驗新科技最佳場域

問:為何5G應用的探索,要以台灣為場域?

答:台灣是個島,幅員不大,但各式廠都有,而且幾乎同在一個範圍裡,內科、竹科、南科、中科有群聚效應,研發時很容易找到對應的廠商,在最短的速度內製造樣品,進行測試做改善,溝通上縮短了不必要的時間跟浪費,是台灣非常好的先天優勢。

而就5G的應用來說,像台灣這樣元素俱全,但環境獨立的「島」,是個相對好控制環境的實驗領域,把一些不必要的干擾、不確定因素盡量摒除在外,完全發揮出應有的效用跟功能。

問:我們會不會過度高估5G的願景?

答: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跟國際的廠商合作呀!我們不能閉門造車。

大家都覺得5G是dream land(夢想之地),無所不能,但它不會一蹴可幾,需要一個個階段慢慢做。

遠距醫療之類的應用都還只是5G應用的冰山一角而已,未來的應用一定會更多。

除了在硬體上著墨,台灣在應用要更專注,不必像過去只賺製造財、管理財,可以改成收月費服務,以更自由、更輕資產的模式去做。

問:5G是否將改變台灣科技業的某些面貌?

答:製造一定是台灣產業發展的本,不能丟,還是需要以製造為主體,因為新的5G應用,一定需要硬體的配合才有辦法。

電子五哥過去只能做代工貼牌,沒辦法推自有品牌,但現在,比如說基地台,如果產品夠優秀,各國在開放5G設備採購的時候,台灣也可以去競爭。藉此,台灣也能向全球證明,我們的產品絕不遜於世界各國。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5G產業創新國際產經趨勢台灣產經動態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