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成為自己的「英雄」吧!每一天的戰鬥,都是為了贏取明日

為何我們需要英雄?
文 / 一流人    
2020-07-06
瀏覽數 10,750+
成為自己的「英雄」吧!每一天的戰鬥,都是為了贏取明日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為什麼我們一直尋找英雄呢?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雖然不像存活在電影裡或書本中的英雄人物那麼戲劇性,但每個人都在戰鬥。每一天,都做著小小的戰鬥,以此贏取明日。小時候如此,長大之後,更有這種「自己一路奮戰前進」的覺知。不管想不想,你都得成為自己的「英雄」。(本文摘自《好懂秒懂的財務思維課》一書,以下為摘文。)

比初戀還早,我喜歡上了英雄。

出生之後,第一次讓我心頭激盪、沉醉忘情,意識到對方是「男性」的並不是現實世界裡的男孩,而是漫畫中的英雄。

他是我哥哥蒐集的少年漫畫裡的主角,該如何定義這種情感?我不知道。我總是埋頭追讀進度。他是個成熟的男人,寬闊的背,修長的手指頭耍著槍。我仔細讀進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偶然的一兩個小動作,整個人都被電得神魂顛倒,甚至連他身體所製造出來的衣服皺摺都好喜歡。

學校裡的朋友也都好愛他,大家口口聲聲稱讚他「好酷」。我們都還小,不知道有什麼適當語彙可以傳達這種出現在自己身上的新情感,而這樣一句「好酷」裡頭,應該蘊含了每個人各自不一樣的心思。

有的小女孩大概真的愛上了他;有的小孩子可能覺得自己認識了一個很有趣的朋友,因為他好愛開玩笑;也有的人可能很希望自己能變成一個男孩子,跟他並肩戰鬥;有的小孩把他視為理想的兄長,對著他撒嬌。大概也有小孩子冀望自己能擁有像他一樣強悍的肉體與精神。

我們都還小,還不能純熟地把自己的情感化為語言,「好酷喔!」「好酷!他真的好酷!我好喜歡他!」「你看你看,他這個表情太酷了!」我們拚命重複同一個詞彙,想展現自己對他的情感於千分之一。

我自己對於像他這樣的英雄人物所懷抱的情感,如果硬要說的話,應該比較接近於「崇拜」吧。我尊敬他永遠清楚自己的理念,同時也希望自己不要成為一個會讓他丟臉的人。

自從遇見了他這樣的英雄後,我開始對於說別人的壞話跟聽見無聊的惡質玩笑時會笑得七葷八素的行為感到極其反感,我也討厭自己不敢在這樣的場合開口指正。我不斷想,要是他的話,他就會說了。我感覺他總是在看著我,他的正義感會審判我。

所以從這方面來說,他是令我畏懼的存在。每當我快要變成一個「不想成為的自己」時他會響起警報,引領我朝向正確的方向。

活在少年漫畫裡的他時常要面對死亡,每當他陷入困境,我便一心祈求他能夠平安得勝。

這應該是一種比戀愛更為純粹的感情吧。對一場與自己人生毫無關係的戰役,你卻在場外虔心祈禱「英雄」能夠凱旋而歸。

祈禱是我能與他並肩作戰的唯一手段,有如一種潔淨的宗教。他贏了,我哭,好像我的祈禱已經上達天聽了。我哥笑話我傷心落淚的樣子,說哪有主角會死的啦!但他不知道,我總覺得如果不祈禱的話,他馬上就會死了。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這樣書寫了下來之後,覺得自己那種情感真是病態,可是當時我那樣的一片癡心也教會了自己不少事情。對此我很感恩。他可以說是我人生中一位重要的導師。

像這樣對於英雄人物抱持一種近乎異常純粹的憧憬與情懷,其實不單只是少女的特權,我反而覺得,人愈長大,似乎便更容易對「英雄」懷抱起純粹的愛戀。

我周遭就有很多成熟女性各自在心底懷抱各自重要的英雄,可以是國外影集明星、是運動選手、是電影或書本中的角色。當她們談起自己心愛的「英雄」時,那種純粹無暇的情緒,甚至可以讓她們脫口說出「要是沒有他,我絕活不到今天」這種話。對於英雄的情感,是她們迎向生活的動力。

我也一樣。現在雖然長這麼大了,還是有自己私心鍾愛的英雄。想一想,就算在我的人生裡有不戀愛的時期,也絕沒有不懷抱英雄的季節。不管是在故事裡、在現實人生中,我總在各種情況下遇見我的「英雄」,傾心憧憬。這也可能是因為我在人生中一路都在尋找英雄吧。

為什麼我必須一直尋找英雄呢?長大之後,才好像稍微理解了自己的心態。

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雖然不像存活在電影裡或書本中的英雄人物那麼戲劇性,但每個人都在戰鬥。每一天,都做著小小的戰鬥,以此贏取明日。

小時候如此,長大之後,更有這種「自己一路奮戰前進」的覺知。畢竟已經不像小女孩一樣,可以在大人守護的安穩世界裡安眠。不管想不想,你都得成為自己的「英雄」。

我們的戰爭雖不像英雄的有時候得拿命去拚,但在每天不斷跨越一個又一個小小的戰役之間,我忽而領悟到,其實自己身體裡面就蘊藏著類似自己崇拜的英雄精神。

回想小時候,我手心發汗,握拳忘神地喊「好酷好酷!」的時候,那英雄所具有的信念、勇氣與強韌,如今我在我自己的體內發現了。我發現我在不斷愛戀著這些英雄的日子裡,不知何時,居然已經把他們吸入了自己體內。在我凝望他們、反芻他們的一言一語、信任他們的強韌之間,曾幾何時,就把他們吸收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了。

也許我之所以一直在尋找英雄,就是出於這個原因。我要變成英雄,就需要他們。藉由不斷吸收他們,我形塑出了一個真正的我。

所以至今我依然熱愛英雄,崇拜他們、祈禱他們旗開得勝。我用一整個自己去吸收他們,今日依然也要活過自己的世界。

《不完整的大人》一書,村田沙耶香著,蘇文淑譯,時報出版。圖/《不完整的大人》一書,村田沙耶香著,蘇文淑譯,時報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童年閱讀
您可能會喜歡